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糊涂月老俏姻缘

第三十九章、还能更巧合一点么?

糊涂月老俏姻缘 楚昔夕 2063 2015-07-28 18:38:02

  “这个导演,必须得换。”苏旭的态度非常的坚定,“那个助理导演根本没有扶正的能耐。”

原来他在为这事烦恼。

“我爸爸那边,你们没说什么吧?”苏旭的语气中带着一些担忧,“这件事情不要惊动他。”

他爸爸?那是什么意思?钟墨儿听的很真切。原本一个经纪人是不会去考虑那么多的事情的,除非这个跟他自己有关。她已经大概猜到了。

中午莫名的话开始在耳边盘旋“如果这个剧作失败的话,公司将损失惨重,”听莫名说话那意思,他应该还不知道苏旭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这些年他的演艺道路为什么可以那么顺利。苏旭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墨儿就站在这边听着,听着那沙哑的声线还有略带焦急的语气。她有些揪心。

就在这时,墨儿的手机响了。她走到床边,是秦言。

“墨儿,你没事吧?”电话那边是秦言急切的声音。

“能有什么事?”墨儿的语气变得很淡定。

“我白天去了外地,回来的时候听说了林导那新闻。我真担心受害者是你。”

“是我。”墨儿的回答居然是冷静的。原来一切就好像一个梦一样。如果没有苏旭他们,她现在会怎样?

“林一撇那个混蛋,居然敢设计你。”秦言那边气得咬牙切齿,“我让他永远翻不了身。”

这是第一次,钟墨儿听到秦言这样的狠话。过去的他,虽然偶尔会在片场发些脾气,但是还算得上是个谦谦君子。

“秦言,你怎么了?”钟墨儿听着对方不淡定的语气,自己却反而已经没事一样。

“我怎么?我怎么?”秦言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如果墨儿有什么闪失,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已经没事了。真的。”钟墨儿用很平静的语气安慰着秦言,“真的已经没事了。”

“墨儿,”秦言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你当然得保护我了,”钟墨儿似乎故意曲解对方的意思,“你可是我爹呀!”

“又来这套?”秦言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但是听见墨儿略带戏谑的言语,他安心了些。

“秦言,我有事要拜托你。”钟墨儿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用这么正式的语气跟他说话。

“什么事?”秦言猜不到墨儿接下来要说什么,“居然这么严肃。”

“呃,今天多亏了莫名和苏旭,”钟墨儿说道,“他们救了我。”

“这个,我知道。他们还不错。”

“那个,我听说这个新剧是霄云公司的第一部自制巨作,”钟墨儿尽量用很平静的语气掩盖她对苏旭的真心,“他们俩对我有恩,我想帮助他们。”

“怎么帮?”秦言是个聪明人,他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意思。只是,要等墨儿自己开口。

“他们这部戏,如果没有更好的导演,就完了。”钟墨儿还是很隐晦地在阐述自己的想法。

“你是想让我接手?”秦言知道墨儿很难说出口,这些年她几乎没有开口求过人,心一软,就自己说出来了。

“嗯。”钟墨儿的语言简短得很。

“可是我正在休大假呢?”秦言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只要墨儿一勾手指,他肯定会屁颠屁颠地跟着走。只是,这个懒家伙连勾一下手指的动作都要省去。

“我给你当助手。”墨儿开出了十分有利的条件。上次这个秦大导演还在抱怨编剧大人从不探班。

“你确定?”秦言那边努力克制激动的情绪,“你要跟我一起拍摄这个剧本吗?”

“嗯。”墨儿还是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这么冷淡?我还是休假好了。”秦言这意思是要故意吊墨儿的口味。

“呃,你同意吧?”墨儿这下多说了几个字。

“这些年,你说的,有哪样我不同意?”秦言说话间带着无限的宠溺。以他今日的名气和地位,不用任何表示,都会有一群的美人蜂拥而上,而他却只苦守着一人。

“这算是答应了?”钟墨儿再一次问道。

“嗯,答应了。”秦言这边还敲着小算盘呢,“这样我每天都能见到你,也值了。”

“你说的好像我很虐你似的。”钟墨儿听这话居然笑了起来,“我只是另类了些。”

“很另类。”秦言接着她的话,“就是这样才独特。你明明可以是众人手中的明月,却甘愿被遮住光芒。”

“这话太酸了,那是我愿意过的生活。”钟墨儿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秦言,还得交代你一样。”

“请说,领导?”秦言可是难得的可爱。

“我们认识这事,我不想他们知道。”

“必须的。”

“所以,明天你得自己打电话,主动接下这个剧本。”钟墨儿这个要求似乎有些过了。好歹是当红大导演,还能自己接个黑锅?

“这不是要我的热屁股去贴冷脸?”秦言这话说的够凄惨的。

“你就当是帮我报恩啦。”钟墨儿说道,“他们救了我。”

“那你要以身相许么?”秦言话中带着调侃。

“啊,我想起来了。”钟墨儿岔开话题的本事真不是一两天的道行,“还缺个女主角。杜艳艳那贱人,居然给我下药。”

“她本就不是什么善类,”秦言对于这个当红女星从来不待见,“不过经过这个事,她彻底残了。我让她永无翻身之日。”

“虽然狠了点,”钟墨儿冷冷地说道,心里不禁浮现白天杜艳艳阴险的嘴脸,“对她,我同意。她居然还想用那些下三滥的东西对付我,你说可恨吧?”

对方沉默了良久,心中想着白天墨儿的遭遇,心里一阵疼。

“墨儿,你,“秦言的话到了嘴边。

“我怎么了?”钟墨儿倒是有些搞不清楚了,“我真的没事了。”

“那就好。”秦言把话忍了下来“女主角,人选已经有了。”

“慧姐。”

“可以吗?”秦言似乎想听到墨儿拒绝的话,至少说明她在意。

“废话,当然可以了。我们已经好一阵没见面了。”墨儿这边却很欢喜。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