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是个断袖

四十 不准三心二意

皇上是个断袖 呦呦石 1200 2016-05-15 05:30:02

  顾母十分知情知趣地退出房间,将空间留给后面这个看起来气场就十分强大的“迟老大”。

顾贞乖乖地挪到迟琛身边,怯怯地叫了声师父。

迟琛睨了她一眼,目光掠过桌上行囊:“去哪儿?”

顾贞侧侧身,欲盖弥彰地用身子遮住行囊:“今晚月色不错…我去赏…赏月…”

一根筋的裴青衫顺着她的话朝外看了一眼:“啧啧,月黑风高,适合杀人越货。”

顾贞:“……”

迟琛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没言声。

最怕师父这样盯着人看不说话了,就好像她犯了天大的错误,狠狠伤了师父的心一般。

顾贞心里发怵,随手拉过一条凳子给迟琛:“师父,你…你先别生气,你先坐,我慢慢给你讲。”

迟琛睨了一眼凳子,淡淡避过:“不必,你且说你的。”

倒是裴青衫觉得这里好像没他什么事儿了,自己将那凳子从顾贞手里抽出来,放到窗边,捧腮坐着找月亮去了。

“师父,徒儿此番,是随皇上西去微服私巡。”顾贞小心留意着迟琛的脸色,斟字酌句道。

迟琛的表情一成不变,平定淡静:“既是微服私寻,确实不便许多人知晓。只是为何要三更半夜?”

她还想知道为什么呢!一想起师父不喜议论别人长短,她溜到嘴边的抱怨丰昀的话又溜了回去,拐了拐违心道:“也许皇上觉得,晚上比白天安全。”

迟琛的目光忽然又若有所思地笼了回来,顾贞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此番一路之险阻,你可曾细想过?”

他这么一提,顾贞陡然想起来,丰昀的处境实在是,有些微妙。

在宫里,里里外外的锦衣侍卫,还有神出鬼没的丰堇夙,丰昀自然是安全的。

但一旦出了宫,对某些人来说,这可是一个相当诱人的机会,尤其是皇上身边只带了一个武功半吊子的文臣佞臣,要想暗杀,岂不是一来一个准!

先前她满脑子都放在关西的那处赵姓商旅上,放在了如何完美地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怀疑之上了,关于行刺暗杀之类,捎带着想了那么一下子,倒确实没细想过。

这会儿让迟琛提起来,她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本还怕师父知道了责罚才打算不知会师父的,现如今看来,倒是必须要时刻保持跟师父的联系才行。

迟琛瞧她发愣,便知她没细想过:“行了,这些我会安排。”

这话听起来倒着实十足为她考虑,但她总觉得,这话说得,让她心头有那么丝…别扭。

迟琛:“你这段时间在朝堂上……”

话还没说完,顾贞忽然跪了下去:“师父,徒儿对不起你的尊尊教诲,肱骨之臣没见着一个,自己还当成了世人口中的宦官佞臣。”

她最怕的,还是这个。

师父自小便口口声声仁人君子地教诲,哪容得了她这样无底线地败坏名声?她自己被朝中尸位素餐的众位诋毁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可是她怕自己在师父心中变得不堪頑佞。

骨节分明的一双手落在了顾贞肩膀上:“起来,为师何时说过你做错了?”

顾贞抬头,不解地看着迟琛。

“浊世哪有清流,都是权名之争罢了。但是你要记得,你既选好了其中一流,便站定了,站稳了,切不可三心二意!”

师父这话简直要说到她心肝儿里,她这段时日以来所有的惴惴不安全都因为这一句话烟消云弥,久违的透彻重回心间,整个人都似乎轻了好几圈。

“师父,徒儿记下了!既站定了,便站到最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