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番外之尹一鸣的内心(5)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220 2014-06-30 14:09:10

  一

早上起来之时,特意为古依准备了早餐。想起昨晚我们的独处,心中顿时觉得感慨万千,但又心满意足。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她便急匆匆的走出来,差点撞上我手中的早餐。

我想她似乎是因为睡之前我一直在她身边,而醒来之后我不在了吧。

忽然接到了方行至的电话,说是要开会。

古依很紧张,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会时刻陪伴在她身边,轻轻的执起她的手,说道:“有我在。”这三个字是我一直想对她承诺的,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口。

就这样她任由我牵住她的手,共同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方行至的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容忍不了我继续待在社团,想把我赶出去。我早就看开,并不打算继续和他纠缠。只是,我没想到古依会和我共进退,也坚持退出了社团。

我知道方行至和古依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所以方行至在古依面前痛哭流涕,千方百计寻求她的原谅。在我的印象当中,方行至除了自尊心,真的没什么突出的,然而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会对古依下跪,甚至在后来的日子里霸占了古依的时间。

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古依答应了暑假陪方行至去旅游,我简直成了外人,这让我与古依之间有了隔阂。对于她,我就是缺少了些自信,只能默默的别扭着。

关键时刻,就连李木辛也过去公寓找古依,我的心霎时低落下去。表面上我纵容着这一切的发生,可背后我却躲在暗处观察着。

李木辛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古依的爱恋,他的情绪有些激动。如果这个时候我还是没有站出来,我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内心了。

既然她有了选择,就尊重她吧。

“尹一鸣,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李木辛看着我似发怒,似不甘,当然还有疑问。

我很满意我的表情,因为很坚定,所以给了李木辛错觉。

“从婴儿时代,我们就在一起。”

在我看来,这绝对是最好的回答,没有之一。

因为我的出现,化解了古依和李木辛之间的尴尬,所以就暂且把方行至抛到了一边。虽然口上不说,但心里还在隐隐的担心着。离校的那一天,我去帮古依搬书。快出校门的时候,她忽然变得一脸神秘,说要我等她一下。难得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模样,我点头说好,眯起眼睛,贪恋着她的衣摆带起的微风。

这一等,便是一个小时。心急如焚,但时刻保持着绅士的风度。

“帮我,一定要见到小东。”这是古依出现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回到公寓后,长久的沉默。我打开结了层层水雾的咖啡,细细地思考着古依给我的问题。

这件事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小东貌似还是个孩子,可他却有了属于自己的宝宝,妈妈是那个叫做连曦的女孩,这一切发生的有些诡异。

我告诉古依,小东是个很有爱的孩子。

古依对于这个解释很满意,放松之下,脑袋便像往常一样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明白,她把我当成了寄托。

我停下喝咖啡的动作,好让她睡的更加舒服。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整个房间变得很安静。

这种默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找不到答案,但很欣慰。

小东目前处于对所有朋友避而不见的状态,想必知道自己做了糊涂事,一时间没办法去面对。在他心里,最不敢见的也只有古依。她太美好,他无法去亵渎。

我和古依装作是由小东公司报道的新闻中的当事人,称权利被侵犯,要求作出合理解释,否则只有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因为我们的态度强硬,所以这件事只有高层来处理,所谓的高层也就只能是小东了。

小东本来还想逃避,无奈被古依抓了个正着。

该面对的就要去面对,总是不作出决定也不是上策。我相信,小东一定会听进古依的劝说。

距离古依和方行至出游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行程有几天,所以决定在她出发之前和她告别,祝她一路顺风,玩的开心。

刚走进奶茶店的时候,感觉气氛不是很对。古依正和文紫默打闹着,文紫默口中唤的是我的名字。我有时候特别好奇女生之间的话题,想问她们到底在聊些什么竟会如此开心。可惜一开口便成了“叫我做什么?”

这样的问题没人回答我。

千言万语最终演变为四个字:注意安全。

古依前脚刚走,后面我就接到了白桐的电话。以前从来不知道,一次的路见不平会造就直到现在我们都是合作伙伴的关系。选他做搭档,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他绝对是一枚商业奇才。

和上次创业旅行一样,这次的目标依然是林苑书。

表面上是针对林苑书个人,其实我知道白桐的目标远不止这些。说不定,D。F今年的领头人会改变。

白桐这次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不打算让林苑书出现在股东大会上。

林苑书对古依依旧心存念想,这件事成了大家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古依在其它城市有危险,林苑书就一定会去救。

为了让传言更真实,我必须也前往古依游玩的地方,S市。

虽说古依遇险是白桐迷惑林苑书的虚假信息,但听在我的耳中,却产生了隐隐的不安。

S市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这里有古依生活了两年的小城堡。

和小城堡里的魏姐取得联系后,他们帮我锁定了古依所在的旅馆位置,节省了我很多时间。

眼看着古依和方行至上了出租车,我紧跟上去。到了目的地才知道,他们打算划船游玩。

先前听古依说是和很多人一起出来,可目前就只看见方行至的身影,让我充满疑惑。

我来的目的并不是故意打断他们的行程,因此只是坐在凉椅上等待。安排紧凑的行程和过度的心慌,使我的心跳加快,头顶也嗡嗡直响,很不舒服。

也就是这短暂的松懈,让我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几个人竟然将古依带走。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否则古依会如传闻一样,真的有危险。

方行至的反应很古怪,他在紧张,但似乎又不是针对古依被劫走的事。他对我一遍遍的重复着:古依是不会有事的,我更加肯定算计古依的人中有方行至。

这样的方行至令我觉得可悲,我看着他冷笑,不再和他说什么。自从他决定伤害古依的那一刻,他的世界就黑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