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六十九幕 婆娑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703 2019-09-03 05:30:10

  顾迟静静地抬头望着眼前这位女性长辈,漆黑的眼眸里没有丝毫的温度和尊卑,连旁人看了都忍不住胆颤心寒。

  盛怒之下的苏霈仪,显然被顾迟这般冷淡的眼神给刺到了——

  她冷冷甩下手腕,微红的眸子透出了浓浓的怨恨和怒气,冷笑了一声道。

  “简直目无尊长。”

  苏霈仪拂了拂身上名贵的白色披肩,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气势表现无遗,仰视着着顾迟。

  声音迟缓,却半点也不客气道。

  “这里是苏家……我教训自家侄女,恐怕还轮不到顾少爷说话的份儿!”

  她这话一出……

  宾客们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顾家长孙是何等矜贵的身份。

  原本以为两家的关系已经修复了一大半,已达成了家族联姻的协定,可是此刻苏霈仪的发难显然并没有将顾家放在眼里。

  一旁沉默了许久的苏明川的嘴角抽搐了下。

  五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平日里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一直保持缄默——不仅仅是为了不想让外人平白无故看了苏家的笑话,更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考量和私心。

  苏恬在他们眼皮下长大,她性子温柔和善,从小不会游泳,又怎么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可安瞳虽然和他们相处的时间短,但他可瞧出来了,这孩子性子安静淳朴,他也绝不会相信她会做出这等心狠手辣的事情来!

  手心手背皆是肉……

  他身为二叔,不想偏袒任何一方失了公允。

  可眼下事情越闹越大,自家三妹的那副臭脾气他也最清楚不过,苏明川终是沉着一张黑如锅底的脸。

  忍不住低声喝斥道。

  “霈仪!”

  苏霈仪的嘴唇翁动了一下,她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过火了些,可是一旦牵扯到苏恬的事情,她便无法保持冷静。

  而接下来苏恬突然传来的抽泣声……

  更是将她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彻底绷断

  凄清的月光底下,苏恬的脸色愈发苍白如纸,秋水般的眼眸里氲满了雾气,躺在苏承之的怀里望着她的背影。

  似梦呓般小声道。

  “姑母,我疼……”

  苏霈仪的身体剧烈晃了下,似乎快要站不稳了。

  她微弱无力的哭泣声,哭得苏霈仪心肝都碎了,苏恬自幼在她膝下长大,她把她捧在手掌心百般疼爱,又何曾让她受过这样的苦。

  苏霈仪的眼中似乎凝着泪,忧心忡忡地望了她半响,而后她又转身狠狠瞥了安瞳一眼。

  那戾气的眼神。

  仿佛恨不得将她凌迟处死——

  就连一旁的宾客们都动容了,望向安瞳的目光也愈发质疑和愤慨,觉得这位真正的苏小姐实在太可恨了!

  就在这个时候……

  顾迟垂着漆黑的眼眸,平静的眼底里燃烧着碎碎的流光,泛青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他似乎忍耐了太久。

  终于忍不住低声道。

  “苏恬,你竟敢污蔑她至此——”

  他的声音很缓慢很好听。

  可却偏偏让人听出了些许惊心动魄的意味。

  顾迟半跪在地上动作温柔地抱着安瞳,而后他缓慢地抬起了头,目光冷寂无声地望着苏恬。

  他就仿佛是一只在暗处里蛰伏已久的狼,等待着最佳时机给猎物最致命的一击。

  而眼下,就是最好的时刻——

  “你就这般自信,认为……我会找不到任何的人证物证吗?”

  苏恬显然被他冰冷的眼神刺得猛地一缩。

  她单薄的身体轻轻不由自主的颤栗着,似乎在拼命压抑着某种恐惧。

  众人也已然一阵凉意延伸至身后。

  心中警钟大响。

  谁说顾家长孙是个安静淡漠、与世无争的少年……他一旦翻脸,恐比任何人都要杀伐狠绝!

  苏恬垂下了一张美丽苍白的脸庞,她长长的睫毛上早已挂满了泪珠,咬紧了嘴唇,始终不让自己露出一丝破绽。

  “阿迟,我知道你想为她脱罪。”

  她的声音很轻很小,仿佛还带着如泣如诉的尾音……

  “可我敢对天发誓,没有污蔑任何人。”

  “难道在你的眼中,她就是被冤枉的,而我的命就不是命吗……”

  最后那一句。

  在场的宾客们听了都忍不住为之动容,几位世家夫人都忍不住红了眼圈,觉得顾家长孙未免太刻薄无情了些。

  徐芸芸也在这个时候再次站了出来,手指颤抖指着安瞳。

  哭着咬牙切齿道。

  “所有人都看到了是她把苏恬姐推下水里,难道我们就不是最好的人证吗?是这个贱人……她在蓄意谋杀啊!”

  萧瑟的夜掠过了水面,水中月的影子彻底成了破碎……

  苏承之紧紧地抱住了怀中的苏恬,修长的手指心疼般抚了抚她的脸,然后他抬头,睨了顾迟一眼。

  里面警惕意味十足。

  而苏霈仪更是被苏恬刚才说的那番话,说得哽咽泪下,她再也无法压抑自己暴怒的情绪,指着安瞳怒目切齿道。

  “我们苏家怎么会出了你这般心狠手辣的人,简直是辱门败户!“

  她踩着一双高跟鞋冲了上前……

  那高高扬起的巴掌,眼看就要再次落在安瞳苍白的脸上。

  可这一次,挡下她的人不是顾迟,而是——

  苏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