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是个断袖

二十九 升官儿

皇上是个断袖 呦呦石 1435 2016-05-07 08:10:41

  顾老夫人在穷乡僻野过了大半辈子,这辈子都没想过见一个大官儿,更遑论一个活生生的自带光环,笑容可掬的皇上站在她面前。她脑子要就不会思考了,只知道一径点头点头再点头,院里飞过来看热闹的几个小雀仔也学着顾老夫人的样子把头一点一点地吃粮食。

丰昀矜持地将扇子举高遮了半个脸,噗嗤笑了一声,撂下一句:“朕走了,改日再来看顾卿。”便又坐回那顶招摇的轿子里,打道回宫了。

小细子断后,绣金的圣旨一展,朗声开读:“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念顾卿昨日养居殿外救驾有功,今敕封六品翰林侍讲,择日便入养居殿侍讲。钦此!”

读罢也笑咪咪地望着顾母:“顾老夫人,顾大人身有大恙,无法接旨,您就代接了罢。”顾母颤巍巍将圣旨接了过去,连声谢恩都想不起来讲,直到小细子追着丰昀的轿撵走远了,还恋恋不舍地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半天回不过神来。嘴里喃喃:“这皇上也不比别人多长个头,太监也不是虎面獠牙的怪物啊。”

裴青衫沉默了一路,在丰昀面前,尽量把自己当成隐形人,这会儿人都走了,他才过来接着劝顾母:“伯母啊,你说小贞现在这个样子,你要回富安村的事儿还是缓一缓吧好不好?”

顾老夫人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你这人真奇了怪了,谁要回富安村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圣上如此器重我家贞儿,贞儿报效都来不及,我怎么可能会拉着她当逃兵!”

说完尤觉不够,又狠狠剜了裴青衫一眼,教训道:“你这孩子,自小就不学好,可不要带坏了我们家贞儿!”

裴青衫张张嘴,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三天里,顾老夫人几乎日夜不合眼地守在顾贞床前,换药擦身的全都自己来,绝不让丫鬟小厮们插一点手,有个自认长得不错的大丫鬟好言上去劝顾母:“老夫人,俗话说女大防父,儿大防母,您看顾大人都及冠了,换药擦身什么的,都是您亲自来,这于情于理不合啊,您说是不是?不如让奴婢来替您吧。”

顾母虽没见过世面,只知道三从四德,但这可不代表她笨。这丫鬟的话她初听还觉得有那么点意思,可后来越听越不对劲,当即老脸一红,梗着脖子对着这丫鬟劈头盖脸一顿大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我贞儿现在不省人事了,可我老太婆子还在呢!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副尊容,还想打我贞儿的主意?别做梦了,我贞儿才不会看上你!”

乡野地方话本来就糙,顾母气极了也顾不上注意,这么难听的一通话就这么骂了出来,她自己不觉得什么,丫鬟自小是京城青山细水之地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种糙话,当时又羞又愤,还是个烈性子,闹得差点投河自尽。后来还亏得裴青衫出面,才将这事儿了了,但小姑娘却说什么也不肯再在顾府待了,裴青衫好人做到底,给了她几十两银子,打发她回家谋出路去了。

只是若裴青衫知道这小姑娘日后会给顾贞带去多大一件麻烦事儿,他定就不会这么好心放她走了。

这事儿揭过不提,顾老夫人衣不解带照顾顾贞三天三夜,先前因为丰昀的来访升起的喜悦早就消失殆尽了,心里寻思着顾贞要是还不醒,她还是得带着顾贞回富安村去。

裴青衫也不知道顾母是怎么回事,就是不让任何人近顾贞的身,这样下去,顾贞没醒,老夫人就也要病倒了。踌躇间,就给迟琛捎去了一封信。

第四天一早,顾母终于承受不住,伏在顾贞床头睡得昏天暗地,顾贞醒了半天,身体痛得不行,强撑着喊了半天的水才将顾母喊醒了,只是顾母这一醒,见顾贞醒来了,心中悬了这些天的心猛然落回胸腔里去,直砸得她一顿天昏地暗,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晕了过去。

给顾贞惊得,差点也紧跟着昏了过去。

好在外面的小厮听到老夫人的惊叫赶进来,裴青衫又适时过来了及时处理了,这一番有惊无险。待到顾贞又去上朝,竟已过了半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