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得偿所愿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045 2014-06-23 16:01:33

  一

李木辛还是要走了,飞机起飞之前,大家组成了一个亲友团,前去机场送行。

趁着这次机会,古依见到了许久未曾碰面的李云放和冯苏柔。冯苏柔一如既往的温柔甜美,看到古依,微微的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李云放和古依遥遥相望,终究没有说上话。古依保持浅笑,手始终放在尹一鸣的手心。

李木辛的母亲李艾好一改往日的强势,沉默在一边,把场地留给了孩子们。

阳光穿透窗户洒进候机室,李木辛转身,眼睛被刺得生疼,本想把古依的身影深深的刻在脑海中也成了徒劳,瞳孔瞬间湿润了。

李艾好看了看身边的儿子,对身后的众人摆摆手,过了安检。

这也算是有好好告别吧。

尹一鸣知道,当那个少年泪腺汹涌的时候,身边的古依看的真真切切。手上微微使了力,给予她力量。

古依仰起脸看着尹一鸣,片刻之后,笑容再度绽放。

这一切都被李云放看在眼里,不知怎的,心中怅然若失。

古依走到李云放两人面前,拉起冯苏柔的手说道:“在J市的南面,有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到了冬天也是温暖的,所以这个寒假我们一起去吧。”

“一起?”冯苏柔有些惊讶。

“对,我们的婚礼。”尹一鸣揽住古依的肩膀。

李云放一时间很压抑,匆匆的丢下一句:“到时候再说吧,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呢。”而后,便拉着冯苏柔先走了。

“你猜,他们会不会去?”古依用手指捣捣尹一鸣的腰间。

尹一鸣感受到痒,笑着说:“我猜一定会去。”

“好,赌约成立。”

“行,赌注随便开。”

李艾好离开J大之后,并没有给予文时远很大权力。但是经过重重的公平竞争,文时远还是成为了J大可以独当一面的院长。

当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之时,古依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文子。

电话挂断,公寓的门被敲响,下一秒,古依便被来人一个熊抱扑倒。

“小依,我好开心!”

这是第一次,古依看到文子的失态,仅仅是因为喜悦。

“你真厉害,给了我那么大的惊喜。”古依拍拍心口,坦言被文子吓到不轻。

“因为我太想跟你分享了,爸爸的愿望终于变成现实,他现在,是一个人呢,我不用和别人分享爸爸啦……”文紫默一下子仰倒在古依的床上,小嘴一直说个不停。其实在古依和她打电话之前,她就依稀听爸爸讲过,所以就马不停蹄的朝古依赶了过来。

“我就说我们都会好的,还真的被一鸣说对了,你们一家团聚啦,太好了。”古依和文紫默并排躺着,如释重负。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古依说:“文子,我们结婚吧。”

“啊?”文紫默睁大眼睛,扭头看向古依。

“我说,咱们结婚吧。”古依忍住笑。

“可是,我们都有喜欢的人啊,那个林梓,还有尹一鸣,怎么可以呀……”文紫默“腾”地坐起来,像是受到了惊吓。

古依终于明白过来文子的意思,足足趴在床上笑了两分钟,“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四个人一起结婚,你和你的林梓,我和我的一鸣,怎么样,就在S市。”

“呜呜……小依,我,我怎么办,你干嘛要说那么多让我开心的事情……”喜极而泣,文紫默拥着古依,流下感动的泪水。

从小陪伴到大的好朋友,终于各自得偿所愿,经历过伤痛,但也收获了幸福。

当程西认为生活早已趋于平淡,没有任何精彩可言时,他收到了来自远方的请帖。这个请帖很特殊,红色的,代表喜事。

“你们终于要在一起了。”程西感叹着,并且发自内心的祝福。

中间差不多隔了十分钟,第二封请帖送到程西手中,同一个地点,不同的新人。程西无奈的耸耸肩膀,原来世界上幸福的人是有的,真羡慕那些在最美好的年华有朋友陪伴的人。

谙理,你在天堂还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你。

向公司告了假,程西决定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放松自己。

距离婚礼的举办时间还有半个多月,程西就已经只身前往S市,听说那里的海很美。

一望无际的大海,金黄美妙的沙滩,程西选择沉醉在大海的中央,所以特地租了当地的小游艇,伴随着游艇匀速前进,程西觉得自己在不断的升华,最后和这片海域融合在一起,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

“扑通……”

“呀,有人掉进水里去了!”

惊呼声一片,程西不耐烦的睁开眼睛,不远处一座游轮快速驶过,后方的水面上似乎有人在挣扎着。

这种无力的感觉令程西窒息,便吩咐了一声:“开过去。”

水中的人已经到了极限,扔下去的救生圈对他来说丝毫没有用,眼看着那人就要沉入海中,程西不假思索的跳了下去。

半晕状态的遇难者并没有给程西带来困扰,很快,程西便把人救上游艇。

当趴着的人被程西翻转过来时,脱口而出的“谙理”两个字让程西吓了一跳。

“你认识?”驾驶游艇的大叔问程西。

“不,不认识。”程西有些激动,看着眼前的人。

除了瞳孔的颜色不一样,其他的地方简直和谙理是同一人。薄薄微抿的嘴唇,白皙的皮肤,松软的头发,瘦削匀称的身体,如果不是确信谙理已去,程西会认定这个人就是谙理。

通过简单的按压和控水,昏迷的男孩悠悠转醒,“我,这是,在哪里?”他说。

听他的话音,并不是中国人。真的不是谙理,程西无限感伤。

“你刚刚失足落水,是我救了你,游艇马上就靠岸了,你可以联系的朋友。”程西慢慢的解释。

“咦?你不打算继续玩了?”大叔有些吃惊,这仅仅转了半小时不到。

“嗯,是的,还是早点靠岸吧。”程西叹气,转而问男孩:“我叫程西,你呢?”

“我,叫Andy,你也可以叫我安。”

听到答案,程西忍不住笑了。

有一种别离叫预见,有一种缘分是遇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