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出逃顽后

后院着火了

出逃顽后 夭涅 1847 2016-05-30 20:18:35

  大夫人忘了挣扎,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妩媚动人的女子,脑子一片空白。

良久后,她终于找回了她的声音:“你……你是宫……那里的主子?”

沐璃语摸摸鼻子想了想说:“主子?要说主子也没错吧?”自己一朝皇后,好像算主子吧?

“证据呢?我不能随便相信你吧?”

我靠!沐璃语怒了:“又要证据?姐说了这么多你一句没听进去啊?我都表明身份了,你怎么还是不信我?”

看沐璃语跳脚的模样,大夫人反而镇定了:“我必须要看到证明你身份的证据!”

我去!这女人也太精了吧?沐璃语急得抓耳挠腮,她是出来游山玩水的,带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啊?这下可好了!

“那你说,你想怎么证明?”她没好气道。

!大夫人想了想,想起不久前听其他官夫人说到的一件事情,便问:“听闻皇后娘娘嫁来蓝波朝时,嫁妆里带着一件至宝,如果你是那里的人,你可知道那是什么?”

沐璃语一听跳脚了:“我的嫁妆里有宝贝?我怎么不知道?”

大夫人石化了,沐璃语尴尬了。刚才说了啥?

两人沉默良久,沐璃语憋不住了选择坦诚:“好吧,我承认,我就是皇后沐璃语,这次本来是和皇上微服出行的,谁知路过路华城看到你们城中异样,这才做出这等决定!”

大夫人的脸色已经完全没有血色了,脑子里盘旋着一句话:皇上也来了,知府府要完了……

沐璃语见她呆愣的样子不由得扶额:“就我们知道的,陈阳之所以敢如此作为,绝对是上面有人罩着,所以这潭水深的很,我们才不得以小心翼翼。”

几个深呼吸下来,大夫人渐渐冷静,心里已经快速将利弊权衡了一番,当下朝她拜到:“民妇愿为娘娘分忧!”

沐璃语这才松了口气,这策反的事儿还真不好做啊!

接着,大夫人趁热打铁,将府中各位夫人召集起来,由沐璃语选出可以合作的夫人们,剩下的要么胆子小要么还想占着知府府夫人的位置不想配合,就被通通打发了回去。

策反了大夫人后,再策反其他妾室姨娘们可容易多了,不过半天时间,加入反陈阳同盟军的夫人们就有十五个。沐璃语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个陈阳还真是作恶多端啊,瞧瞧他这些曾经同床共枕的美人们,个个巴不得他去死呢!

东方焱和渲烈一直都是轮班盯守,一个盯陈阳,一个守沐璃语。今天轮到渲烈盯着陈阳了。

从陈阳一出府,他便步步紧追。跟着他在城里绕了几个大圈子后,马车才驶出城门,朝某个方向而去。

渲烈蹲坐在枝繁叶茂的树梢里眯起了眼睛,看来那几位又开始不安分了!

跟着陈阳来到一处山间别庄——旬傲别庄。渲烈冷笑,原来是这位老不死的家伙啊?

陈阳在一个黑衣人的带领下进了一间房间。渲烈趁着没人注意的空档,躲在了屋顶,悄悄移开一片瓦片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陈阳恭敬地朝身前那个背对着他的男人行礼,笑容谄媚道:“王爷,一切如您所料,宫里那位爷果然不在!”

“哼!那小子从登基起就有这么个习惯,朝堂里那些人可没几个不知道,再怎么掩饰也没用!”男人低沉阴冷的声音响起。

“是是是,王爷运筹帷幄,小人佩服。”

那个被唤做王爷的男人并没有接受他的恭维,反而冷喝到:“让你办的事情还要拖到多久?”

陈阳瞬间冷汗连连:“启禀王爷,除了离京都最近的两座城池,其他沿路城池都已经打通了!”

“哼!这么点小事,就办了快两年,没用!”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陈阳求饶道。

趴在屋顶上的渲烈目光凌厉而危险,他们竟然已经筹备的两年?看来真是小看了这旬亲王啊!

正打算把瓦片盖回去离开,突然一身尖锐的响声破空而来,渲烈迅速滚了一圈,堪堪避过朝他射来的暗器,只是手臂被划伤了。他匆匆看了一眼伤口,还好没毒。他不能恋战,信手拈花飞叶阻挡了那个杀手的脚步。

那黑衣人正要追赶,旬亲王和陈阳从房间出来了。

“怎么回事?”一张与东方焱三分相似的脸,却阴沉无比,语气更是不善。

黑衣人抱拳跪地道:“有探子。”

陈阳急了,大吼道:“那还不快追啊!”

旬亲王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天边,吐出狠厉的两个字:“杀了!”

黑衣人抱拳一礼:“是!”

渲烈在山林里穿来穿去,扔掉了一身黑衣面巾,又绕了好大的圈子,才摆脱黑衣人回到了路华城。

他刚进城门,身后追杀他的黑衣人也紧随而至,看着城池的名字心里复杂难言。

“回去,向亲王汇报。”

最靠近城门的一家酒楼最高层,一个紫衣男子捂着受伤的手臂,目光阴沉的看着离去的黑衣人,咬牙切齿:“旬亲王!”

陈阳忙了整整一天,疲惫的回到府中。可是马车刚到门口,一身衣衫破烂头发凌乱的老管家风风火火的冲到他面前,哭吼着:“大人呐……”

大概是他的声音太过凄惨,生生把陈阳跨进府门的步子吓得退了出去。今日的憋屈和不顺一下子火就上来了,怒吼着:“成何体统!你这是要造反吗?”

老管家不管这些,他只知道他家大人总算回来了,哭喊着:“大人,您快去后院看看吧!夫人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