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是个断袖

二十七 接近丰昀第五之命悬一线

皇上是个断袖 呦呦石 1284 2016-05-06 07:02:03

  丰堇夙在顾贞凛然的目光下愣了神,眸中闪过一丝困惑。

顾贞双手握剑又朝自己伤口送了两分,仍旧逼视着丰堇夙:“这样呢?够不够?”

丰堇夙看着面前状似疯狂,凛然视死的顾贞,心头泛过一丝异样,猛的拔了剑,不再理会顾贞,转身朝养居殿后面走去。

顾贞绷紧的神经猛地一松,方才争分夺秒地同丰堇夙周旋,以至于伤口的疼痛都没那么真切了,这会儿放松下来,顾贞才觉得这手上胸口疼得,简直不是人受得,嘴上憋住了,心里却是翻来覆去将丰堇夙跟丰昀骂了无数回。

心里解气了,顾贞也不急着逃走,脸上却浮上了一抹自嘲的笑,费力地点了自己止血的穴位,疼得站不住,干脆躺倒在血水浸染的地毯上,静静等着丰堇夙回来。

迟琛教过她:“当你遇到莫名其妙要治你于死地,又讲不通道理你又打不过逃不了的人的时候,你要比他表现得更狠一些,他就会因为猜疑和顾忌不会再杀你,只要当时留的一命,就总有办法活着。”

迟琛还教过她:“左胸下三寸,是人体的活命穴,剑刺穿那里,伤虽重但绝不致命。”

顾贞心中忽然有些沉闷:这些事儿,原来师父早就知道,才将这些早早教给她,只是伤口竟然这么疼,她这么疼,师父,可会为她心疼半分?

小细子早被丰堇夙派去养居殿门口好好看着,丰堇夙守了丰昀大半宿,后者才总算醒了来。

丰堇夙赶紧凑上去:“你可好点?”

丰昀轻描淡写地微点头,抬手避开丰堇夙要来搀他的手臂,忽略他眸中的千言万语,面无表情地问:“外面如何?”

丰堇夙忽然就气愤了,站起来焦躁地在丰昀床前来回踱步,欲言又止好几回,终于还是忍不住:“你究竟怎么搞的?可是又去皇后那里了?这病发怎么又提前了?照这样下去,你白天可就别想上朝了!”

丰昀神色未动,神色冷清洌然,跟之前顾贞见过的那个慵懒惯笑的皇上简直判若两人。只一句极清淡的无碍,就将丰堇夙的连珠问句堵了个十足十。丰堇夙盯着丰昀看了半晌,差点就气得夺门而出。

丰昀一抬手,扯住了他的袖子,他这才欲拒还迎地坐到了丰昀床边。脸上怒气仍在,语气却缓了许多,别别扭扭地叮嘱丰昀好好休息。

丰昀却全不遂他的意,只看着他的眼睛,平缓地问:“顾贞,怎么样了?”

丰堇夙默了瞬:“不知道。”说完就闭了口,赌气一般。

丰昀追问:“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死了?”

丰堇夙小心地看了丰昀一眼:“我将他捅了个对穿,活没活着不知道,反正我走那会儿他没死。”

丰堇夙话音刚落,丰昀就掀了锦被要下床,丰堇夙一把将他按了回去:“你干什么?药效还没过,你走不得路的!”

丰昀盯着丰堇夙,眸子漆如墨,透着股不容置喙:“扶我去看看。”

丰堇夙发现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丰昀的这种眼神。

顾贞安安静静地躺在养居殿的地毯上,腰间衣衫血洗一般,身下的地毯也被染红了好大一片,双目闭紧,双眉紧蹙,一张小脸煞白。

丰堇夙凑过去在她鼻下探了探,收回手,目光有些奇异:“活着!这顾贞命可真大,伤成这样都死不了。”

丰昀正色道:“给她喂养心丹,救活了。”

丰堇夙不情不愿地照做了,又在丰昀的吩咐下把顾贞抱到了养居殿后,处理了顾贞的血造下的一片狼藉,一边处理还一边嘟囔:“顾贞生了一张小白脸,不值得救,不值得救!”

丰昀看着他将一切收拾妥当,末了才又盯着丰堇夙开口:“今日之后,顾贞我便养着了,你不许再动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