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三十五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506 2016-05-15 06:16:02

  “白十一,你为什么不去?”晏小山将下巴抵在膝盖上,闷声问他。

他和她不一样,他有功夫有本事,不像她这么没用,没用的人只能傻傻的等着。

况且,两个人总比一个人保险些,他去了,成功的几率岂非更大些?

白十一又饮了一杯酒,此时的他实在不应该喝酒,但他忍不住,“我的功夫没有你想得那么高……”

他并不想告诉他,他此时,连自己都救不了,更何况是别人!

“若是我去了,只怕会给容引拖后腿。”

这是个令人难以反驳的说辞,但晏小山不怎么相信。

晏小山靠着海棠树,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太阳,马上便要午时了吧?

黎孟能够得救吗?

晏小山一直盯着太阳,直到眼睛发痛,她再看别处,只觉眼前一片阴影,到底是什么时辰了?

以前,白十一觉得安慰女孩子并非一件难事,但此时,他却想不到该同她说什么,她才会心安。

她好像比他想得还要担心黎孟,他心里忽然泛起一阵酸意,她若是知道他命不久矣了,会不会也这么担忧?

白十一默默喝酒,一杯接一杯,很快他便喝完一整壶。

“白十一,午时是不是已过了?”她问他。

“是……”

“那为什么,人还没有回来?”

白十一也不知道,但容引的功夫他还是晓得的,人不可能救不出,怕是有意外耽搁了。

但晏小山问他,一定是希望得到一个回答,令她心安的回答。

“西门口离此处不近。”

“白十一,你之所以瞒着我,将我交给黎孟,是因为你知道我一定不同意?既是如此,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晏小山忽然问起了这事。

“我只是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白十一长腿一曲,将手搭在膝盖上。

“最好的选择!?”晏小山讥笑,“白十一你知道吗?黎孟之所以招致杀身之祸,就是因为我!”

晏小山说完,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壶。

她在生气,她生气的时候总喜欢自讨苦吃。幸好,这壶酒都已被他喝光。

晏小山眉头紧锁,晃了晃手中的酒壶,问他,“还有酒吗?”

“没有了……”

晏小山将酒壶推到他的怀中,起身,“白十一,我去看看。”

等待实在是太煎熬。

“你最好呆在这里。”白十一在她身后说道。

“你也不用操心了,救出黎孟,我就会离开。”她头也不回,甩袖走了。

带起一地的落花。

他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白十一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拐过院门,他才起身,拂了拂身上的花瓣,将酒壶和酒杯放在海棠树下,迈步,走了出去。

海棠居外,行人如鲫,乐京城还是如往常一般热闹,晏小山抬头,又看了一眼太阳,日头该是偏西,晏小山辩了辩方向,而后跑了起来。

她自然没有注意跟在她身后的白十一。

她跑得很快,晏小山不擅长运动,她跑了一段路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非得停下来不可。

离西门口不远了吧,晏小山弓腰喘息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日头。

晏小山走到一侧卖包子的大叔面前,“请问,西门口在什么地方?”

这样盲目寻找只会浪费更多时间。

大叔连头都没抬,指着右侧说道:“从这一直走,走到头就是了。”

“谢谢啊……”晏小山边道谢,便往前走。

她只走了一步,突然从前方的一条小巷中冲出一匹黑马,马好像受惊了,一连掀翻了好几个摊位。

晏小山抹抹汗,赶紧跳到一边,黑马却发疯似地冲向了她的方向。

这匹马很邪门,虽有惊呼声,尖叫声,但这匹马未伤一个人,晏小山也已察觉出,它在追她。

放足狂奔的马蹄声,慌乱而重重地击在她的心上,马很快便要追上她了,晏小山拼命跑,一拐身,钻进了一条小巷。

喉咙已冒烟,晏小山气力告罄,她背靠着白色墙壁,大口喘气。

那匹马也跑进了小巷,不过速度明显减缓了。

晏小山看见马背上的男人,一身黑衣,面色冷酷的男人。

马背上的黑衣男子一蹬马镫,身体向上一跃,从腰侧掏出一把刀。

晏小山看着那把刀,一把长三寸大概五指宽的刀,那把刀向着晏小山直劈下来!

晏小山来不及喊‘救命’只是惊呼一声,两腿一软,跌落在地。

她以为她死定了,局势却在下一瞬,发生了逆转。

晏小山看不清,他是如何做到的,她只看见从一侧而来的白十一。

刀此时在白十一的手上,白十一就在她的眼前,他回眸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没事吧?”

晏小山从地上爬起来,脑袋还有些蒙。

她向前走了一步,想靠他近些,白十一却忽然动了,他挥舞着那把大刀,一阵刀影,晏小山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声响,等他停了,晏小山看见落在他脚边的飞镖。

五星飞镖,这种镖她在电视剧里见过。

飞镖落下之后,身后又突地飞落两个人,同样一身黑衣,同样面容冷酷。

情况有些糟,白十一看着三人,他如果没有猜错,他们该是皇宫里的人。

隆远,隆际,隆天,自小就进宫,接受残酷训练,本是为了保护皇帝。

但皇宫中到底人才济济,他们未能挤进贴身侍卫之列,反而成了宜妃的心腹。

宜妃本也想,晏小山已服了‘蚀骨’,逃出天牢,便逃罢了,反正日后,她依旧得死,而且会死得很惨,但她没想到,小春子在晏小山逃走后,去牢房时,从狱卒处得知,她没吃,一口未吃,却让那个小毛贼做了替死鬼。

宜妃咬牙切齿,誓要派人将晏小山的人头提回来,她不信,她的运气每次都能这么好!

晏小山缩着身子躲在白十一身后,她只听得耳边“铿锵‘的刀剑双击的声音,恐惧感并不强烈,晏小山看着眼前的白十一,他此时就如一张盾,将她牢牢地护在身后。

晏小山唯唯诺诺地躲在他的身后,白十一忽然转身,一把抓住晏小山的肩膀,晏小山只觉得肩头一痛,她一咬牙,但也就一刹,她已被他扔在了马背上,是那匹黑马。

她不会骑马,从来没骑过马,晏小山暗自想糟。

“趴下!”她忽得听见白十一一声令下,而她也条件反射地趴下了,她的反应不慢,那三枚飞镖,恰巧侧着她的发打在了前面。

晏小山头皮发麻,一时不敢抬头。

白十一提气,寻得空隙,一个飞身上马,黑马前蹄腾空,长啸一声,而后放足狂奔。

晏小山没敢睁眼,她觉得风有些紧,她的脸被吹地有点儿疼。

她的心跳得有些乱,白十一就在他的身后,他的胸紧贴着她的背,他的脸颊贴着她的耳朵,晏小山甚至能感觉到他脸颊的温度。

她忽然觉得晕头转向。

但马儿很快便停了,停地很突然,是被生生拽停,马儿停下的那一刻,晏小山感觉身子猛地往后一倾,她撞在了白十一的怀中,但刹那马儿便落回,晏小山睁眼。

又回到了海棠居。

“这样会不会连累容引?”晏小山心虚。

看来,孔盛似乎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不仅不会放过她,还想要她的命!

白十一下马,说道:“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连累他。”他说完,向晏小山伸出手。

晏小山将手搭在他的手上,踩着马镫,下马。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不认得他们。”晏小山别开视线,看向他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