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第九十一章 小肚鸡肠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339 2014-05-15 12:42:39

  一

天气慢慢的变暗,H市汽车总站的门口,申可不停的踱着步子,偶尔朝路上看几眼,脸上透露着些许焦急。虽然古依是名可爱的女孩,但是林总一直玩这种捉迷藏的游戏,并不是万全之策,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想到这里,申可的手上紧了紧,那里正握着一个档案袋,里面是林苑书事先安排的一些适宜,名义上则是交给J大那些学生的试题。其实难到是不难,毕竟是前面早已经去安排好的。

当小客车终于出现,申可慌忙躲在一边,等待出面的机会。

很凑巧,刚下车,方行至让大家原地调整,决定自己先出去熟悉熟悉环境。古依条件反射,想和尹一鸣相视一笑。可是尹一鸣并没有看向古依,因为他正在不断回答任杉的提问。古依收起笑容,茫然的观察着四周,这里的每个场景自己几乎都熟悉,就算时隔两年,却依然记忆犹新。

申可发现方行至一人出来,赶紧走上去把档案袋递给他。

方行至有些疑惑的看向申可,这个人自己从不认识,为什么突然给自己东西,难道是那些神秘的考验?

“是的,你猜的没错,现在你拿着这个朝你的同伴去宣布,完成之后会有人过来接你们。”申可知道方行至的疑问,为了节省时间和防止被认识的人发现,申可急忙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哦。”望着申可远去的背影,方行至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是哪方面。

晚上食宿的问题也都写在了档案袋里,所以要考虑的东西减少很多,唯一头疼的就是接下来的任务安排。

“是这样的,这次我们总共有十件事情需要去做,正好一组一件,但是每件事之间都具有连贯性,我们必须弦弦相扣,才能完成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帮H市最大的企业做一场空前绝后的宣传活动。”方行至手中拿着文件,铿锵有力的为大家讲解,“我知道咱们之间有人对H市特别熟悉,所以我希望他们可不要吝啬,要多帮帮我们这些外来人员。”

“方行至,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像一些人小肚鸡肠。”言小东有些不耐烦,鼻尖发出一声轻哼。

“连曦,麻烦你多管管你的搭档,这样很不利于团队的运作。”方行至没有和言小东正面交锋,而是转而看向连曦。

“那个,我觉得是社长你先挑起矛盾的。”

“哈哈,这话说的太对了,击个掌!”言小东没想到连曦这么古怪的性格竟然破天荒的帮自己说话,开心的拿起连曦的手对拍了一下。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又没帮你说话。”连曦尴尬的抽回手,声音也变得小小的。

古依看着这对活宝和方行至恼怒的神情,忍不住想笑,最终觉得不合时宜,还是拼命忍住,嘴巴微抿着。尹一鸣和林梓都看到了古依丰富的表情,不禁相视一笑。

“行,一些事情暂且放下,我们来抓阄吧,抓到哪个就去做哪个。”方行至把事先写好的纸条揉成一团扔到桌子上。

尹一鸣打开抽到的纸条,嘴角勾起笑容。看来,机会到了。任杉见到尹一鸣微笑,有些不明所以,急不可待的问道:“我们主要负责会场的安排,看起来容易,可是过程不会很麻烦的吗?”

“别担心,有我。”尹一鸣信心满满,手上的纸条被慢慢撕碎。

任杉则因为这样一句宽慰的话,顿时心花怒放。

言小东看到古依打开纸条沉思,赶紧跑过去,“依依姐,你的是什么?、、、咦?去一个农庄搬运水果,这题目怎么这么奇葩啊,不过好像还蛮有意思的,我跟你换吧,去拉赞助什么的太没劲了。”

“哪能啊,这个是不许换的,还有,你要多照顾一些连曦,好歹我们是主她是客。”古依被言小东可怜兮兮的表情逗笑,但是不忘叮嘱他一些细节。要知道,女孩子的心往往很敏感。

“干嘛总说她啊,都多大了,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吗?”言小东看了连曦一眼,有些不情愿。

“你呀,听我的没错。”古依无奈的拍拍言小东的脸庞,不过这次显得吃力很多,小东真的是长大了。

林梓见古依和言小东谈完话,也走来古依身边,说到:“你放心去,回头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呵呵,好,我等着。”古依点头,估计是几天都不会见到林梓了,因为他不在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员范围之内。

夜晚的风凉凉的吹着,古依就是贪恋这份宁静,所以迟迟不愿睡去,一个人走到阳台边遥望远方,小心地比划着曾经生活的小窝的位置。本以为重回故土,心中必定汹涌澎湃,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是心如止水,平静异常。

“真的不需要换任务吗?你知道那个农庄距离市里很远。”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古依回头,发现尹一鸣手中拿着两罐啤酒正朝自己走来。

“不用了,我相信你很满意自己手中的题目。”古依不客气的接过一瓶啤酒,边打开边说。

“你怎么知道?”尹一鸣挑挑眉,和古依并肩站着。

“因为我看见你笑了,而且,就算很远又怎样,大家心知肚明,这都是形式,根本没难度可言。”古依拢起头发,慢慢吸进一口啤酒。

尹一鸣没想到自己和她之间也可以如此默契,看来经历过家道中变,她对林苑书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少喝一点,你清楚自己的酒量。”尹一鸣担心古依因为心中有事会更容易醉。

古依望着尹一鸣浅笑,说:“谢谢你,等我理清了一切,什么都会去解决,去面对的。”

“嗯。”尹一鸣知道她说的是以前的事物,包括父母、好友或者伤害过自己的人。

“对了,你和方行至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如他所想的那样有内幕?”古依不想看到看到他们几个人整日不对盘的争吵,如果可以,趁着这次的旅途,能让方行至收回成见最好。

“其实那次比赛是要我们两个在一天之内针对金融发展动向写出一篇报告,可以按区域书写,你也知道我跟着家里早已对这些耳濡目染,哪里还需要走什么后门。但是说到底,还是因为和他之间生活环境的差距才造成那样的结果,所以对于他的不由好,我并没有想过去调解。”尹一鸣眼睛平视着前方,缓缓的讲述与方行至的渊源。

“原来是这样。”古依放下空啤酒罐,心里慢慢思量着。

尹一鸣看着古依,瞬间失神,刚刚她的表情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古灵精怪,这样想着,手不经意的附上了她的发丝上,“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情。”

但也只是蜻蜓点水,尹一鸣便已清醒,脚步踟蹰了一下,转身走回房间。

古依明显一愣,怔怔的看着尹一鸣的背影。许久,唇边终于绽放出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