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五十四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458 2016-06-03 04:42:02

  晏小山没有听到孟荆河的回答,骆晴恰巧在此刻醒来,她转了转脑袋,起身活动了活动了筋骨。

“这石头硌得我的背疼。”她抱怨道。

晏小山觉得她和方才好像有些不同了,好像复活一般,看来她的毒当真解了。

“你没事了?”她问。

骆晴欢呼道:“终于不用再割腕了,疼死我了!”

她说完之后,便轻盈一跃,身子便如蝴蝶般向前飞去,她只跨了一步,便双手背后,看着身后的晏小山。

“我都忘了,晏姐姐请指路。”她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会儿竟然叫上姐姐了,看来她果真满血复活了。

晏小山走在前头,骆晴虽说要晏小山带路,但她同她并排,孟荆河一个人在最后。

晏小山时不时会刻意放缓脚步,等他,但两次过后,她就知道,这种照顾根本不需要。

他不是个弱者。

他们本一个时辰便可走到断梦殿,但中途晏小山走错了一步,而这一步之差,又令他们花了将近半个时辰,走回断梦殿时,已过了一个半时辰。

而就是这一个半时辰,药王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晏小山循着溪流走着,前方密林遮日,她偷偷密密的枝叶,已看见前方断梦殿,看来很快便可到了,然而他们还未走入断梦,便在密林深处,发现了一个药王谷弟子,而这名弟子正是送她们出谷的姜环,她俯卧在地上,离着一尺远,放着她那把剑。

孟荆河用眼神示意二人不要轻举妄动,他拄着拐一步步走过去,他的步子很轻,几乎不闻脚步声。

他将木拐轻放在身侧,慢慢地翻过姜环的身子。

她的双眼紧闭,身上没见任何外伤,孟荆河去探她的鼻息,而后摇摇头。

人已死,还是刚死。干净利落的手法,孟荆河已看出她的死因,乃是折断脖颈。

一丝不详的预感闪过三人心头。

看来,药王谷再也不是无人可入之境,有人擅自闯入了,并且杀害了药王谷的弟子。

“孟大哥?”晏小山叫了他一声,孟荆河将木拐放在腋下,起身,沉声道:“她已死,你们可还要去?”

晏小山和骆晴异口同声,“去。”

走出密林,晏小山看见了那一百二十阶石阶,石阶的第一阶上,也躺了一个人。

一个青衣女子。

她也已死,她的死因很明显,晏小山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下去,那一刀自左肩一直砍到右腹部,很深的伤口,空气中还残留着浓重的血腥味。

晏小山想吐。

她抬头看了看,看见石阶中间,还躺着一个人,也是一个青衣女子,她捂着腹部,抬起手又放下。

三人急忙奔到她身边,她的眼睛睁得大大地,但仿若失明,没有焦点,她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但声音太低弱,晏小山什么也没听见,她只看见她的身子突然猛地一抽搐,而后身子一塌,没了声息。

三人垂首,一时沉默。

有风吹过,血的味道弥漫。

这可真是个暴力的时代,对着这样柔弱的姑娘下如此重的手,当真罪该万株!

晏小山已记不清踏过了几个姑娘的尸体,她不想去看,却忍不住咬牙切齿。

他们经过了两个院落,才看见了活人。

人不少,晏小山扫过一遍,便看见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是那日在食方客中遇见的江湖人。

除此之外,少林,峨眉,青城,点苍几个门派以及骆家堡的人都来了。

骆晴看见了她的二哥骆虎和她的夫婚夫,陆锦书。

他们三人躲在侧门之中,看着双方。

少林寺的玄隐大师,双手合十,弯腰,“蒋施主,可否请谷主出来一见?”

他说得很得体和客气,但蒋慕没有答应。

“各位闯入我药王谷,害我门中弟子,今日,杀我门中弟子一十五人,若是想见谷主,便要以命偿命,留下十五个人的项上人头!”

“一派妖言!”蒋慕的话音刚落,随即从人群中抛出一句,是那个男人婆,原来她是峨眉派弟子,名叫,云山。

她索性一步踏前,指着蒋慕的鼻子,“你们药王谷作恶多端,更不知害了多少无辜性命,今日实为咎由自取,你们若是执意而行,休怪我们手下无情!”

“手下无情?哼!”蒋慕冷笑一声,“各位何时手下有情?你们无缘无故闯入我药王谷,伤我门中人,还谈什么手下无情!?”

“你!?不知好歹!”云山甩袖,“交出白玉轩,有人传言,白玉轩进了药王谷,赶紧将白玉轩叫出来,否来休怪我们下手了!”

蒋慕轻扬头,将手中的剑向空中一抛,身子前倾,顺势拔剑,拔出的那把剑冲着云山而去,云山也不甘示弱,后跳一步,也从手中拔出一把剑,横剑挡住了她的剑,蒋慕身子旋转,左掌往下一拍,双足扫向云山的头,云山反应倒也机灵,一个后腰,蒋慕的腿擦着她的胸而过。

转瞬已过五招,实打实的五招,五招过后,一旁的玄隐挥着锡杖强势而入,一杖撞在蒋慕的剑上,剑身一颤,蒋慕手掌一麻,差点儿将剑丢掉,幸而剑未落地,她方方接下了这一杖,紧接着点苍派的罗让,青城派的耿勇,都执剑而上,蒋慕以一对四,吃力得很。

药王谷中的弟子看见他们以多欺少,便依次举剑,三十个女子,三十柄剑,当这三十把剑出鞘之时,另一方的三十多个江湖人士也抽刀,举锤,火拼即将开始,火药味浓重。

就在这三十个女子出剑的一瞬,忽然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

有些讽刺意味但甚是熟悉的笑声。

晏小山一愣,她循声而望,不意外的看见了白十一,他立在一块山石之上,他还在笑。

他笑起来还是同原来一样,晏小山灵魂出窍,痴迷般的看着他。

他笑着将手中的四颗小酸枣击出,分别打的是玄隐,罗让,云山和耿勇。

四人由围攻蒋慕的动作皆是一顿,停手,蒋慕也停了手,五人皆看向白玉轩。

他双足一点,轻松落地,“你们四个人欺负一个姑娘家,我都有点儿看不下了。”他摸着鼻子,说道。

“你是何人!?”云山一声呵斥。

她这一声将晏小山的魂喊回了几缕,她又看了看白玉轩,他就在那里,离她这么近,脚不自觉地迈出去,但她的脚尖未点地,就被骆晴一把拉住。

晏小山目光痴痴地盯着白玉轩。

“你们不是要找白玉轩吗?”他面对着那四人,“不知各位找在下所为何事?”

他这一句话好似一根火柴,擦燃了方才要动手的众人。他们虽没有动手,却全都动起了口。

“他就是白玉轩?我还以为白玉轩是个老头呢?”“白玉轩长得有这么好看?他当真是白玉轩?!”“他就是那个脑袋值一万两黄金的白玉轩?”众人议论纷纷,但大都抱着不信任和戏谑的心态。

三日之前,陆家就已经收到了十颗脑袋,这十颗脑袋都有一个名字:白玉轩。

“哈哈哈哈……”就在众人交头接耳之际,忽听得一声洪亮震耳的笑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黝黑大汉,忽然踏前一步,笑着说道:“你就是白玉轩?你要是白玉轩,你能不能把他的内裤偷走?”他指着身边一个瘦的如竹竿,尖脸的男人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