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糊涂月老俏姻缘

第八十七章、以笔代言

糊涂月老俏姻缘 楚昔夕 2283 2016-01-04 18:18:47

  在结束了晚餐之后,和云还不忘倒一杯茶进来。墨儿真心佩服他这么细心,典型的暖男。不过前提是在熟悉之后才有的暖。

“咚咚。”有敲门的声音。墨儿很随意地说着进来,然后发觉有些怪异,因为她说的话别人都是听不到的。那么,又是谁会来敲门呢?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找到了答案。好吧,苏墨阳果然是比较懂礼数的。墨儿想到这里边站起身,像空气一般,打开了门。

苏墨阳等待着这门打开,然后将手中的笔墨纸砚带进了房间。他很认真地关上了房间的门,然后把那些文具摆好。这也许是苏墨阳这一生中最冲动的一次。他很迫切的想要了解她,想跟她对话,想感受到她的真实存在,她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他的脑子。

“那个,姑娘,恕在下唐突。”苏墨阳的开场白,“你说的话我听不见,但是你可以以笔代言么?”

钟墨儿并不想隐藏什么,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么写字对话也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事。于是她拿起了桌上的毛笔,开始写着字。而苏墨阳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和讶异,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尽管,尽管他看到的是一支毛笔悬在半空。

“可以。你请说。”钟墨儿的回复。

“敢问姑娘的芳名?”苏墨阳一字一句地问道,仿佛担心墨儿听不懂他的问题一般。

“钟墨儿。”

“墨儿姑娘,幸会,在下苏墨阳。”

“我知道。”墨儿的字写得非常的娟秀,正如她的容颜一般。

“姑娘你是何时遇到我的?”苏墨阳很想证实自己最初的感觉。

“呃,”墨儿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是在骊山瀑布,她还亲眼见着那人光着膀子的样子。这个,要告诉他吗?她有些犹豫。想了一会,然后在纸上写着:从骊山跟着你的马去了军营。

“原来是这样。”和苏墨阳最初感受到她存在的时间很吻合。苏墨阳的嘴角含着一丝温柔的笑意,让一贯冷漠的脸异常的帅气迷人,墨儿看着他的脸,竟然想起了一个久违的人,苏旭。是的,那是苏旭一样的笑。她有些失神了,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哪段记忆。

“我可以叫你墨儿吗?”苏墨阳的问话把她拉回了现实。

“可以的。”

“墨儿,墨儿,墨儿。”他口中轻轻地喊着这个名字,像是梦中呓语一般,“这个名字很好听。”

“谢谢!”

“上次我受伤的时候是你救下我的吗?”苏墨阳指的是和云第一次救他的时候。

“我只是确认了你的身份,其他的都是和云做的。不必谢我。”

“上次在百花苑,我中了雨中仙的毒,也是你救了我。”苏墨阳不是傻子,只要确认了墨儿存在这个事实,那么一切的际遇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小事一桩,不必记挂。”墨儿很轻巧地回复,她担心苏墨阳会提起当时的那个吻,她暂时不知道如何解释。

但是苏墨阳没有提,他想保留着这个问题,或许他担心说破之后,墨儿就不再出现,不会再理他。但是,内心的狂喜和甜蜜还是溢于言表。

“谢谢你,墨儿。”

“不用客气。”

墨儿写完这几个字后觉得手真酸啊!对方一句话,自己却要写好多的字,真是累呢。于是接下来苏墨阳的问题,她准备不写了,懒得回复。且要看苏墨阳怎么应对。

“墨儿,为什么二弟可以见到你?”这个数苏墨阳内心唯一嫉妒的事情,他是多么想见到面前这个女人,可是却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钟墨儿不回复,毛笔也没有悬在空中。

“二弟说你在这里只待三个月,却是为何?”苏墨阳继续问。

墨儿依旧不打算回复,这个问题也不好回复。难道要跟他说,这三个月是要验证他辜负钟梓天的整个过程吗?

是的,来这个世界已经一个多月了,怎么钟梓天和苏墨**本还没有两情相悦的趋势呢?会不会是月老弄错了呢?钟墨儿开始陷入了思考。

一阵沉默。苏墨阳没有再问,他在想为什么墨儿没有再写字。他看着纸上那么多的字,慢慢地,他觉得找到答案了。

苏墨阳没有再开口问,而是走到书案上,拿起笔开始写字。

“是不是觉得写字太辛苦,说话太轻易了?”苏墨阳写在纸上的问题。

好家伙,他果然是个细心的人,居然可以洞悉自己的想法。想到这里,墨儿笑了。难得可以遇到这么通透的人。好吧,继续写字。

“是的,写字很辛苦。”钟墨儿的回复。

整个房间变得很安静,也很有默契,两人似乎心平气和,却又似乎波澜起伏。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和氛围围绕着他们。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情怀,苏墨阳没有再问任何其他的问题,而是在纸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我看不到你,而你,却在我心里。”

墨儿没有说话,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她似乎不想破坏这美好,但内心却开始在纠结,究竟月老要她穿越这一趟是为了什么?仿佛一切都不在轨道上了。是怎么回事呢?

门被推开了,是和云。他本来是想过来看看墨儿的。却不料看到苏墨阳也在里面,还有书案上的笔墨,他明白了。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和云说着准备转身离去。

“二弟,且慢。”苏墨阳叫住了他。

“有什么事?大哥?”和云回过头,走向他们。

“二弟,你可以画出墨儿的模样吗?”苏墨阳这个问题一出来,就觉得很傻。和云是个习武之人,又怎会舞文弄墨?

“大哥,小弟是习武之人,又怎会有那样的本事?”和云说着还挥动着自己的两只缠着绷带的手。

苏墨阳的脸上是闪过一些失望,和云有些于心不忍。他用求救的眼光看着墨儿。

“你让他去看钟梓天就可以了,我们的相貌是一样的啊!”墨儿无意间的提醒倒是让和云清醒了不少。

“对啊!”和云很欣喜地说道,“大哥,天儿的容貌跟墨儿是一样的,你可以看她。”

“什么?她们?”苏墨阳倒是被这个回复给惊了,“她们的容貌一样?”

“呃,是的。大哥,小弟说的是实话,她们除了装扮不一样以外,容貌上没什么区别的。”

“一点区别都没有?”

“那也不是,墨儿姑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冷傲气质,跟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不一样。仅此而已。”和云很随意地说道,是内心的一句话。在墨儿听来,倒是有点小开心。至少,他更加了解自己的习性。

墨儿给了和云一个俏皮的鬼脸,“孺子可教。”

和云尴尬地笑着,这都是什么话?自己夸人的言语还能再苍白一点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