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出逃顽后

策反夫人

出逃顽后 夭涅 1860 2016-05-30 20:17:28

  腰上,是某人的咸猪手,沐璃语满心怒火还得强忍着恶心,故作羞涩的推搡着他:“大人,大人不可以……”

看着小美人楚楚可怜的害怕模样,陈阳心里急得直痒痒,可是又舍不得让小美人掉金豆豆,这柳下惠还真不是人做的啊!

陈阳深吸一口气,狠狠啃了她一口大苹果后便停下了动作。他温柔的看着她说:“璃儿,你别怕,你若是不愿意,本府绝不强求于你。”

沐璃语泫然欲泣的望着他,委屈地说:“大人,大人说话可算数?”

“当然!本府一言九鼎!”

沐璃语差点没跳起来拍手,总算等到这句话了。

她双手撑在他胸膛上,怯怯的说:“那,那大人不能骗璃儿,璃儿……璃儿有些怕。”

“放心吧,一定不骗你!”陈阳定道,将她放开。

沐璃语讪笑着,不答话。

一阵风吹过,院子里的树沙沙作响,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起,陈阳突然感到一阵寒颤,四处望了望却什么都没有。

树上,两个黑衣男子蹲坐在茂密的枝叶间,如刀刃般的目光凌迟着树下那猥琐的男人,心里涛天怒火却不得发泄。对于旁边那个清妍秀美的女子,他们亦是没什么好气。

东方焱很心塞,他媳妇儿现在为了他被一头蠢猪非礼,他还不能给他媳妇儿出气,那憋闷的感觉可不好受。渲烈则是满肚子气,他喜欢的人不得不忍辱负重,让他这个护花使者情何以堪?

两个男人心思各异,却都是为了同一个女人。

当晚,三人在沐璃语房间开了个简短的会议,迅速确定了接下来的工作开展计划。

趁着陈阳外出的空档,沐璃语稍稍画了个妆,在侍女的带领下前去拜访大夫人。

房里,众侍女们被摒退。大夫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改变了画风了沐璃语。明明是一只乖巧的小奶猫来着,这秒变霸气御姐是闹哪样?

“咳咳!”沐璃语轻押了一口茶水,高昂着头说:“大夫人当初嫁给陈知府并不是真心的吧?”

大夫人震惊的抬起头,她怎么知道?她强做镇定,声音却颤抖着:“你,你胡说什么?”

“据我所知,大夫人当年是有一个十分相爱的未婚夫的,不过您的家人嫌贫爱富又迫于陈阳的威胁,这才将您嫁了进来,我说的没错吧?”

大夫人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着。这些事情早应该尘封了才对!这些事情,应该连陈阳都不知道才对!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知道?

看着大夫人的样子,沐璃语就知道有戏,又继续诱哄道:“大夫人,您可知您那未婚夫后来如何?”

大夫人下意识回答:“不是应该拿了我爹爹的钱远走他乡了吗?”

“不!”沐璃语摇头,“您父亲让人打断了他的腿,将他扔到了乱葬岗。不过他被人所救,如今还在路华城的某个角落,孤苦伶仃地等着你。”

“不……不会的,他……爹爹说,他拿着钱……走了……走了的……”她眸中的泪水不断打转,脆弱的根本不像平日里那意气风发的知府夫人。

沐璃语冷哼一声:“您以为,一个卖女求荣的人能对你说真话?”

沉浸在慌乱和哀伤中的大夫人突然打了个激灵,惊恐的看着沐璃语喊到:“你在演戏?你是故意要混进知府府的?”

沐璃语挑了挑眉,这时候才发觉?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大夫人,您的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您是知道的。我之所以冒险进府就是为了找到他犯法的证据。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她定定的看着她,上位者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

大夫人心下震惊,却还是故作冷静:“你放弃吧,我不会帮你的!我可以当做你今日没来见过我,你走吧,离开知府府!”

沐璃语冷笑摇头:“大夫人,您不会觉得陈阳现在还能放过我吧?”

大夫人一愣,不由得苦了一张脸。确实,陈阳现在不可能放过沐璃语,可是她不想她死……

沐璃语叹了口气握住大夫人颤抖地手轻声安抚道:“现在,我需要大夫人您的帮助。我知道您一直想离开知府府,只要您愿意帮我,我可以保证让您和您的未婚夫平安离开路华城,一生无忧。”

“不……不可能的,这……”她摇头,拼命想抽回手,却被沐璃语拽的紧紧的挣脱不开。

沐璃语皱着眉,不给大夫人逃避的机会:“您究竟在犹豫什么?陈阳的罪有多大,我不相信您不知道,光逼婚强迫这一项就够他吃牢饭了,难道您守着什么道化教义礼义廉耻?我不需要您做出多大牺牲,我相信知府府里和您一样憎恨陈阳的夫人们有很多。只要我们联合起来,还怕扳不倒他?”

大夫人看着她自信强势的模样,深深被其感染,她真的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她真的好像离开这里,她真的好像回到那人身边……

不!她不能赌!

只见大夫人突然冷沉着脸色,冰冷冷的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执着着扳倒知府?你究竟有何目的?”

看她还是不相信自己,沐璃语又是恼火又是赞赏。这女人还算有脑子,跟这样的人合作绝对很愉快,可是恼火的是她都说的那么清楚了还要拿出什么证据才能让她相信?

沐璃语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随后说到:“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但是我能告诉你,陈阳的举动已经被那里的人知道了。我的背后,就是那把椅子的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