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出逃顽后

三人一台戏

出逃顽后 夭涅 1847 2016-05-17 23:44:11

  渲烈掂着钱袋子,摇着折扇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窃香闺。一进门,姑娘们就跟饿了好久没吃肉,这会儿见到小羊羔似的狼们,眼放绿光,朝他扑了过去。

渲烈很快被淹没在香薰女体中,心里颤了两颤,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后悔不已,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答应璃儿这要求了……

不过,既然接过了剧本,总得好好演下去才行。他调整了一下状态,秒变浪荡公子哥,左拥右抱的和姑娘们调笑起来。

窃香闺的妈妈扭着一身肥肉和水桶腰跑来,脸上厚厚的脂粉“蹭蹭蹭”的往下掉。渲烈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叫苦不迭:我的妈呀!

妈妈甩着一条骚包的水红色手绢,嗲着声音说到:“呦!这位公子面生的很啊,第一次来咱们窃香闺吧?咱们这的姑娘可是方圆百里一等一的好姑娘,包公子满意……”

妈妈噼里啪啦说了好长一段,喷的渲烈满脸口水。他抽着嘴角抹了一把脸,用僵硬的笑容说到:“爷路过此地,听说这窃香闺可是路华城最出名的,还不赶紧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叫出来陪爷?”说罢,取下钱袋子丢在桌面上。

妈妈看着桌上的钱袋子,两眼放光,她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这钱袋子砸在桌上的声音,那分量……

妈妈讪笑道:“这位爷,这可真不巧了,咱们家绿儿这会儿正陪着知府大人呢,要不换个姑娘给您?”

围在一旁的姑娘们一听这俊俏公子又是来找花魁姐姐的,心里又是不甘又是嫉妒,这会儿听妈妈一说,顿时心花怒放起来,纷纷用眼神示意:选我选我!

妈妈一个冷眼甩过去,这群没皮没脸的,一点儿都不懂姑娘家的矜持!

要是沐璃语在这儿,指定得翻白眼:你以为你家这些姑娘都是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呢?要矜持你们家就得关门大吉了吧?

渲烈眯起眼,一脸不乐意,看的妈妈和姑娘们胆战心惊的,良久才说:“那好吧,给我选个里你们绿儿姑娘房间最近的姑娘来。”

 妈妈纳闷:“为什么要离绿儿最近的?”

 渲烈瞪了她一眼,一掌拍在钱袋子上,怒斥:“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问这么多干嘛?”

妈妈被吓了一跳,脑子里什么想法都被吓跑了,连忙点头哈腰道:“是是是,我这就去安排。”说完,抓过围在身边的姑娘们中的一个大红轻纱薄裙的姑娘塞进渲烈怀中,吩咐道:“颦儿,好好伺候公子。”

那名唤颦儿的姑娘娇羞的靠在渲烈怀里,低眉顺眼道:“颦儿晓得了。”

那声音,渲烈打了个寒颤,妈呀,腻死人了。

颦儿的房间就在绿儿隔壁,果然是最近的,连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那忽高忽低,引人遐思无限的高分贝噪音,渲烈表示快心脏病了。

沐璃语在外面默默计算着时间,估摸着渲烈差不多得手了,便对身旁的东方焱说:“一会儿你得演的真一点,进去以后追着我打,但是别真砍死我了,往旁边桌子椅子上挥刀,记住没?”

东方焱犹豫着点了点头,虽然没太理解她的意思,但是随即应变总没错的。

沐璃语深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打劲儿加油:“那就开始咯!”

说完,手里抓着的辣椒往眼睛一挤,眼泪瞬间狂飙,沐璃语泪,挤太多了啊~

飙着眼泪,她连滚带爬跌进窃香闺,身后蒙着面的东方焱提剑散发出一身杀气,紧跟上去。

“救命啊!杀人啦!”  

歌舞生平的木楼中,突然响起一声尖叫,紧接着,一位艳丽妖娆的女子衣衫凌乱的出现在众人视线内。女子生的极美极美,尽管狼狈却丝毫不影响她那动人的容貌,哗啦啦的泪水反而惹人怜惜。

她一冲进来就四处逃窜,清脆悦耳的声音此刻哭的有些嘶哑了:“救命啊,救救我吧,有人要杀我啊——”

“我”字还没说完,一个黑衣人从大门外飞进来,一声不吭就提着剑往女子身上招呼,那力道看着就是要下杀手。

沐璃语躲得吃力极了,心里暗自咬牙切齿: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公报私仇啊这是?

外面乱的一团糟,在房间里的人还有什么心里继续下去?都跑出来看是怎么回事,渲烈也不例外。

见那两人终于来了,渲烈瞬间有种见到亲妈急于扑过去求安慰的感觉,差点就泪奔了。

他撸起袖子,大喝:“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弱女子?还是不是人了?”

说完,他心里暗爽了一下,光明正大骂那人啊,真舒服!

东方焱闻言瞪了他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些想法!

渲烈被瞪得心虚,咳嗽一声,飞身上前边喊到:“小小毛贼,看爷来教训你!姑娘快走!”

如蒙大赦一般,沐璃语飞快从地上爬起来,边跑边对渲烈哭喊:“多谢公子仗义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后会有期!”

渲烈和东方焱同时抽了抽嘴角,有这么报恩的吗?是怕别人看不出来你是在演戏啊?

不过,还真没人看出来,因为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

两人打着打着,没一会儿就打出了窃香闺,待大家醒过神追出去看时,早就没了人影。不由得惊叹,哇!好腻害~

而在窃香闺楼顶瓦片上,一位富家公子哥和一身黑衣刺客打扮的男人坐在一起大喘气。卧槽,这场戏真他妈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