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六十八幕 妄念(已修改)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896 2019-09-01 14:47:50

  那些外人的闲言碎语在安瞳耳中听来,不过是絮絮聒聒,真正让她的心一点点往下坠的——

  是苏承之从不远处投来的眼神。

  她抬头,猝不及防对上了二哥那双深邃的眼眸,黑如点漆的深色之中,尽是冰冷。

  他湿透了的碎发在萧瑟的夜风中浮动着,身上的西装外套早已脱了下来,披在了怀里气息虚弱的苏恬身上。

  “安瞳……我不止一次跟你解释过,安爷爷的意外与小恬无关。”

  他打破了死寂般的沉默——

  垂下了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声音似乎隐隐在压抑着某种激烈的情绪,随着夜风缓缓传到了她还有所有人的耳中。

  “小恬她不会游泳,你上次已经害得她险些丧命,这一次……”

  倏地,苏承之冷漠地抬头望着她。

  像打量着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般,从不可置信再到失望透顶——仅仅是须臾的时间。

  “你又忍不住故技重施了吗?”

  他的话,宛如重石,狠狠的砸在了安瞳的心上。

  安瞳动了动嘴唇,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目光有些怔然地望着二哥,终于明白了……

  苏恬刚才用眼神传达的那句“最后你还是会输给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没有人会信她。

  “哥!”

  苏逸之终是忍不住喝斥出了声。

  他俊秀的脸庞此时苍白得很,似乎生怕苏承之再说出什么伤人的话,神色十分为难地站在那里。

  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小乖不会做出这等伤害他人的事情。

  可是……她刚才推苏恬的那一幕,被深深印在了他和所有人的脑海里。

  铁证如山。

  任凭他如何疼爱安瞳这个失而复得的妹妹,也无法真正说服自己毫无忌惮站在她那一边。

  今天来的宾客太多,而且都是些显赫的世家,这件事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压下去了……

  他的小乖,该怎么办。

  苏逸之担忧地皱着眉,目光似不忍般深深望着安瞳,心底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和对策。

  仿佛对着空气般,喃喃道。

  “小乖……”

  苏二叔夫妇也神色担忧站在一旁,他们虽是长辈,可是在真相未明之前,说什么都会有失公允。

  只能尽力稳着场面。

  一边吩咐仆人将温热的毛巾送过去给两人,一边又着急吩咐把医生给找来……

  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宾客们显然都躁动了起来,虽说是苏家的私事,可是指责和奚落的声音还是不断传入安瞳的耳中。

  而安瞳的脸色虽然如月色般惨白,可是却平静得很。

  人们向来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的真相是如何……早已不容她去辩解。

  所有人都认定了是她将苏恬推了下水,将罪名牢牢钉在了她的身上。

  她还能说什么……

  她也不必再说什么。

  安瞳突然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她住在苏家的这段日子里,好不容易感受到的那点亲情……

  顿时瓦解冰消了似地。

  明明她和家人还算相处融洽,明明刚才二哥还腼腆红着脸送她礼物,她还小心翼翼期盼着,以为未来的时间总会弥补这二十年来的错失——

  可到头来……

  也只不过是一场空。

  安瞳轻轻垂着纤长的眼睫,怔然的眼眸中似乎有了氤氲的水意,可她怎么也哭不出来。

  紧紧握成一团的纤细白皙的手指快要掐出血了。

  忽有所感——

  她抬起头,只见躺在苏承之怀里脸色苍白的苏恬,垂下美丽的眼眸凉凉地看了她一眼,眼底里尽是得意。

  仿佛在说。

  安瞳,你都看到了……苏家人只不过是一群与你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所以,你还肖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对,她还想得到什么。

  亲情吗?这种东西太奢侈了。

  安瞳的眼睫动了一下,苍白的唇角忍不住轻轻扯出了一抹极浅无力的笑。

  是她心生妄念。

  才让自己陷入了眼下这般痛苦无言的状态里。

  ……

  冰冷轻颤的手掌心突然传来了一股温暖的力度,安瞳像失去知觉的人偶般,麻木的抬起头。

  是顾迟。

  他没有说话,只是缄默地垂着一双漆黑的眼眸里深深望着她,清亮如星辰般的眼眸里倒影出了她苍白的脸庞。

  安瞳怔怔望了他半响。

  啪嗒一声……一滴滚烫的眼泪竟无声地落了下来。

  所有人质疑她的时候她没有哭,苏家人并未站出来替她说话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可是一触碰到顾迟小心翼翼而心疼的眼神,安瞳心底里所有的委屈和难过像海水般涌了出来,再也无法压抑。

  “鸣——”

  脑袋再次嗡鸣一片。

  她的世界突然变得恍惚而安静。

  而顾迟的脸在她眼中似乎变得越来越朦胧,安瞳晃了晃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硬生生将眼中的水意逼了回去。

  除了阿迟,她不想让其他人面前露出她的脆弱。

  ……

  一个女人的身影蓦地走到了她面前……

  从她模糊的视线望过去,安瞳尚且还能辨认出。

  来人是她名义上的姑母——

  苏霈仪的发髻有些凌乱,她显然一路已经听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待她看到苏恬那般苍白的脸色时,她眼底的震惊和愤怒还是无法掩饰。

  当着众人的面,她手指颤抖般指着安瞳。

  冷声质问道。

  “安瞳……小小年纪,你的心肠为何这般歹毒?”

  苏霈仪显然是气怒了,也丝毫不顾眼下到底是什么场合,扬起手,正想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

  安瞳的脸色苍白如纸,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竟然连躲也不想躲了。

  千钧一发之际——

  原本沉默了许久的顾迟,蓦地一把用力扼住了她素白的手腕,他抬起头,神色淡漠平静到了极点。

  声音低沉暗哑道。

  “苏女士,请你自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