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七十四幕 梦中人(二)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2703 2019-09-17 14:41:51

  那时候伊赫才知道,原来世上最爱他的母亲是那些人口中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而他……是为世人所不耻的私生子。

  伊晚栀常常会瞒着父亲偷偷溜到他们住的别墅里,然后风风火火跑去揍他。

  她虽然年纪小小,可是手腕的力度大得惊人,总是把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刚开始伊赫也想过反抗,可觉得自己不该跟女生动手。

  再后来……

  他不还手,大概也是存着几分想要赎罪的心思。

  毕竟伊晚栀的母亲是因为发现了他这个私生子的存在,导致忧郁而终。

  归根到底,还是他和母亲欠了她的。

  ……

  有一天。

  他被伊晚栀揍得小脸淤青了一大块,左手磕破了皮流出了血,因为不想让母亲发现,所以他坐在门口,随手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冲洗伤口。

  女孩去给爷爷送早餐的时候,恰好经过看到了这一幕。

  她眼眶通红地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问道。

  “是不是你那个魔头姐姐又欺负你了?”

  他没说话,只是拉下了袖子挡住了伤口,面无表情说出了三个字。

  “我没事。”

  女孩声音哽咽着,明净的眼眸睁得大大的,瞪着他骂道。

  “你这个呆木头,大傻子!”

  而后她一声不吭跑回了家里。

  伊赫原本以为她是被自己冷漠的态度给伤到了,他垂下头,有些内疚地盯着地上的落叶。

  可是她回来了。

  她拿着家里那个旧旧的医药箱走到他身边,想要帮他包扎伤口,有些紧张地对着他说道。

  “那个……我从没有帮人包扎过,你忍着些。”

  他点了点头。

  终于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他还记得当时的阳光透过青枝绿叶的缝隙落到了她的脸上,她轻轻蹙着眉,拿着棉花棒小心翼翼替他伤口消毒,认真又紧张的模样真的好看极了。

  他那时候默默想道……

  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他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又怎么值得她花那么多的心思,这般真心对待他。

  那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伊赫闭上了眼睛,握住了小小的拳头。

  在心里发誓道,既然她把他当成朋友,那他也想去守护她……

  在以后的人生里,竭尽他的一切去守护她。

  ……

  当天晚上伊赫走进家门的时候,母亲早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他,他的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也是个硬心肠的女人。

  她问他。

  “阿赫,你是不是怨恨妈妈,为什么不帮你?”

  她是知道的。

  她一直都知道伊晚栀偶尔会对他拳打脚踢的行为,可她从来没有主动出面保护他,更没有打算要将这件事告诉过伊正棠。

  伊赫垂下了头,双手无力垂在身侧。

  过了很久,才闷声地回了一句。

  “妈妈有苦衷。”

  她苦涩一笑,美丽苍白的脸上早已没了当年的光彩耀人。

  即使眼眶里早已凝满了泪水,可她仍然不愿意去抱抱她心爱的孩子,她是那么狠心的,想要磨砺他的意志力。

  她说。

  “阿赫,一辈子很长,妈妈不能一直保护你。也许这样对你来说,太残忍了……可是既然命运选择了你去承担,你便要咬紧牙关死死熬过去!“

  她什么也给不了他,所以只能教会他坚强。

  不然她的孩子,该怎么在这个残酷的世道里安生立命啊……

  ***

  可后来,当伊赫真正理解母亲的用苦良心的时候,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了。

  他记得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别墅门口前的树枝被大风吹得摇摇欲坠,墨色的乌云挤压着天空,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他回到家的时候……

  空气寂静得可怕,平日里围在他们身边的保镖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身上尽是枪伤,冰冷的地砖上是一片狰狞的鲜血。

  当他想走过去的时候……

  一只宽厚可是充满血腥味的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将他小小的身体一把拖进了旁边的衣柜里。

  那位侥幸活下来的保镖,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少主,躲在这里,不要出声。”

  从没有经历过这等血腥场景的伊赫,心里害怕极了,他手脚不断挣扎着,小脸憋得极红道。

  “放我出去!”

