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捕获男飞贼

第三十三章

捕获男飞贼 MissSoul 2041 2016-05-13 07:14:02

  海棠居,海棠山庄,就连马车上都绣了海棠,看来这个容引还真是喜欢海棠。

爱花又爱剑的男人,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还有,白十一和容引是朋友?

白十一不出声,车内有些闷,晏小山索性出来,坐在高羽一侧。

“高羽,你和他熟吗?”晏小山指指车内。

高羽点头。

“你们认识多久了?”

“白公子经常去海棠山庄找我们家公子喝酒,我一年前去了海棠山庄,那时认识了白公子。”

看来他们并非很熟。

晏小山挺了挺身,目视前方,她的目光好像飘得很远,“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对高羽来说,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

“晏姑娘,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不过,白公子一向待人随和,去海棠山庄也经常带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给我,他和我们家公子,”

“稀奇古怪的东西是什么东西?”晏小山打断他的话,他还有这种爱好?

高羽挠挠头,他还记得上月,他还送他一副道符,说辟邪用的,之前,高羽十分仰慕的一位前辈去世,他竟然偷来他的一缕胡子,送给了他。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高羽说着,听见从车内传来一声压抑的低咳声。

高羽眉头一紧,他差点儿忘了,白十一受了重伤。

他今日在小楼村见白十一时,那时,他正端坐在床上。

冷汗浸湿额头,脸色苍白如纸。

“白公子,我们家公子有事找你。”

听到他的话,白十一才艰难睁眼,“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他。”

容引,答应过他,要为他做一件事,白十一也相信他,无论要他做什么,他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比如说,让他去找‘蚀骨’的解药。

高羽一扬鞭,对晏小山说道:“晏姑娘,坐稳些!”而后,一鞭下去。

骏马长嘶,放足狂奔。

晏小山被风沙迷了眼睛,她双手遮住眼睛,不明白,怎得一下加速了!

她看着一侧高羽严肃的表情,一时也问不出口。

很快便到了乐京城,进城之后,马车放缓了些,晏小山记得他说过,容引在城东,而此时,她也知道,马车正向城南行进。

“不是去城东吗?”

“白公子说要先到城南一趟。”

晏小山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一下钻回马车,目光锁着白十一。

他还在睡。

她推了推他。

“白十一,你打算把我交给黎孟?!”

看来,她明白了。

“是……”他回道,声音有些干涩。

“你这么做会害了他!”晏小山生气。

“还有比这更好的法子吗?”他反问。

有,当然有,她可以谁都不跟,谁都不连累,反正她已死过一次,这些日子也算是白赚了。

再者,她也不相信,她就没有别的活路了!

“停车!”晏小山喝道。

高羽勒停了马车。

晏小山一下撩开车帘,已踏出一脚,但白十一拉住了她的袖口。

“你想去哪里?”白十一用劲气力。

晏小山顿了顿,看了他一眼,而后甩开他的手,踏出车门,跳下马车,跑开了。

“白公子……”

白十一撑着身子,“小高……”

高羽会意,可是“白公子,你的伤?”

“没事……”

一缕黑发被冷汗浸湿,贴着额头,白十一一直很安静地在车内等着。

等待总是漫长的,或许对白十一来说,这样的等待的确很漫长。

高羽没有回来,但晏小山自己回来了。

她回来时,看见白十一还靠着车框,她看见了他额头的湿发,他怎么出了那么多的汗?

白十一抬眸看见了晏小山急急踏进车厢。

不知怎的,晏小山觉得他的眼眸似乎黯淡了些,但她此时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白十一,我想你帮我一个忙。”她在他的身前蹲下,又急切又忐忑。

“什么?”

“黎孟,今日午时,要在西门口斩首示众了!”晏小山垂首,声音微颤。

她方才一时气急,下了马车,漫无目的地跑了起来,她跑了很久,才停下来,喘息了一会儿,抬头,便见墙边围了一圈人。

她在想,是有什么热闹事吗?晏小山怀着看热闹的心态走了过去。

她没想到,墙上贴着的告示,是斩首的告示。

白纸黑字,她看的分明,她虽认不全,但就她认识的字来说,已足够。

璟国环卫官黎孟,勾结外敌,以叛国之罪,于今日午时在西门口,斩首示众。

晏小山觉得天晕地旋,一股寒意透彻四肢,她过了很久,很久才缓过神来。

叛国!可笑,怎么可能!?

她终究还是连累了他!

晏小山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推搡开拥挤的人群,脚下未做停留,一口气跑回了马车。

“白十一你是会功夫的吧,我求你,求你救他一命。”她在求他,卑微的,诚恳的。

可他,如今是有心无力。

晏小山见他半晌未作声,接着说道:“那日,黎孟也算救了你我,白十一,你真的,真的要见死不救吗?”晏小山紧咬下唇,泪水在眼中打转,但没有落下。

他没有说话。

晏小山很失望,但她没有理由强迫他,她起身要走,不料白十一又拉住了她的胳膊。

“我会救他。”他说道。

距离午时还有两个时辰。

高羽已回来了,晏小山和白十一坐在车内,白十一告诉她,一切都交给他。

车内静默,两人各怀心事。

马车很快便停了,高羽一跃而下,晏小山掀起车帘,看见一座宅院。

灰白色墙壁,灰白色的门,门上挂着一张大匾,书地正是‘海棠居’。

晏小山自顾下马车,她在门外往里张望,只见满园深红色的海棠花。

过了一会儿,白十一才下车,他掩去了那份憔悴,缓步走到晏小山身侧。

“走吧……”他轻声说道。

每行一步都耗费心血,全身痉挛,他紧咬牙关,不露声色。

走过一个回廊,远处有琴声传来。

好像是七弦琴,高山流水,空谷之音。

闻见琴音,见了其人。

海棠树下,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在抚琴。

美景衬美男,这男人倒是真绝色,晏小山目不转睛的呆看着容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