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出逃顽后

同样的面孔却陌生

出逃顽后 夭涅 2192 2016-04-28 18:18:05

  同样的面孔却陌生

一道亮光闪过,沐璃语觉得自己的肉体和灵魂被硬生生撕裂一般,突然进入一个白色空间,周围一片空荡。

一个钢琴般美妙的声音响起,一点也不优雅甚至带着几分不耐烦:“沐璃语,起来!”

沐璃语睁开眼,阳光狠狠地刺痛着她的眼睛,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还没等看清是谁,腰间一阵钝痛。

她不满的轻哼一声:“唔……靠,谁啊?有没有礼貌?”

不远处跑来一个穿着紫色襦裙的女孩,刚跑到她跟前“扑通”一下就给那人跪下,嘴里碎碎念着:“皇上恕罪,是奴婢没伺候好娘娘,请皇上千万别怪罪娘娘,皇上开恩!”

“吵死了!”沐璃语撑起身子,声音有些沙哑。

“啊!皇后娘娘您醒了?”小女孩听到她的声音,连忙转过来。

皇后娘娘?沐璃语蒙了!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发现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一头秀发还滴着水。身上的衣服是完全陌生的古风服装,这是cos?

她看了看那个踹醒她的人,瞬间惊呆了!眼前一袭明黄龙袍加身,发戴金冠的人,分明就是那个自己最熟悉的人啊。

“东方焱?你干嘛穿成这样?”沐璃语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东方焱挑眉:“不然朕该穿成什么样?”

他一下朝就听闻皇后娘娘跳湖自尽,连朝服都来不及换就急急赶到后宫来,好在人已经捞上来了。

“朕?”沐璃语越来越迷茫了“你以为演古装剧呢?”

东方焱听不懂她说的古装剧什么意思,但也不屑不耻下问,轻蔑的笑了笑:“沐璃语,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怎么?两个月还没让你明白自己的处境?”

沐璃语甩甩裙摆,不爽道:“喂,你这算什么态度啊?我哪儿惹到你了?”

东方焱瞟了他一眼,对一旁的侍女说:“扶皇后回去更衣,若再出现这样的事,你们都一起陪葬吧!”

侍女行了个礼,恭敬道:“是。”

侍女刚要去扶她,却被她甩开。沐璃语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分明是同一张脸,却是不同的个性,难道……真的穿越了?

“你不是东方焱吧?”她幽幽开口。

东方焱奇怪的看着她问:“朕不是东方焱是谁?”

沐璃语耸肩,说:“虽然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也有着相同的名字,但却是不同的性格。”

“哦?那你倒是说说,朕应该是怎样的?”他突然对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有了兴致。

从和她成婚至今,他只接触过她两次。一次是大婚之夜,他只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第二次是因为自己的弟弟被扣留在斯豫国,一怒之下强了她。

沐璃语看着这张极熟悉的脸,实在有些恶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所认识的东方焱,在别人面前成熟稳重,优雅的像朵出尘不染的白莲。但是在我面前却像个孩子一样淘气,有点小坏,会发脾气,有点小心眼,有点傻愣愣的,对我很好,我们俩小吵小闹也很开心。”

她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一种小女生的羞涩,透着怀念的味道。

东方焱的脸微微泛红,他故作镇定的说:“朕在你心里就是如此?”

“放屁!”沐璃语淬了一口唾沫,“姐从几……额,几不知道多少年后穿过来不到一小时就已经见识到了你这个极品自大狂的蛮横冷酷,眼神带着不可一世,一副心高气傲瞧不起任何人的样子。朕?皇帝是吧?你XX的皇帝了不起啊?皇帝就是天是地是爸妈啊?哇嘞,就你那臭脾气,能忍你的人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听她噼里啪啦讲了一堆,一向以反应力和聪明脑袋为傲的东方焱也傻了,这女人战斗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可一反应过来,东方焱气的肺都要炸了,他抓起沐璃语的手臂,狠声道:“是么?那朕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可一世蛮横冷酷!”

说完,他拉着沐璃语将她压在荷池边,一个猛劲就把她的头按到了水面下。

水猛的灌进口鼻,沐璃语被狠狠地呛了几口,最重要的是刚才被他一用力,脖颈好像扭了。她欲哭无泪,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这个男人顶着自家男票的脸怎么对自己却那么粗鲁呢?东方焱呢?老头呢?实验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啊,自己这是魂穿吧?说好的真人穿越呢?尼玛为什么是魂穿啊啊啊啊啊!!!(话说,小沐童鞋,您这都快挂了还有心思思考这么多问题?)

东方焱抓起她的头,墨瞳因愤怒染上了红色,他怒吼到:“朕最后问你一遍,到底放不放我皇弟?”

沐璃语咳的脸都红了,除了委屈就是愤怒:“什么鬼皇弟,姐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时候给我装傻?呵,好!”说完,又将她的头按进水里。

沐璃语心想,不能任这个男人摆布,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怕了他了。

她一个巧劲挣脱了他的禁锢,“跐溜”一下跳进了水里,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游到了湖心。

“你……你会水?”

看着东方焱错愕的表情,沐璃语得意的说:“怎么?没想到吧?想欺负姐?再修炼几年去吧!”

“你怎么会水的?”

“姐还会仰泳蝶泳自由泳呢!”沐璃语白了他一眼。

“姐?”东方焱气得青筋暴起,“身为一朝皇后出言不逊,还公然在荷池里戏水?你的风度修养都到哪儿去了?”

“好笑,姐要什么风度修养?”

“还敢顶撞朕?快给朕上来!”

沐璃语真的特不爽,这算什么?她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说她的。

“为什么要?首先,姐不是什么狗屁皇后。其次,你没资格命令我。最后,你丫的皇帝做太久了脑子有坑吧?”

东方焱濒临暴走:“当真不上来?”

“上去干嘛?这天气这么好,适当运动有益身体健康不是?而且……嗯!这荷花好香啊~”说完,顺手采了一朵荷花。

“朕的荷花!”东方焱看着满池最大最美的荷花从中折枝,一阵肉疼。

“沐璃语!”

“有何贵干?”

“给朕上来!”

“不要!”

“听到没有!”

“没有!”

东方焱勃然大怒,一个凌波微步就踏着水面,像老鹰抓小鸡似得把水中那无比嘚瑟的身影拎回岸边。

他手一甩,沐璃语就摔在了地上,她痛的龇牙咧嘴,张口就骂:“混蛋东方焱,你那么暴力作死啊?”

他冷冷的甩了个眼神过去:“把皇后带回玉雪宫,不准踏出半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