  他的母亲在哪里……他要去找她!!他不要她出事……

  可还没等到他有这个机会,那名满身鲜血的保镖已经悄然握住手上的枪支走了出去,从衣柜的缝隙里,他窥望到了那名保镖死死将他母亲护在了怀里。

  可是接下来……

  “砰——”的几下枪声。

  伊赫眼睁睁望着母亲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瞪大着泛红的眼眶,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发现在他面前。

  母亲满身鲜血倒在了地上,她似乎知道他就在附近似地,可她似乎害怕会暴露他的藏身之处。

  她甚至连望他最后一眼也不敢,沾了血的手指在空气微微动了动。

  嘴里呢喃着同一句话。

  “不要恨……不要……恨。”

  伊赫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翁动着嘴唇,小脸惨白一片,然后无力跌落在衣柜里。

  “嘀嗒——”

  是眼泪掉落的声音,

  那一刻,他才意识到,他失去了他的妈妈了。

  失去了……世上最爱他的妈妈。

  ***

  母亲的葬礼结束了之后,伊正棠来到了他的身边,他看起来与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神色依旧冷漠严峻,可是眼底里却布满了血丝。

  那是他一次……主动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也是他作为父亲,唯一做过最温柔的动作。

  “跟我回去。”

  他声音低沉对他命令道。

  伊赫苍白的小脸上毫无表情,他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而后唇角缓缓勾勒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一字一句,声音冰冷道。

  “是您招惹回来的仇家害死了我母亲,您觉得您还有资格再当我的父亲吗……呵,您觉得,您配吗?!!”

  他母亲临死前叫他不要恨。

  可是,不要恨什么呢……

  不要恨命运的不公,还是不要恨他这位所谓名义上的父亲呢?

  面对他的质问,伊正棠疲倦地闭上了他的双目。

  过了许久,才缓缓道。

  “阿赫,你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要与别人不一样,你身上流着的是伊家的血,你注定了要踏上墨堂当家的位置,不管你愿不愿意……”

  “这是你的宿命,也是,我的宿命。”

  伊赫冷眼望着他,讥笑道。

  “宿命?!您未免把话说得太冠冕堂皇了些,你把我生出来当工具,去承继你那所谓的黑道帝国,从头至尾,你有问过我的意愿吗?”

  谁说他不恨啊,他恨得毁天灭地!!

  可显然伊正棠并没有丝毫退让的余地,他高高在上睥睨了他一眼。

  而后对身边人冷声吩咐道。

  “把少主绑起来,带回伊家。”

  ……

  伊赫被几名黑衣人捆绑成了一团,被压上了停在门口的私家车,可是他怎么甘心,怎么甘心被带到伊家,以后一辈子永远生活在他父亲的操纵支配之下。

  他奋力挣脱了黑衣人的压制……

  然后不顾一切地往回跑着!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和多远,只知道拼了命往生命的尽头跑着,即使最后的结果是被带回了伊家,他也想去跟她亲口说一声再见。

  那个……他世上唯一的朋友。

  那个……他心爱的女孩。

  霎那间,伊赫的身体仿佛迎面撞上了一辆黑色私家车。

  “碰——”的一声巨响。

  他被撞到全身肋骨仿佛断裂了般,鲜血淋漓倒在了地上,有人跑到了他的身边,不断推搡着他。

  可他的意识太模糊了。

  在他彻底昏死之前,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

  女孩站在桂花树下,转过身,眼中仿佛盛载了这世上最温暖的笑意,对着他说道。

  “阿木……你要记住我的名字哦,我叫安瞳。”

  “安是平安的安,瞳这个字呢比较难写,不过把它拆开了,就是左边目,右边童……”

  “我爷爷说,他希望我可以目向前方,童心不老,做一个快乐而积极向上的人。”

  是的,她说她叫安瞳。

  这个名字仿佛刻入了他身体的血液里,他这辈子也不愿意忘却。

  可是……

  后来的岁月里,他为什么忘了啊。

  为什么……忘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