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糊涂月老俏姻缘

第158章、千纸鹤里面的回忆

糊涂月老俏姻缘 楚昔夕 2064 2016-09-17 16:04:58

  墨儿轻轻地推开门,慢慢走近,坐在了妈妈的身边。

此刻钟紫曦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还是跟之前一样苍白,嘴唇上根本没有颜色。墨儿根本听不到其他的声音,除了,滴答滴答的输液管,还有她疲惫的心跳声。

她轻轻抚摸着妈妈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掉落下来。怕影响到妈妈的休息,她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随后她捧起妈妈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妈妈,”墨儿在心里问着,“您为什么要这样?是很痛苦吗?您还有我呀。不要,不要再让我成为没有妈妈的孩子。好不好?”

墨儿就这样,看着自己的母亲,无数的问题在脑海里盘旋。她想知道答案,但是她也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问妈妈这些问题。她不想亲手揭下母亲心里的层层伤疤,不想再让妈妈伤心难过。

泪水慢慢流过她的脸颊,墨儿感觉到泪水干了之后脸上的紧绷。就在这时候,一张热毛巾递给了她,墨儿望向一边,正对着和云温柔的微笑。

“你回来了?”墨儿一手接过他递来的毛巾,轻声问道。

“嗯。”和云其实已经回来好一会了,只是看着墨儿难过的样子,他不想打扰,这个外表坚强的女孩,能有个发泄自己情绪的突破口也好。“赶紧擦擦你的小花脸吧?”

墨儿瞪了和云一眼,怒气十足的样子。然后她把毛巾放在妈妈的脸上,为她轻轻地擦拭着。接着是她的双手,墨儿擦着擦着然后整个人愣住了。她注意到妈妈的手臂上有一道道伤痕,那伤疤就好像一把尖刀插进墨儿的心脏。

妈妈,您是有怎样的痛苦经历吗?为什么会有这一道道伤痕?

和云见墨儿的样子,像是要奔溃了一般。他连忙一把抓住了墨儿,顷刻间,他们已经站在了重症监护室的外面。

“和云,你?”墨儿有些茫然。

“你这样子,在里面会影响到妈妈的休息。”和云是个极其细心的人。

“妈妈的手臂上,是什么伤?”墨儿很认真地问和云,想要听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何必问我?”和云是个实诚的人。

“让你带的东西,有了吗?”墨儿不想再争辩什么,她心里清楚。

“带了,你看。”和云说着便从身后拿出那一大瓶千纸鹤来。

“谢谢你。”墨儿接过瓶子,仿佛捧着稀世珍宝一般,她一遍遍的抚摸着瓶子。

这里面装着的,是妈妈的记忆。还有,还有,墨儿想要的答案。

她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把手伸进瓶子中,拿出几只千纸鹤。墨儿很小心地看着那些千纸鹤的外表,这些看上去几乎都一样的小物品,其实上面有不同的顺序。经过一番仔细检查后,墨儿注意到每只千纸鹤的尾部都有一些数字。而凭借着这些线索,她很快把瓶子中的千纸鹤进行了排序。

大概三十分钟后,所有的千纸鹤都排好了顺序,而墨儿也知道了总数,一共有200只千纸鹤。

她开始了漫长的心路之旅。

打开第一只千纸鹤,上面写着:终于,我长大了;终于,我见到了你。谢谢你曾经给我的支持。

第二只:新的生活开始了,我想要倔强地活着。

第三只:一张欠条,岂止是一张欠条,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承诺。——墨儿想起了之前苏爸爸说的谭家老爷给妈妈开具的欠条。

第四只:我有自行车啦,感受到外面的阵阵清风,日子慢慢静了下来。

第五只:我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孤儿。

第六只: 第七只: 第八只:

……

前面的一百只基本上都是记录着妈妈的生活,也是妈妈刚住进谭家,开始大学生活的那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单落寞,但总体上还是开心的。

第101只千纸鹤打开的时候,墨儿注意到上面的墨迹有些模糊,看上去是被水浸过,墨儿依稀可以看到上面的两行字:原来心动,心酸,心碎的感觉,竟是这般。

心动?心酸?心碎?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墨儿似乎慢慢地开始走上寻找答案的路上了。

第120只:透过窗帘,我可以这般看着你。看着你的样子,很幸福。

……

第125只:我看得到你,你却看不懂我的心。我只是希望你不再孤独。

……

第150只:她们说家里会有个女主人了。她是谁?

第151只:看着你的笑,似乎找到了幸福。或许,是我想多了。

第155只:原来痛苦不是饿着肚子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而是,内心的一种折磨。紫曦,你一定可以的。

第170只:秋天的花园,铺满了层层落叶,我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你,却永远不敢说爱你。

……

第180只:他们都约了我,我该怎么办?

第181只:拒绝了两位真心对我好的男生,那我的真心呢?在何处漂泊?

第182只:他们没有再见面,也没有说再见,就这样,离开了。对不起,忘了我。

……

第190只: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不动心?你真的不爱我吗?

第191-195只都不见了。后面只有四只,墨儿一一看完。之后妈妈离开了谭家,没有再回来。

墨儿呆呆地坐在那里,很仔细地回忆和提炼着刚才看到的那么些千纸鹤。总体来说,妈妈爱上了一个人,而那人就住在谭家。但却不是谭宇成或者苏正凯。那么,这个人会是谭家的什么人?妈妈离开是因为他吗?他会是自己的爸爸吗?

“丫头,你在想什么呢?”和云在一旁看着墨儿,递给她一杯热牛奶。

“和云,你可以有分身术吗?”墨儿喝了一口牛奶,然后看了和云一眼。

“分身术?”和云不太明白墨儿想要做什么?

“嗯。”墨儿点点头,说明自己的意图:“我想去谭家看看,可是,妈妈这没人照料。”

“分身术我不会。”和云很直接地回复道,这丫头是神话看多了吧,“不过你可以自己开车去。我留在医院照顾你妈妈。”

“虽然是个下下策,不过也只能如此。”墨儿撇着嘴,拿了和云递过来的包,然后离开了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