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五十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011 2016-05-30 06:28:02

  辰时的确已过许久,过去的一年中,她每日都会来,风雨无阻,辰时一刻,她便会踏入芙蓉堂,坐在离楼梯最近的椅上。

她来这里,从来都不是为了吃面,她只是为了看他:孟荆河。

第一次见面,她便对他动了情,她爱他,深入骨髓。

她还清楚的记得一年之前,初见的情形,那日是五月初五,大雨。她自山中练功,走火入魔,滚落山崖。

孟荆河在山中砍柴,偶然发现奄奄一息的她。

他将她带到了林中的一间小屋,救了她的性命。

她是一个冷情的女人,以前从未对任何一个男人动过心,她痴心医术,从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中。

那一日,她醒来,看见了他,他正在用冷水冲洗身子,他的身体健硕,肌肉紧致,肩背宽阔,她看着他流畅的线条,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她想要得到他,得到这个男人。

她想的事,从来没有做不到的,那一日,那一夜,她对他用了迷药,将自己交给了他。

她等着他娶她,她觉得他一定会开口,只是有些害羞,他本来也不是个爱说话的男人。

她就这样,日复一日,每日来见他,只为了他的一句话,他一直未开口,她还可以等,等到他开口。

今日,她因事迟了些,但她绝不会不来。

她看了看依旧一动不动的两人,缓缓开口,声音轻柔,“一碗‘一线牵’。”

她说完,孟荆河动了,他拖着他的左腿,自她眼前走过,她的视线一直盯着他,让孟荆河浑身不自在。

他就在她的热切目光下,回到了厨房,等到了厨房,他靠在门上,长吁了一口气。

他想起一年前,他要了她的身子,他想起她温热柔软的身体,他对她有些愧疚,但那日她未求一言,只是以后每日来这里吃面。

“孟大哥,怎么了?”

晏小山双手还湿哒哒的,她已将碗洗好,看见孟荆河如释重负的样子,有些疑问。

“来客人了。”他起身,准备做面。

晏小山也很高兴,她重新蹲在炉灶前,准备烧火。

不时,小二便来了,他蹲在晏小山一侧,示意,让他来烧火。

这晏小山倒是会意了。

晏小山靠在一侧,看着他做面,他做面好似一部默片,他虽无声,但画面引人入胜,动作流畅而具有美感。

晏小山看着他磕了两个鸡蛋,她的眼眉跳跳,好像有点儿故事,晏小山虽不是很八卦,但她还是主动请缨,她很想看看这位客人。

晏小山呈面时,她正低垂着脸,晏小山没看见她的长相。

她笑盈盈地将面呈在了她的眼前,“客官,您的面好了。”

她听见晏小山的声音,霍然抬头,目光冰冷地盯着她。

晏小山看了她的容颜,吃了一惊,而后笑道:“玉姑娘,你,你怎么来了?”

玉笙寒依旧冷冷地盯着她,她开口,语气也犹如冰霜,“看来,你见过她。”

“见过她?”晏小山盯着玉笙寒,面前的这个人虽与玉千秋容貌相似,但气质更加冷清。

“你不是她。”晏小山回道。

“我和她没什么关系。”她淡漠道。

不可能没关系,如此相像的容貌,晏小山觉得她们该是双胞胎。

“你是什么人?”她的面一直未动,她也不打算吃,玉笙寒未想到,她会在此遇见一个女人,一个比她年轻,容貌秀美的女人。

这一年来,她从未见过有女人在他的身边,她也绝不允许他身边出现别的女人,她一直相信,他会娶她,为此,她已经等了一年了。

“你是什么人!”她像在逼问。

晏小山不明白她的敌意来自哪里,她将端盘抱在胸中,说道:“问别人姓名之前,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玉笙寒。”

玉笙寒和玉千秋的确是双胞胎姐妹。

“晏小山。”

晏小山,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玉姑娘,你的面快要凉了。”晏小山提醒一句。

玉笙寒玉手一抖,已有两根银针捏在手中,她看了看晏小山,而后,玉手一扬,银针射出。

银针射出的那一瞬,突然一个黑影自一侧的门中闪出,晏小山觉得肩头一紧,眼前一花,等她有意识时,发现孟荆河正站在她的一侧,右手抓着她的肩头。

“孟大哥?”她见他的脸色凝重,叫了她一声。

孟荆河松开手,面容冷峻的看着玉笙寒,那两根银针钉入了他的胳膊,玉笙寒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是你什么人!你如此护她!”

她不由分说,化掌为爪,袭向晏小山的咽喉,晏小山虽有些茫然,好在她反应不慢,急忙后撤一步,孟荆河伸手挡住她的爪。

“你不能伤她。”

玉笙寒眼眸一瞪,“你说什么!?”

“你不能伤她。”

他挡开她的爪,一掌印向她的胸口处,他本以为她会躲开,他的出掌并不快,她完全可躲得开,但她接了他的一掌。

玉笙寒后背撞在木梯上,嘴角流下一丝鲜血。

“你竟为了她伤我!?”她越发歇斯底里,双手化爪又向晏小山袭来。

她一定要杀了那个女人!

玉笙寒的功夫不弱,孟荆河不是她的对手,十招过后,他已有些气力不足,她双手夹住他的手臂,用力向后一送,孟荆河飞出一丈远。

她扼住晏小山的咽喉。

窒息感袭来,晏小山双手用力去扳她的手臂。

孟荆河又飞身而来,他用力抓住了玉笙寒的胳膊。

“放手!”他大嚷。

玉笙寒右手一挥,运一股真气,又将他送出一丈。

晏小山已经快没有意识了,她觉得若是这样死了,实在是比窦娥还要冤。

孟荆河起身,抹了一口血,他缓缓起身,看着玉笙寒带着毒意的眼眸,忽然觉得她异常陌生。

陌生到可怕。

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你若杀了她,我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屋内响起了玉笙寒凄凉而又悲怆的笑声。

不放过她?她早已栽在了他的手中,又何谈放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