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是个断袖

三十三 站队

皇上是个断袖 呦呦石 1310 2016-05-09 09:31:12

  关于站队的事,顾贞倒没什么选择,先开始就跟那帮文臣关系恶化成这样,自是想都不用想的,至于赵将军那里,自己跟他没有交集,虽然裴青衫崇拜他崇拜得不行,但要她顶着被皇上钦点状元的名头去投奔赵将军,任谁都不得不起疑心。

所以如今她没有选择,只能投奔病娇丰昀…和那个变态的丰堇夙,跟他还有一剑之仇来着。只是离开了丰堇夙,丰昀还能有立足之地么?

顾贞想得一个头比两个大,最重要的是丰昀那边好像也不怎么相信她无路可走,还想利用她去钓条大鱼呢,真头疼。

顾贞折腾了大半宿,天蒙蒙亮了才迷迷糊糊睡着了,结果第二天一直睡到近午时,旁的人不敢叫她,顾母也觉得她该好好休息便没去打扰,可她左等右等到了巳时过三刻,顾贞仍没有要醒的意思,顾母终于按耐不住,心里开始胡思乱想了。

指不定顾贞病发又昏过去了,那手上的伤口,皮翻肉绽地看着都疼,还有贞儿被送回家的时候那一身一脸的血…顾母越想越害怕,颤巍巍捏着嗓子叫顾贞。

顾贞彼时睡得癔怔怔的,只觉得那声音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瞬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她梦到自己被悬在不见头也不见尾的悬崖中间,无数的三角头毒蛇吐血信子顺着吊着她的那根绳子慢慢往下滑……

蛇丛里,陡然出现了迟琛的身影,她刚想喊救命,师父的脸一变,竟成了丰昀好整以暇的笑容,顾贞顾不上其他的了,救命稻草一般向丰昀伸出手去,谁知丰昀的脸忽然一片冰寒,竟成了丰堇夙盯着她冷笑渗入骨,顾贞陡然一个激灵,浑身毛发几乎要炸起来,惊叫一声,猛地坐起来,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顾母看见她这个样子,一颗悬着的心落下来,心疼地给她擦汗,好一会儿,顾贞才慢慢缓过来。

这个梦连着她昨晚没想明白的问题,一直困扰了她这些天,直到四天后,丰昀特批的休假到期,顾贞穿着宫里送来的新正六品朝服照例去上早朝。

她没上朝的这半月里,竟然没有听到一丝关于那晚皇上遇刺之事的后续进展,想来,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文人言官们是得了什么消息,等着跟她当面对质,想彻底撇清自己与那件事的联系的吧?

第一天上朝,想来,还是一场硬战。

顾贞坐在软轿里,微微叹了口气,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轿外一声音道:“顾大人,到了。”

从巍峨的宣武门走进去,顾贞踏着熹微晨光进了金銮大殿。

皇上还没来,先前热热闹闹的大殿忽然静了下来,一致地将目光转向殿门口刚进来的顾贞身上。

一时间,怀疑的,鄙视的,嘲讽的,幸灾乐祸的各种目光聚焦,倒没一个带着点好意的。

顾贞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地从容走过,很有自知之明地不同任何人寒暄,殿内站定了,等着丰昀的到来。

须臾,丰昀在小细子一声皇上驾到中缓步走了来,一如既往笑盈盈的,坐到龙椅上,扫一眼底下跪倒的一片,手肘支着头,半倚在龙椅里,懒懒地摆摆手叫大家都起来了。

丰昀:“顾卿来了,这些天伤可好些了么?”

顾贞心里一时不知作何感想,她还在想这帮人会打算怎么把她抬出来,倒是真没想到丰昀能这么劈头盖脸一句,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丰昀究竟是没意识到这茬,还是纯粹故意的?

“好吧”顾贞自问自答:“他一定是故意的,用她钓大鱼,约摸现在就开始了吧。”

硬着头皮出列:“蒙皇上挂念,臣已无大碍。”

队列里又走出一人,顾贞扫了一眼,认出是吏部尚书大冢宰纪春。

“禀皇上,关于半月前皇上遇刺之事,臣有些疑问想向顾大人考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