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七十二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192 2016-06-29 07:36:01

  姚祯慢慢走到桌子旁,桌旁放着青瓷杯,他一摊手,瓷杯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当’声,他伸手,从地上捡起一片碎片,碎片很锋利,足够划破肌肤。

他捡了那片碎片,又缓缓走回她的身边,他将她往里挪了挪,而后也躺了下来。

姚祯手心握着那片碎瓷杯,他望了望头顶的白帐子,深深呼出一口气,而后将碎片横在颈间,毫不犹豫地划了一道。

鲜血顺着床蜿蜒而下,白玉轩还是来迟一步。

他默默将姚祯手中的碎片拿出来,他整了整他的衣衫,将他的双手放在腹部两侧。

白玉轩注视了他良久,眼神哀伤。

他不知时辰,似乎过了很久,他才听见背后熟悉的声音,“你还要看多久?”

不知何时容引已走到了他的背后。

“容引,我是否做错了?”他悲哀的开口。

容引盯着他的背影,回道:“我并不觉得你错了。”

“是吗……”白玉轩还在看着姚祯,血已经蔓延至他的脚下,他见过许许多多人的死,却从未如今日这般悲哀过。

“白玉轩,我们该走了。”容引在他身后提醒道。

他们的确该走了,辰时两刻,环卫官发现令牌丢失,宫中侍卫集体进入备战状态,大内高手更是摩拳擦掌,想看看到底哪个贼人如此大胆,私闯禁地!

辰时三刻,宫女来宜轩园上早膳,发现了躺在院子里的小春子,小春子醒来之后,说是两个侍卫将他打昏了。

等他进了房,便发现姚祯和宜妃双双死在屋内。

三月初三,姚祯杀死宜妃之后,在宜轩园割喉自杀。

皇宫上上下下都承认,姚祯和宜妃是被奸人所害,没有人知道真相,即便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承认真相。

孔连璟连早朝都未上,全力缉拿凶犯。

皇宫变成了龙潭虎穴,白玉轩和容引,步步危机。他们已不可能凭借那面令牌逃出去。

白玉轩和容引站在乾明宫之上,这的确是整个皇宫地势最高的地方,风在猎猎作响,白玉轩看着一脸严肃的容引。

“容引,你后不后悔陪我来此?”

容引没有看白玉轩,而是看着地上的那些侍卫,那些手握兵器的侍卫,他看着他们,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只后悔一件事。”

“奥?什么事?”

“我忘记将我的剑带来了。”

白玉轩视线转向一侧,看着拉弓的侍卫,问道:“你需要一把剑?”

容引点头。

“必须是你那把那样的乌鞘剑?”

“不必,只要是剑便可。”

这对白玉轩来说,并非一件难事,他若需要一把剑,他此刻便可将剑偷来。

只是此刻有几千只箭对着他,白玉轩也明白,他若是轻举妄动,很可能变成箭靶子。

不过,他还是动了,他一动,那几千张弓,千箭齐发,都射向了白玉轩。

就他一个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去管容引。

但箭射出去的那一瞬,白玉轩已不见了,等他们拉满弓时,又突然看见了他的身影,但等他们射箭的一瞬,白玉轩就会消失。

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一个人捕捉到他的身影。

踏波无痕,没有一支箭追的上他的身影,白玉轩落地,就落在那些侍卫之中,侍卫大多带刀,佩剑的很少,虽很少,但总有,他落地不久就发现一位,离他一丈远,中间隔着十个侍卫,那十人早已拔刀,如饿狼般扑向了白玉轩。

白玉轩只躲,他躲得很灵巧,也很有技巧,他这一躲,身旁的那些侍卫竟如没头苍蝇般乱了阵脚,他也足够快,一瞬便到了那把持剑人身边。

持剑的是个少年,面目郎朗,一副讨喜的模样,他的剑并未出鞘,只别在腰间,好似一件装饰品,白玉轩看着少年,挑挑眉角,少年大惊,还未及后撤,便被他一手勾住腰,而他腰间的那把剑,鬼使神差般的到了他的手中。

白玉轩足底一点,拔地而起,将那把剑掷向空中。

容引看着那把剑抛向自己,他也动了,而他一动,那几千支箭又射向了他,容引的轻功也很好,他的速度也很快,他凌空一转,那把剑便落在他的手中。

容引的剑法高强,白玉轩一直都知道,但今日他还是令他大开眼界。

不论是什么剑到了容引的手中,都变得很不一般,而这把剑或许本身便是一把值钱的剑。

白玉轩看着容引拔剑,他拔的很快,挥得也很快,只一剑,就一剑,剑气如虹,横亘千里。

剑气森寒,如一股寒冰摄入身体,一剑过后,数百人已倒地。

他们并无外伤,却全都倒地不起,呻吟声此起彼伏,

容引冷眸睥睨,天地间凄凉肃杀!

他的剑已出鞘,寒气逼人,他的人也好似变了,变得高深莫测,变得冰冷慑人!

白玉轩已站在他的身侧,他背靠着他,也觉丝丝寒气。

这样的容引令人生畏!

他们已被包围,插翅难逃。

孔连璟正坐在雅阁中观战,他向来喜欢凑热闹。

皇宫中甚是无聊,治理国家也甚是伤脑,他可从未遇见这么有意思的事。

这位新帝太过天真,他竟从未考虑到自身的安全,权当热闹来看。

孔盛也在雅阁中,他就坐在孔连璟的一侧,看着自己的儿子玩世不恭的表情,他冷哼了一声。

他回首,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务必将那两个人活捉。”

乾明宫的屋顶上,出现了四个人,四个紧身黑衣人。

这四个人站在四个方向,将容引和白玉轩围在中央,四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容引,方才那一剑之威,已震人魂魄!他们本是训练有素的大内高手,如今也心生畏惧!

剑已出鞘,剑在手上,容引的手忽然动了,快如闪电,没有人看清他的剑在何方,他们只见满天剑影,还有满天的血影。

那四个人就在这漫天的剑影中,缓缓倒了下去,剑尖上滴下一滴血,漫天血雾散尽,血腥味浓重……

这景象凄绝,却蕴含着一种别致的美感。

所有人的腿都有些发软。

孔连璟的眼睛发直,他就用这双直直地眼睛看着容引,因为容引也正在看他。

透过精雕的窗,直射入他的眼睛。

孔连璟抱头,躲在桌下,瑟瑟发抖。

孔盛一拍桌子,大吼一声,“速速将那二人拿下!”

他的口令足够响亮,但回应的并不多,那些拉弓的侍卫,忽然手中无力,那些拿刀的侍卫,忽然腿不听使唤了。

容引和白玉轩走得很快,他们施展轻功,一一掠过那些美轮美奂的宫殿,行至天重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