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第一百六十三幕 忤逆 (已修改)

双生花之复仇千金的恋歌 凉末漓 1840 2019-08-22 10:34:20

  这些世家家族,十个有八个都想要将女儿嫁进顾家,可这眼下看愿望要落空了。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苏恬的身上,她神情愕然站在大厅中央,秋水般的眼眸里似乎划过了一抹复杂的情绪,纤细白嫩的手指紧紧地握住了裙子的边沿。

  与顾家的婚事,她早有耳闻。

  可是……

  顾令霂抬头望了苏恬一眼,他苍老深沉的眼底里似乎透出了些许让人难以揣摩的笑意,在灯光的照耀下,他鬓角的白发恍若如霜。

  他目光轻转了转,突然定定地望向了旁边的安瞳。

  声音醇厚地开口道。

  “丫头,方便和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吗?”

  全场的宾客们都静默了下来,显然的,所有人都似乎误会了什么。

  安瞳怔然了半响后。

  轻轻地点头。

  ……

  苏家庭院的松树高耸挺立着,它见证了苏家上百年来的家族历史,夜风徐徐的吹了过来,叶子簌簌落下的声音细柔而轻微。

  安瞳望着眼前老人家瘦弱的身影,她忽地想起了尚在医院的爷爷,心底泛起一阵酸涩和难过,以往她的生日都是爷爷的陪伴下度过的。

  顾令霂蓦地回过头,他望着神色怔然的安瞳,温声问道。

  “丫头,还记得我吗?”

  安瞳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轻轻地喊了一句。

  “校董爷爷。”

  那次在教务处的时候,她记得曾经见过他一面,只是安瞳没有想到,眼前的老人家除了是青阑校园的校董,居然还是顾迟的祖父。

  顾令霂听到她这声校董爷爷,他望着她,犹如望着自家的孩子般,慈祥和蔼地笑了笑。

  他声音醇厚,缓缓地说道。

  “丫头,你大概不知道,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你的存在……”

  他目光平静地望着她,用说故事的口吻,平淡叙述道。

  “我会知道你的原因,是因为……从小到大,阿迟从没有忤逆过我半分,他自小性格安静沉默,不管我对他的要求有多苛刻,他也从没有埋怨过。”

  “但却因为你的关系……”

  老人家的脸容依然慈悲,可是目光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逐渐冰冷了下来,犹如冬日的河川,冷冷地扫向了她。

  “他屡屡违背我的意愿……我要他娶的人可以不是苏恬,可是,绝不可能是你。”

  “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一位祖父恳切的请求,离开阿迟,别再与他交缠。”

  他苍老的眼珠子微眯,一身上位者的气势瞬间散开了来,仿佛刚才那位笑容慈悲的老人家,只不过是世人眼中的假象。

  月光底下。

  安瞳的脸色似乎苍白了几分,她握紧了自己冰冷纤长的手指,垂下眼睫。

  她从没有想到。

  她和阿迟所可能遇到的阻碍,竟是来自,她印象中和蔼亲切的校董爷爷。

  正当顾令霂以为她可能会知难而退的时候……

  她安静了半响。

  然后抬头定定地望着他,明净的眼眸里似乎透出了一抹极明亮的光。

  “对不起,校董爷爷……要让您失望了。”

  “我不会离开阿迟,这辈子,都不会。”

  她的声音平静轻柔,可是说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安瞳对顾令霂的尊重,不是基于他校董的身份,更不是因为他在商政界权重望崇的身份,仅仅是因为……

  他是顾迟的祖父。

  她可以在未来用尽一切努力,来获取到他的认可。

  可她却无法答应他,离开顾迟。

  除非顾迟亲自来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他不要她了……否则,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听到她的答案,顾令霂冰冷的目光似乎被融化了不少,他突然伸出了巍颤颤的左手,轻轻地接住了一片在夜风的吹送中,掉下来的孤零叶子。

  每一片叶子,都逃不过自然凋谢的命运。

  他也如此。

  天地尚不能久,更何况人……

  事实上,他颇喜欢眼前这个小丫头,她心底善良,处事冷静从容,和他的孙儿正是般配。

  可这些,她都不必知道。

  安瞳的身份,注定了她永远无法得到他的认同。

  谁都可以,可她不可以,因为……她是苏家的女儿。

  顾令霂闭上了沉静的眼眸,苍老的双手似乎在黑暗中微微颤抖着,脑海里忽地响起了少年清越坚定的声音,

  “爷爷,我此生从没有忤逆过你半分,可这世上唯独她……我不能妥协,也不会放弃。”

  他站在他的面前,轻轻垂着头,身子正直没有半分倾斜,漆黑的眼眸里却似乎流淌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他的孙儿,这辈子从没有开口求过他什么。

  可却为了她………

  顾令霂望着安瞳那张年轻美丽的脸,她目光里的执着似乎半点也不比他的孙儿少,可她显然什么也不知道,所有人都将她蒙在了鼓里,包括阿迟。

  但以后呢……

  当她发现了真相之后,他的孙儿,还能否如愿以偿?

  ……

  最后,顾令霂还是妥协了。

  正如垂垂老矣的他根本无法抵抗大自然的规律,生老病死,他眼下已经快走到最后一步了,可他想着,在与世长辞之前,总要替他的孙儿留下什么。

  不要再让他的阿迟,孤零零一个人了。

  顾令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命运对他的孙儿如此不公,他却无法真的残忍到不给他留下一丝希翼。

  他意味深长地望着安瞳。

  缓缓开口叮嘱道。

  “我同意你们的婚事了,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通通都忘了吧,你只需答应我……”

  “不要抛下他一个人。”

  不要像我们一样,把他一个人抛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