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第一百三十五章 番外之尹一鸣的内心(4)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112 2014-06-28 09:48:03

  一

身体好了之后,偶然去了若若家的酒店,发现古依的爸爸妈妈被林苑书请了过去。

不是示好,就是威胁,无论是哪一种,我都会阻止。所以,我给古依打了电话。

她明显是飞奔而来的,小脸红扑扑的,我没有进去,只在门外等她。因为我知道,林苑书的目的无法达到。

结果很明显,古依是决绝的,没被林苑书说动分毫。早就知道林苑书对古依还有情意,竟然还让助理买了早餐送给古依。忽然,想试探一下古依到底对林苑书还有没有感觉,因此把原来我自己给她准备的早餐收了起来。

“其实这个是他给你的。”我说,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沉的。

她原本欣喜的面容就那样僵住,说道:“我一点都不饿,还有,他的东西也别让我看见……”

当时,我就笑了,这算不算我赢了呢?

于心不忍之下,我针对古依被绑架事件帮林苑书做了解释,但是她好像并不在意,也不关心。

这似乎正是我想见到的结果,怕被她看到我的喜形于色,我一直隐忍着,像个孩子。

回学校不久,消失了许久的程西出现了,很落魄,似乎是失去了记忆。古依充分展露了她善良的真性情,也会像个大人一样去照顾程西。

四个人共同进餐的时候,她会说小东不该欺负程西,那副认真的表情让我觉得很温暖,类似一家人的那种温暖。

古依在我的心中从来都是可爱,纯洁,活泼,机灵,想不到有一天她还可以带给我惊艳。

元旦晚会上,当她穿着华丽的礼服,迈出舞步的那一刻,我的心脏开始突突的跳动不止。她的一颦一笑就此深深得埋进我的记忆,这种画面我再不敢轻易去想,我担心自己的紧张看起来很失态。

美好的事情持续的时间总是很短,连曦一句无心的话让任杉对古依恨之入骨,女孩子总是那么敏感。再一次的,她把我推出去。

我掩饰住自己的落寞,出去追任杉。当时,我就生出一个期盼,如果有一天她可以为我吃醋,为我和其他女生说话而生气,该多好。

没多久,李云放要订婚了。我可以看出来,他的眼里充满不甘,我为他感到惋惜。但是他追随在古依身上的目光又让我不得不与他站在对立面。

早前在听到李云放的声音时,就担心他和李木辛有关系,果然不假,李木辛是作为李云放哥哥的身份出现的。四目相对之时,古依的眼睛里写满惊讶。我知道她的身体一定是僵硬的,动也不能动。本想上前去站在她身边,可还是被李木辛抢先一步,那个拥抱刺痛了我的双眼。

我说:“李木辛,你要注意场合。”

一方面是提醒李木辛,另一方面则是唤醒古依。

似乎很奏效,古依向后退了一步,和李木辛保持了距离。

李云放相比较我来说,更无法淡然,逼得古依一路后退,最终倒在高高堆起的酒杯上,红酒洒出,一片狼藉。古依指尖触目惊心的红色,预示着她受伤了,就是因为李云放的幼稚。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优雅,但依然阻止不了我蓄势待发的拳头。

“尹一鸣,不要……”她这样对我说,眼中哀求的神色明显。

深深地呼吸着,我告诉自己,别让她难做,尊重她,但是老天啊,你能不能不要让她伤心?

寒假回家的时候,文紫默偷偷告诉我,让我提前去以前的那个公园,说会有惊喜。找到了那个经常坐的长椅,扫落了积雪,安心的等待着。不过在那之前,我准备了一杯奶茶,依稀之间,我领会了文紫默的意思。

她把我当成了文紫默,闭上眼睛,问我要奶茶。白皙的皮肤在冬日里散发着光芒,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抱歉的闭上眼睛不看她,因为我太想亲吻这样的她。睁开双眼后的她对于我的出现很讶异,就连喝奶茶都被呛到。

我装作不知情,说道:“我也很好奇,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回答很搞笑,说是不小心走到那里去的。

这样的谈话方式我很喜欢,轻松又温暖,全程我都在极力忍住笑。

不经意间谈到了浪漫的话题,我的脑海中就浮现了很久之前她流口水的事情,她一口咬定还在记恨她,委屈的表情让我真想立刻拥抱住她,说不是。她的后知后觉,让我禁不住说她是傻瓜。

开学的时候,我们坐同一辆车,因为大意,让她发现了我腕间佩戴的手表。没错,那是我偷偷捡起来的,本来,那并不属于我。

她确实难以置信,非要拿下来,我耍起赖,谁捡到就是谁的,这么长时间都有了感情,怎么说拿走就拿走呢。打瞌睡的时候,她的脑袋就放在我的肩上,这种场景让我微微笑出声。有她在的空间里,到处都是阳光,这个冬天都不怎么冷了。

听闻小东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了家,古依想回去了解情况。可就在她走过不久,我的朋友告诉我任杉彻底和她决裂,甚至她以后都不能再住宿舍。

我去拿东西的时候,发现任杉的眼睛哭得通红,如果一个女孩不善良,就不会得到别人的关注,我是这样告诉她的,并且希望她以后好自为之。

找房子搬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忙到好晚,只期盼她知道后可以很开心,只是我忽略了她来的日子。那个晚上,我看到她蜷缩在图书馆前的阶梯上,瘦削的身子让人心酸。不过在我知道她是在等我时,我好歹感到宽慰。

她的脚麻了,我便自告奋勇背着她,前往安排好的公寓。她对这些毫不知情,感到很为难。可我却贪恋着看她的可爱样子,我说:“别说话,你听,还有蛐蛐的叫声呢”势必要给她一个惊喜。

进了房间之后,她对于满眼的蓝色很欢喜,坐在床上对我招手,说:“快来……”让我有种她在索爱的错觉,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第一次,我和她头抵着头安静的躺在一张床上。

我以前是有多么的恶劣,她竟然问我:我现在不讨厌她了吧。

这种无奈的问话让我哭笑不得,我一句一句的回答她的问题。

霎时,整个房间都被这种温馨所填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