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第九十九章 志在必得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106 2014-05-23 14:29:37

  一

李云放驾着车形式在街道上,周身散发着恼怒的气息,所以车子也是横冲直撞,偶尔发出刺耳的响声。古依拽着安全带,担忧的看着路上的情况。这条街道古依以前来过,距离学校也不是很远。

“你到底有完没完,为什么别人给你提建议你要这么排斥呢?”最终,古依忍无可忍,有了要发飙的趋势。

“你别说话,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云放脑袋有些混乱,盯着车窗前方,一刻也不敢放松。

气氛有些沉闷,古依打算摇开车窗透透气,眼睛不经意的向外一瞥,却再也无法淡定。

“停车,李云放,快停车!”古依拍打着车窗,试图引起路边那个人的注意。

李云放知道古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很不情愿的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古依太着急了,甚至连打开打车门都费了好大劲。

街道的两边是各式各样的店铺,来往的行人,还有叫卖的小贩,声音有些嘈杂,就算有些不协调,但都共同存在于这样一个偌大的城市里。

空间之大,每个人都在为各自的事情奔走,谁又能注意一个在路边蹲着的乞丐摸样的人呢?虽然,他曾经拥有光鲜亮丽的气质,冷酷俊逸的脸庞。

一步步的走近,古依可以更好的观察他,头发有些长了,乱糟糟的没有一点精神,衣服上沾染着各种污迹,脸上酷似颓废但无辜的小花猫,眼神中期期艾艾的像个孩子。因为天气冷,所以蹲在地上的他不安的瑟缩着。但是,一个人,就算外表变化再大,他的神韵也还是存在。

古依在距离他一米的地方站立不动,嗫嚅着叫他的名字:“程西。”两个字轻轻出口,泪水便已经泛滥成灾。

这一声呼喊,唤醒了抬头迷茫仰望的人,也震碎了李云放殷切的念想。

教学楼的旁边,有一片地方是由几处花坛围起来的,中央摆放着光滑的石桌与几把长椅。难得出现阳光,少男少女的脸上被照的暖洋洋。但场景再美好,也抵挡不了他们心中潜藏的阴霾。

尹一鸣告诉古依说,程西可能遭受过巨大的心理创伤,需要去看医生。

“是啊,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个小孩子,真不知道这些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言小东托着腮,捏了捏程西已经恢复干净的脸蛋。

“小东,别这样对他,如果他像往常一样,会跟你打架的。”古依担忧的拍掉言小东的手。

这两天,程西好像一直对古依有着特殊的依赖感,古依俨然成了程西的姐姐。

“小西啊,要不回头先送你回家吧,然后我们再去看医生。”古依不想再做一个知情不说的人,决定让程西回H市看病。程西的家里一定以为他离开家在外面生活,必定什么都不缺少,可是呢,如今竟然这么落魄,他们知道后一定很伤心。

程西摇摇头,抱着肩膀趴在了石桌上。

“完了,他根本不愿意。”言小东也开始发愁。

尹一鸣想了想,对古依说:“就让他先呆在这里吧,平时跟我们一起,可能会对他的恢复有帮助。”

“好。”古依坚定的点头,对着尹一鸣粲然一笑。

“尹一鸣,系里的元旦晚会你筹备好了吗?你什么时候能够先以公事为主把你的私事放在一边呢?”一股其乐融融的和睦之色即将展开时,却被突然出现的方行至打断。

古依有些尴尬,上次旅行,不但没和方行至沟通成功,现在矛盾反而更加多了。

尹一鸣注意到方行至的目光多次在古依身上流连,冷哼一声,接住了话茬:“我从来不喜欢在一件事做成功之前大吹大擂,好不好也不是由你说了算。”

言小东不可思议的望向尹一鸣,这是一鸣哥第一次与方行至进行言语上的较量,而且句句带刺,以前这种情况从未出现,因为,坏人一向是由自己当的。

“行啊,尹一鸣,你以前不屑和我争论,现在是要正式承认我们之间的战斗了吗?既然这样,咱们就走着瞧。”方行至冷冷的盯着尹一鸣,最讨厌他这种态度,对一切表现的满不在乎,却给人一种志在必得的样子。

“走着瞧。”尹一鸣和方行至对视。

“那个,社长,最近协会没什么事情吧,有需要一定要告诉我。”古依见形式即将崩盘,笑着走到方行至身边,试图转移二人的注意力。

方行至转而望向古依,面部也有了一丝暖意,“这样吧,正好我待会要去找主任签个字,你和我一起去。”

“好,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古依愉快的答应,终于可以缓解尴尬的局面了。

尹一鸣还想说些什么,古依赶紧指着程西眨眨眼,然后推着方行至走远。

酒精的味道,原本温馨的房间瞬间被低沉颓废的气息所笼罩。迷离的目光转向窗外,禁不住一声冷笑,就算到了夜晚,外面还是那么的喧闹,难道都在为明天暗地里算计着吗?狠狠的将手中的酒瓶砸到门边,李云放的脑袋无精打采的垂着,慢慢的,便伏到了地上。

这间小公寓是李云放最独立的空间,他只会让自己不厌烦的人进来,所以,李艾好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窗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小物件,有玩具,有书本,还有两个小男孩抱在一起大笑的照片。

李云放曾经梦想可以当一名作家,所以他看各种各样的书,想写最欢快明亮的文字,只是现实终归是现实,快乐都是别人的,他只有忧伤。

冯苏柔小心翼翼的走进房中,蹲在李云放身边,轻轻地喊:“云放哥哥?”

没有得到回音,冯苏柔叹气,卯足了力气,把醉过去的李云放拖到了床上。

“没什么的,虽然她没有来,但是你身边还是有了解你的人的,你向往自由,我可以做到不束缚你,只想你能够开心而已。”冯苏柔观察着夜空,充满希冀的说着。

都说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星星挂在天空,意义到底是什么呢?是让地上最爱的人看到吗?只是天气无常,如果恰逢阴天,岂不是要让默默仰望的人愁断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