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逗比游戏

第七十九章 发现

逗比游戏 什么才叫坑 1998 2014-01-31 09:36:01

  虽然江恨水玩的只是个游戏,虽然江恨水在跳的时候已经调整过平衡。

但是,这依旧无法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

“哎呀。”江恨水跳跃的身姿矫健无比,趴在地上的身姿更是贴近大地……

“我去,还不如摔个屁股墩呢。”江恨水心里暗恨,胡乱的抹了把脸。他依旧是低估了这5,6米的高度,以为游戏会简单一点。

没想到,还是个狗吃屎……

呸,呸。江恨水是不会承认的。

而这一幕的见证者,强颜欢笑则在上面担忧道:“恨水,你没事吧?”

“没事。”江恨水嘴硬道。也确实没事,除了那一点点的血量掉落,他角色的身体还有什么值得怜惜的?

说完,他也不曾抬头,这情况会在女神心目中产生多大的影响?他完全没有时间考虑,那是之后的独自舔伤时间里才要做的,而现在,他需要强行转移话题。

摔了一跤,但是游戏中的疼痛很低,所以江恨水没有任何挣扎就爬起来,连忙翻看这河中的石块和泥块。

这次智脑倒是没有再出什么难题,泥块上的印记很明确的告诉他,往左边走,那里就是上游。

而石块日夜被河水冲刷,更是形成了规则的流线型,验证了江恨水的判断。

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强颜欢笑,江恨水剩下的就是如何上去了。

在泥土墙上用匕首挖洞,做出梯子,这份能力相信大家都有,这里也就不再赘述。

唯一需要还怕的就是系统什么时候刷掉这个洞口,如果够5分钟,江恨水5分钟的时间绝对已经不需要这个洞口,但是如果短的话,可能他还没有做好攀登的洞,那就有意思了。

当然,他并没有碰到最糟糕的情况。

说来也奇怪,游戏刷新角色的时间就是5分钟,但是,强颜欢笑修剪的树就是2个小时,而江恨水挖的洞,就更不知道时间了。

这个时间,还真没法确定。

当然,如果5分钟修一次树,那么强颜欢笑就不要想着练级了。

反正江恨水攀着洞,一步步的运用两把匕首,爬了上来。用时,只有15分钟。

最后,被强颜欢笑拿弓拉扯上来的江恨水,很想对强颜欢笑说一句:“咱们15分钟,就算是随便找个方向走,估计也能走出平地了!”

走出了平地,那还不好判断河流?

可惜啊,他没有说出来。

江恨水拍了拍身子,就和强颜欢笑一起,向着左边走去。

走出没几步,江恨水的视野范围也在不断的更新,他更新出了一片山坡。

“果然。”江恨水心中叹了口气,瞄了强颜欢笑一眼。

强颜欢笑也是羞红了脸,拉着江恨水的衣角就开始道歉:“对不起啦,我真的应该听你的,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道歉的话说了一大堆啊,一大堆,江恨水又怎么可能真的对她生气?

上坡的路就没有那么好走了,可以看出,山坡上本来长满了树,但如今却只剩下一堆枯萎的枝干。

本来么,这山坡就没有路,到如今还有很多到底的树木来阻挡他们。

上山的难度一度被加高。

“呼!”好不容易踩着树干石头翻过了一道障碍,江恨水回头对着强颜欢笑伸出了手:“来,把手给我,这里不好过。”

或许是当时江恨水的喘气声引起了强颜欢笑的共鸣,或许是江恨水当时的心里真的没有占便宜的想法。

强颜欢笑皱着眉头瞄了瞄那石头和木头构建出来的障碍,又看了看江恨水,晕红着脸,握住了江恨水的手。

哇,这手真的好滑啊,白白嫩嫩的真水灵。

……

神仙作证,天地良心,江恨水刚才确实是没有任何杂念的,可是如今一握住手,就心猿意马了。

索性强颜欢笑没看到江恨水那一脸猪哥样。

而江恨水也明白自己想多拉手,就一定要表现好,也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就这么,大手牵小手,走路不怕滑……江恨水和强颜欢笑总算是慢慢的爬到了山坡的尽头。

山上容易下山难。江恨水两人光上这座山坡就用了3个小时,那么下山就更难了。

一天往返源头,村长说的这话,主要就是在这山坡上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吧?

不过登高而望远,不登山不知道登山难,不登山不知道远眺有多爽。

深吸一口气,江恨水也不知道是游戏里的设定,还是真的就是心理错觉,他总感觉这一口气远比在下面的时候呼吸的舒服。

当然,蓝蓝的天空外加远眺的视野增大,让江恨水的眼球也是一阵舒适。

除了,那身后的一口干枯的湖和脚下刚走过的路……

“这一会下山,可怎么下啊?”江恨水现在就愁这个。四下瞄了瞄,貌似从哪边下都是一堆石头和烂木头。

江恨水转头问强颜欢笑:“哎,欢笑,有什么发现没有?”

强颜欢笑还围着那个湖转悠,江恨水上来扫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异常,也就不管了。只留下强颜欢笑一个人查看。

蹲在湖边的强颜欢笑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的说了句:“貌似有点发现了。”

“嗯?”江恨水来了兴趣。

主要是这山坡爬完,上来发现这坡顶上就是个不到100平方的地方,其中有80多个平方是一个干枯的湖,旁边的一些树木也早就干枯死了,一眼就能看清所有地方。

他实在是没有找到任何异常的地方。

“说说在哪?”江恨水也蹲到了强颜欢笑的身边。

“你自己看么?”强颜欢笑用下巴点了点那湖底。

江恨水挑了挑眉头,这湖底现在只有干巴巴的黄头,有什么可看的?

当然,江恨水心里是那么想,动作上肯定是尊崇女神的旨意。

可惜,瞄了半天,江恨水还是苦恼的摇了摇头,对着强颜欢笑苦笑道:“哎,你说吧,我真的没看出来。”

强颜欢笑无奈的看了江恨水两眼,开口道:“你看看这湖,哦,不对,这条河的水源在哪?”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