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皇上是个断袖

二十二 丰昀的民主

皇上是个断袖 呦呦石 1420 2016-05-03 17:08:59

  顾贞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怨言,不管是从六品还是六品,她都能留在翰林院,留在皇上身边,她又是皇上亲赐的状元,以后不愁没有升职的机会。

所以朝中怎么议论她跟周延年的关系她起初也不怎么在意,毕竟周宗伯官儿再大也大不过皇帝老子不是。

只是这话倏然入耳,顾贞却敏锐地听出了一点其他的意思,本来就打算领着一众听封的科士谢恩的动作就止了止,就这当儿,官儿丛里忽然走出来一个人。

此人须发尽白,皱纹多得一走一颤,天生一张红面脸,看起来应是到了耄耋之年,笑骂着走到大殿中央,声儿不大,却不怒而威:“君子不妄议是非,圣旨乃皇上亲拟,众位若有异议,不妨站出来说,底下蜂嗡一片的,委实不像话。”

底下鸦雀无声。

他走出来的那瞬,顾贞看了一眼再结合这满朝噤若寒蝉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这人的身份。

潘林柏,三朝元老,前前朝任翰林,前朝任尚书,今朝任丞相。位高权重,资历比他的官位还压人,朝中一大半文官都是他的学生,通常他坚持的事,连丰昀都改变不得,所以民间盛传丰昀尊老敬儒,体恤臣下,是个民主的明君。

现在看来,纠合刚刚那句话,顾贞总觉得丰昀的这个民主,民主得有些名不符实,有些…委屈。

潘老说完,底下是一片寂静了,他这个风头也出足了,给新任不懂规矩的几个人好一个下马威。

丰昀笑道:“潘爱卿言之有理,众卿有异且奏,无异的话,顾贞你们几个就谢恩退下吧。”

底下仍是意料之中的寂静一片,顾贞适时领着新科士们拜了下去,这早朝也便退了。

宋之旻大老远就招呼冯元邵去了,带着一众科士都跟着他去,顾贞一个人被晾在原地,偷眼瞧了瞧丰昀退朝的背影,竟至始至终没有朝自己这边看一眼。

接下来的几天,顾贞就天天穿着从六品翰林的官服,跟着上面分下来的翰林掌事了解她日常的职责所在。

其间宋之旻是如鱼得水,到哪里都是人人夸赞,相反顾贞,却是饱受白眼和忽视,日子过得一天天都得数着点儿熬等忙完回家,真亏得顾贞天生神经比普通文人粗几分,不把这些白眼朝心里去,稍稍换个心窄的,就得在这些白眼里淹死。

虽然日子难熬,但她的工夫却是没少下,工作完成的并不比宋之旻差。

日子相安无事地过了半旬,顾贞已经将翰林院修撰的差事摸透,不需要再受掌事的白眼,又由于其间丰昀没来过,顾贞待人又谦逊温和,翰林院的其他几个小修撰也就慢慢跟她熟了起来,日子明显过得舒畅多了。

等下了朝,裴青衫也经常没事儿就去她家蹭顿饭,有裴青衫在,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轻快,这么懒洋洋地,日子一转眼竟已溜过了一月。

顾贞心里忽然就有些漂浮不定。

这一月以来,她安安分分地在翰林院做差事,丰昀,竟一次也没来过。

就好像之前她顾贞因丰昀一句话当了状元这事儿不存在一样,但凡,是人刻意为之,心里总会牵挂一下的,他丰昀当初还顶着顾贞的名义去四方馆拈花惹草呢,现在这么不闻不问,怎么说,都有些不合情理不是?

又或者,丰昀当初一句话的提拔纯粹是无意为之,不过一时兴起而已?乍然想到这个可能,顾贞心里就凉了一半,因为那是丰昀,他做什么事好像都喜欢一时兴起,如果,如果丰昀真对她不闻不问了,那依着她先前跟几位大人闹得那么僵的关系,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出头之日!

这么一想,顾贞心里就彻底凉透了,她考状元,可不是为了给自己给亲戚朋友长脸的,她是为做实事来的。

这从六品翰林院修撰,听起来是个体面的官儿,实际上不过是一个挂了虚名的摆设,到了朝上,是一句话也插不上的,又想起师父那句做好官…顾贞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那一霎就下定了决心,她要升职!她要做干实事儿的好官。

那么第一步--想方设法地勾引…呸…接近丰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