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四十六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007 2016-05-26 05:54:02

  “奥?”玉千秋很诧异,她又看了看晏小山,但并非望闻问切,而是看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

她一路盯着她的五官,最后视线落在了她的锁骨上,倒是有几分姿色,玉千秋忽然很好奇,她和白十一的关系。

“白公子,可莫要反悔。”玉千秋说完,从一侧的药箱中拿出银针,素手拈针,十针十穴,白十一听得晏小山的一声呻吟,但也只闻得她的一声呻吟,便再也没了声息。

玉千秋收手,一侧的黎孟抢先道:“她为何还不醒?”

玉千秋将银针收好,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过纸笔,写下了药方。

“拿此药方去百草楼取药。”她本是将药方递给黎孟的,却听白十一说道:“还是我去取药吧,玉姑娘可否也医治一下他的伤?”

玉千秋还未开口,就听黎孟决然道:“我的伤无需医治!”他说完便拿过药方,打算取药,然他行至门口,忽然止了步,“百草楼在何处?”

“十里杜鹃西侧,你该看得见。你若将药取来,便一并熬了吧。”

黎孟走后,白十一行至床前,瞧了瞧晏小山,她依旧双眸紧闭,但眉心却已舒展。

“白公子可还记得我想要什么?”

“我记得,是去药王谷偷一本书。”

白十一和高羽今日寅末末初便来到了百越谷,天还未亮,四周灰蒙蒙,谷中更是寂寥无人。

白十一早已制服了小高,途经谷中之时,‘蚀骨’发作,他不得不做停留。

白十一就靠在一处断崖处,默默蜷缩起来,忍着。

他忍得很辛苦,就在他要忍不下去的时候,他忽而闻见了一阵异香。

白十一已气力全无,他就这样靠着岩壁,看着玉千秋一步步走来。

他认得她,因为三年前,他曾来百草门‘偷过’她的何首乌。但她不认得白玉轩,一个飞贼,认识他的人越少,越好。

白玉轩张张口,但未发出声音,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走到他跟前,而后,弯腰,低头,闻了闻他。

她实在是个很奇怪的女人。

玉千秋闻完之后,便塞了一粒药丸在他的口中。

她在救他。

她本就想救他,她救他,因为她想让他偷一本书。

玉千秋当时便以救他性命为由,让白十一去偷书,她知道白十一中了‘蚀骨’,她虽一时解不了这种毒,但可为他续命三年,而三年时间,已足够她研制出‘蚀骨’的解药。

她觉得白十一一定会答应,这于他来说,实在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但令她吃惊的是,他拒绝了。

他不想去药王谷,他觉得去药王谷只怕死得更快。

而今,他答应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已答应为你偷书,我只是很纳闷,你是如何知道我是白玉轩的,莫非是因为容引?”

“我并不知你和容引庄主是好朋友。”若不是她无意间提到容引去了药王谷,他今日也不会着急出谷,他只怕永远都不想踏入药王谷,“莫非白公子忘了,三年前,你可是偷过我的何首乌。”

“我记得我可是付过银子的。”白十一笑道。

“是,正因为你付过银子,我才猜得出你的身份。”

“奥?”白玉轩不明白。

玉千秋转身,看着门外的十里杜鹃,说道:“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有的味道,想必那些银子你带了许久,因而也沾染了你的‘气味’”

白玉轩终于懂了,怪不得初见时,她要闻他,但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你的鼻子可真厉害!”

玉千秋会心一笑,“白公子过奖了。”

白十一看见黎孟的身影,看来他已将药取来,“她何时会醒?”

“她不会睡太久,你不必担心。” 玉千秋看着随风摇曳的杜鹃,缓声说道:“看来,那姑娘的性命比你的性命更重要。”

白玉轩也看着那些杜鹃,绚烂美丽,赏心悦目,他也慢慢说道:“于我来说,她的性命,甚至比这世上其他女人的性命都要重要。”

玉千秋闻言一愣,而后缓缓说道:“没想到白公子是如此坦白之人。”

“命不久矣,自然坦白得多。”

非也,玉千秋明白,也曾经历,有些人,至死都不曾坦白,至死都让她恨他,怨他。

玉千秋目光深邃,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片花海,往昔的记忆如潮般涌来。

但无论如何汹涌,如今也只化作了一声叹息和无尽的遗憾。

白十一似乎听见了她的叹息,风似乎凉了些,她的背影纤细。

他不去打扰,不去过问,有些事本该自己咀嚼。

沉默了半晌,玉千秋才重新开口。

“那本书名为《七星雪吟》。”

“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书。”

“上面写了些什么?”

“药方”

《七星雪吟》乃是百草门的禁书,由历代掌门亲自保管,传言书中记载的乃为青春永驻之禁术,但真相如何,无人知晓,玉千秋从未翻过那本书,这是因为历代掌门在继任之时,会立下誓言。

若是翻看此书,便生不得善终,死堕入地狱。

“我知道了。”白十一没有继续追问她为何要这本书。

“白公子,我给你三日时间,若是拿不回《七星雪吟》,我便索要其他报酬。”

“奥?什么报酬?一只耳朵?一条手臂?还是一双眼睛?”

“一根手指。”玉千秋冷冷说道。

“你为何要这么做?”

“这是百草门的规矩。”

白玉轩摇摇头,“规矩?我真的不明白……”

“没有什么不明白的,”玉千秋打断了他的话,一改她之前的柔和,转身朝向小屋,冷漠地说道:“这世上,你要得到某些东西,必然要付出些什么。”

白十一低头微微沉吟,“道理虽没错,但我还是觉得一个姑娘家,最好不要做这么残忍的事。”

白十一说完准备走。

“你不打算看她醒来?”玉千秋转身问他。

“我实在不希望别人动她一根手指,所以,我还是尽快将书偷来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