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七十一幕 欺负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2513 2019-09-07 12:42:36

  正当宾客们逐渐散场离去的时候……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暗处里站着的那一抹高挑的身影,他仿佛站得不稳似地,身体猛地晃了晃。

  身后有人走了上前……

  “少主!”

  那人抬头一看,接着凄清的月光,他才发现伊赫的脸色苍白如纸,凉薄的唇仿佛被咬得溢血,冷汗从额间不断滴落。

  “少主,你……你这是怎么了?”

  手下脸色震惊,连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

  他刚才找了少主许久都没有找到他,刚才苏恬小姐出事的时候他也没有站出来,平日里换了这种情况,少主早冲出去护着她了。

  伊赫一把抓住了手下的衣领,声音低沉中透着虚弱道。

  “回去!”

  手下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少主,回去墨堂还是……”

  伊赫的脑袋嗡鸣一片疼痛了起来,他仿佛用尽了身上的所有的力气,才从牙缝里迸出三个冰冷的字。

  “回伊家!”

  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彻底撑不住了。

  他听到了……

  听到了刚才苏恬和安瞳的所有对话,还看到了苏恬故意将安瞳引致水池的那一幕,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越过了一幕幕熟悉而纷乱的画面。

  “安瞳,你是不是很恨我,抢走了你的家人,抢走了阿木……”

  “阿木……。”

  被尘封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终于一点点的浮现。

  严寒的冬日,他眼睁睁看着她奋不顾身跳下了河川里去救另外一个女孩,她说,那是她这辈子的好朋友,她不可以见死不救。

  他双手颤抖地抱着湿漉漉的她,眼睛里尽是滚烫的眼泪。

  她伸出小手,轻轻接住了他的眼泪,温柔道。

  “阿木,你别难过……你看,我真的没事。”

  “骗你我就是小狗哦!”

  她的脸在他脑海中从朦胧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明明是那张他曾经最厌恶痛恨的脸,可此刻他却觉得熟悉得让他心颤。

  是她……

  竟然是她。

  ***

  医院。

  安瞳回想起刚才苏元颢的模样,心底一时思绪万千,她幼时曾无数次幻想过她的父亲到底长什么模样。

  小学的时候,每次看到别的小朋友被自己爸爸接走的时候,她都会偷偷躲在门后面观察,想着。

  恩,好像世间大多数的爸爸都是长这样的……

  高大的身影,宽厚的肩膀,脸上总带着沉默或温柔的表情。

  这是她对父亲这两个词最初的印象和解读,可当她真正看到苏元颢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她也拥有这么一位父亲。

  这种感觉,竟是那般的不真实。

  “没什么大碍……”

  湛忧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瞳抬起头,这才缓缓回神了过来,她的脸色已经没有当初那般苍白,渐渐有了血色。

  “随时都可以出院了。”

  他接道,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地在病历上写着什么。

  然后,湛忧抬了抬眼镜,抬起头望着坐在病床边沿的少年,心底里一阵腹诽,这臭小子,明明他都下班了,偏偏还非要把他揪回来加班。

  呵……

  简直就是重色轻友,有异性没人性!!

  顾迟仿佛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淡淡睨了他一眼,仿佛在好心安慰道。

  我只信你一人,所以才留你下来。

  湛忧在心底冷哼一声,大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心里暗骂道,放屁!!

  顾少爷那性子他还不了解吗,他自己的身体他就不敢不顾,一旦他怀中的少女出了什么意外,他就紧张在乎得要命!

  他上辈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欠了他们顾家的。

  总是跟在身后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

  “云医生……”

  听到顾迟难得这般正经喊他,他回过神来,没好气地瞪着他。

  “干嘛?”

  顾迟伸过手贴了帖安瞳微凉的额头,然后转过身,指了指门口。

  “你可以出去了。”

  湛忧:“……”

  瞧瞧,这是人该说的话吗?!

  这是人该干的事情吗?!

  光明正大利用完他就一脚把他给踹开,嫌弃他待在这里,妨碍着他和小美人谈情说爱风花雪月!!

  在外人面前温和优雅,光风霁月的云医生终于炸毛了!

  他一把扯下了身上白色的医生袍,松了松领带,顺手还把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双湖水般平静的眼眸。

  恨不得和眼前这人划清界线……

  还是一辈子的那种!!

  “顾迟,老子告诉你!下次你有事再找我,我还出现的话,我特么就是个……”

  他词穷了半响,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词。

  “大傻叉!”

  勉强说出这三个字,可说完还没有半秒。

  云大医生后悔了。

  因为他看到了顾迟好整以暇的模样,唇角轻轻透出莞尔的笑意,仿佛在说:恩?难道你不是么。

  呵呵呵……

  好,很好!老子自寻死路,这么多年错看你了!!

  湛忧手上提着件白袍,努力做了个深呼吸,暴走般走到了门口,正迈开修长的腿准备走出去。

  “等一下——”

  身后传来顾迟低沉动听的声音,他以为这小子终于良心发现,他冷冷转过身,脸上摆着一副‘老子等着你来求我’的嚣张模样。

  咬牙切齿道。

  “顾少爷,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顾迟表面上依然淡漠如常,只是朝他轻笑了笑,说道。

  “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湛忧:“……”

  行!我真特么信了你的邪!

  老子真特么是大傻叉!!!!

  云大医生恨不得把病历本甩在这个不识好歹的少年脸上,心里默念了一百遍,老子是大帅哥不能生气,生气会长皱纹的,他不生气真的不生气。

  最后,他气得连走路的姿势都扭曲了,走出了门口,砰的一声巨响把门摔了个稀巴烂。

  安瞳在身后终于忍不住轻笑了出声,虽然知道这是两人私下的相处方式,可她还是忍不住靠在少年耳边,声音轻轻的。

  路见不平道。

  “阿迟,你不能这么欺负云医生的。”

  顾迟伸过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拨开她额间的柔软发丝,然后将她的头靠在了他肩膀上,声音清越温柔道。

  “恩,不欺负他了。”

  可下一句……

  “我以后只欺负你一个人。”

  他难得这么打趣道,安瞳有些怔然地睁大眼睛望着他,仿佛不敢置信这句话从顾迟的口中说出来,然后,她看到了他眼底里清浅得快看不出来的笑意。

  她也忍不住笑得如月牙般微微弯了眼睛。

  下一刻……

  顾迟瞧着她这般可爱的模样,他再次将人一把捞进了怀里,精致的下颚轻轻蹭着她的头发。

  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他确实可以肆无忌惮欺负她了。

  安瞳的耳根红了几分。

  她轻轻咳嗽了几声,努力找回平日里的镇定,可是声音还是忍不住温柔了下来。

  “好吧,看在顾少爷救了我这么多次的份上……我勉为其难让你欺负?”

  安瞳平日里总是那般冷清从容,仿佛高岭之花让人轻易靠近,可只有在顾迟面前,她才会真正卸下心房,将最真实柔软的自己呈现在他面前。

  而这个真实的安瞳,是那般的温柔可人。

  顾迟垂下头,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她微红的耳垂,清浅的呼吸落在她的颈部,引起肌肤阵阵发红。

  “阿迟……”

  安瞳的呼吸一凝,双手紧张地抓着被子,转过身,望着他干净好看的侧脸。

  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想着也不能这般被他欺负。

  正想说话的时候……

  顾迟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然后伸过修长的手,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

  声音低哑道。

  “乖,还没有到十二点……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