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五十七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081 2016-06-06 04:28:02

  晏小山暗自喊糟,她偷看了孟荆河一眼,见他的脸刷的一下惨白,那根拐好似也撑不住他的身子,他晃了晃身子。

晏小山跳到骆晴身侧,耳语道:“我们还没有证据。”

骆晴一扬眉,“怕什么?”

“无凭无据,休要含血喷人!”那三十几名药王谷弟子嚷道。

骆晴转身,目光坦然,“或许她将你们蒙在鼓中,对于你们的这位谷主,你们又了解多少?你们可曾听过《七星雪吟》?”

她们茫然摇头。

“《七星雪吟》本是百草门的禁书,历代由百草门掌门保管,据说书中记载有青春永驻之禁术,其中一味药,便是处子的极阴之血。”她顿住,转了个身,众人果被她的话语吸引,目光紧紧盯着她。

“三个月前,玉笙寒打伤了她的亲妹妹,百草门掌门,玉千秋,从她手中夺走了《七星雪吟》”她的声音猛然刹住,因为她看见了一把剑。

一把乌鞘剑,骆晴的呼吸骤然止了,他的剑也出鞘了。

“叮叮当当……”仿若玉珠落玉盘。

没有玉珠也无玉盘,只有银针和剑。

三十五枚银针,八个方向,全都射向了一个人,但一颗也未击中。

银针落在骆晴的脚下,她依旧失神地望着容引。

银针落地的一瞬,玉笙寒挥舞长袖,从天翩跹而降。

“容引公子,好快的剑。”玉笙寒似笑非笑。

“过奖了……”容引淡淡回道。

玉笙寒本想教训一下这个小姑娘,却不料,容引竟然护着她,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和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

这可真是有趣。

玉笙寒早已看见孟荆河,她看见他的时候,他也正看她,四目相对,他的目光闪躲,她的目光坦然。

他到底是为谁而来?

她只看了他一眼,便回眸,看着骆晴。

“不知道这些话,姑娘是打哪儿听说的?”

骆晴无声,身侧万物皆无声,唯有他鲜明而耀眼,他就站在她的眼前。

有人自身侧大力拽她一把,她回神,听见骆虎略带责备的口吻:“陆公子还在这里呢。”

陆公子是她的未婚夫。

去他奶奶的陆公子,她只要容引。

她跑过去,又被拽住,她挣扎,反过头来,一口咬上了骆虎的手。

晏小山出神看着骆晴,这场面恰比一场言情剧,这姑娘当真不顾形象,她只顾看剧,没有注意,白玉轩此刻站在了她的身边。

骆晴不松口,骆虎也不松手,场面悲怆又滑稽,白玉轩从袖口捏出一块碎银子,中指一弹,纠缠的两人终于分开。

骆晴向前,却不料骆虎一个手刀,横劈向她的后颈,骆晴昏厥在他的怀中。

他将她横抱起,说道:“各位,在下来此本是为了寻找小妹,眼小小妹已寻到,不便再踏入此种纠纷,就此告辞。”

他说完竟头也不回的走了,骆虎走了,陆锦书自然也不会留,他跟在他身后,听见远处有人嚷嚷:“陆公子,那一万两黄金可还作数?”

他回头,言道:“人既然不是他劫走的,就不作数了。”

他这话一出,只闻十几声哀叹,紧接着,这些哀叹的人也跟着走了。他们走得很快,很匆忙,一溜烟就没影了。

玄隐,罗让,云山,耿勇他们都没走,他们都是正派门下弟子,就是想走,也丢不起这个人。

“你们若还有想走的,便尽快走,若是不走,待会儿可就走不了。”玉笙寒的声音传来,音色柔美,但音质偏冷。

这话里威胁意味明显,但却再无一人离开。

白玉轩倒希望容引离开,骆晴都已离开了,他却偏偏岿然不动,他有点儿替他心急。

他们今日好不容易相见,他竟能如此沉得住气,不像他。

“妖女,人果然是你杀的!”云山呵斥道。

她的嗓门大而亮,长相颇为中性,行事也颇似男人,晏小山一瞬不瞬的盯着玉笙寒,她希望她解释。

她不希望她是一个如此可怕的人,因为孟大哥就在此,离她不过三尺。

晏小山从那碗‘一线牵’就可看出,孟荆河铁骨柔情,他心中有她。

但玉笙寒回得很无情,“不过是死了几个没用的女人而已。”

她的话音还未落地,楚南桐已抽刀,他的一把弯刀,直捅玉笙寒的心脏,这是泄愤的一招,玉笙寒玉足一点,后撤一步,挥袖,长袖犹如游蛇,卷住了楚南桐的弯刀。

卷得结结实实。

失了弯刀的楚南桐如同失了翅膀的鸟儿,他本已心浮气躁,更未料玉笙寒功夫了得,转眼,她一掌印在他的胸膛。

楚南桐后退三步,弯刀在长袖中露出,他待要进攻,便听玉笙寒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运功了。”

这一掌乃是带了毒的。

楚南桐顿悟,他从方才的一招已懂得,面前的这个女人,或许真的有可能,突破重重包围,劫走楚夕桐。

可惜他没用,一丝苦涩漫过胸膛,楚南桐嘴角流下一丝血。

“妖女,拿命来!”云山长喝一声,举剑向前。

云山举剑的同时,那三人也亮出兵器,一同击向了玉笙寒。

“今日各位杀了我门中弟子,就需得留下来为我弟子陪葬!”玉笙寒冷眸一闪,长袖一挥,便有数十根银针射出,打向四人。

她身后的弟子,此刻也举剑,厮杀而来。

一场混战已难免。

一时间刀光剑影,兵刃相击声不绝于耳。

晏小山无处可逃,她慌忙掩头,这种时候她也只会抱头逃窜,但谁奈,她刚迈出一脚,就被身后一人撞到了后背,一个趔趄,摇摇欲坠,几欲跌倒之际,有人轻揽了她的腰,一个回转,顺势往一侧一踱,出了混战的人群。

晏小山一句谢谢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他拉向了一侧的假山之后。

山后隐蔽,一时安全。

白玉轩倚着假山,低头,说道:“看来,我该谢谢你。”

晏小山听得外面的兵刃交接声,说道:“是,白玉轩,你的确该谢谢我,但现在这种情况,”她顿了顿,看着他的侧脸,“你可有法子让他们住手?”

“没有……”

晏小山努努嘴,也低下头,“那我们怎么办?”

白玉轩看着晏小山,问道:“你可知骆晴是从何处听来那些话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