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喜欢的只有你

二十七章 年轻有为

我喜欢的只有你 尹十月 2919 2014-04-17 22:49:00

   一

晚上回到家,顿时感觉身身心俱疲。老妈说她要在医院陪着爸爸,进医院的时候也很匆忙,所以让我回来帮她收拾一些东西,明天她回家拿。此时此刻,家里也失去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只有我一个人,安静的可怕。等我把东西全部收拾好了以后,也顺便收拾了下自己,这两天自己真是颓废了。我在心里祈祷着,希望明天老爸的事情可以让我安心,不要再那么快的就要我长大,我还不想。

躺在床上,想尽快睡觉,可是却辗转反侧,思绪也是乱乱的,想找寻一个突破口,可终究是没有结果。最后,我果断的从床上坐起来,今夜注定是要失眠了。

明天还是要上课,可是我该怎么去面对文子,我想向她说对不起,可是又觉得自己很委屈。万一她对我冷颜相向,我又该如何接受那样的表情所带给我的伤痛?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了我们如今糟糕的关系,尚阿姨和老妈都说过,说我们俩是前世修来的姐妹情缘,怎能就此结束?可是没了我,她应该也不会寂寞的吧,有爱他的林梓,还有一个所谓的好朋友,黄若若。

今天白天,我发现了我对尹一鸣的好感,也可以说是喜欢。可是怎么办,没有结果的爱我是不会去说破的。纯粹是伤害了自己,也尴尬了对方。当知道了爸爸的事情以后,我有那么一刻想向尹一鸣求助,想让他陪在我的身边,就像上次我生病住院一样。但最终,那个电话我还是打不出去,我不能总是依靠他,因为,人最怕的就是习惯。习惯成就的不只是自然,也是自燃。

我又想到了黄若若的咄咄逼人,我真的想不清楚她到底要做什么。或许早些时候我不该与她打那一架。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们现在不仅相识,更是一直纠缠不清。

还有叶谙理,程西,虽然属于两情相悦,但那种不可与外人知的喜欢又该怎么去维持?为什么无端给人生出那么多的烦扰事?那天程西的妈妈找程西谈了什么让他如此担忧,恐怕也是和叶谙理有很大的关系。叶谙理,那个温暖的男孩子,你要是一直快乐该多好,就像你在讲台上让我唱歌时那么快乐就好。可是,你却都忘记了。好吧,如果可以,以后我希望你只记住让你开心的,那些难过的,就让它们都从你的记忆中消失吧。

原来我竟有那么多的东西放心不下,我知道逃避不好,可是就让我彻底随意一次吧。我拿出手机随手发了一条信息,没过一会儿,手机响起,我打开看了看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也没看错,我们的班主任老师就是一个老好人,短信上老师写着让我多多注意休息,说就算我一个月不来,以我的聪明也足以应对考试了。对我还真是了解,我真是不该对老师撒谎说我身体不舒服需要静养。

我想记下的东西实在太多,非一言一语可以说清,更不是一签一纸可以记载。我把桌面窗上可以看到的便签纸都撕了下来,放到了那个被我锁在柜子中的盒子里,这次还包括那个水晶球。我想,对于过去,我已经可以放下了。既然这样,我也不需再要去以此缅怀什么。那段懵懂的感情,也终于可以从我的记忆中删除。李木辛,曾小忆,再见了,如今,是真正的再见。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拿出一张新的便签纸,既然有了结束,还是要有个开始。

高一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好像喜欢上了尹一鸣。

写完这句话,我终于定下心来。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了,其实根本就谈不上起不起的,我可以说是一夜就没怎么睡。而到了医院我才知道,没睡的好像也不止我一个。我抿抿嘴,把老妈要的东西递到她手中。爸爸还在睡觉,这两天一直在做检查什么的,他的身子肯定虚弱了,是需要好好休息。

老妈摸了摸我的头发,理了理我的刘海,真诚的说我长大了。

“那当然了,我可是古家的依依啊,就算是公主也会有长大的一天。而且我坚决要以老妈您为榜样,一定成为一个可塑之才,哈哈、、”为了活跃气氛,逗老妈开心,我昂首挺胸、义正言辞的说道。当然我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因为怕打扰到老爸睡觉。

“哎,你呀,真不知道随了谁。”老妈对我很无奈。

我赶紧挎起老妈的胳膊,头枕在她的肩膀上,用细小的声音撒娇的说着:“当然是随麻麻您啦。”

老妈也终于在我的言语下展露出了笑容,谢天谢地。

可是看到老妈的面庞,我心里依然拧着疙瘩。这几天怕是妈妈最操劳的时候,曾经那么注重外表的妈妈也憔悴了好多。

“老妈,我饿了,我要吃饭。”我忽的说道。

“哦,好,快去吃,别饿到了。”老妈顿时关心的看向我。

鼻子顿时一酸,我直接过去揽起妈妈的肩膀,边向外走边说:“不,我就要你和我一起吃,不然我吃不下去。老爸还在睡觉,等他醒来可不想看到你黄脸婆的样子。”

“好好好,就一起去吃。”老妈还是敌不过我的坚持。

吃完饭回来的路上,老妈问我怎么不去学校,还有这两天怎么也不见我文子长文子短的说来说去了。我思考了一会儿,向老妈说了来龙去脉,并说暂时向老师请了几天假,正好这几天陪陪爸爸。

老妈听了之后,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尚阿姨这些年过得挺辛苦的,一直把紫默带到这么大。你也别太伤心了,你们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一直成长在我们两家人的眼皮子底下,好朋友肯定是一辈子的。有了误会,解释开了就好了。”

“嗯,我会努力的,老妈,你说的真好。”听了老妈的一番话,我对改善和文子之前的关系又有了信心,“那老妈最近不去店里了吧,尚阿姨要辛苦一些了。”我又接着说。

“哎呀,呵呵,你还真以为你老妈我还有你尚阿姨这老板是白当的啊,放心,没问题的。”老妈拍拍我的手背。

回到医院,正好碰到一位医生从爸爸的病房出来,我和老妈赶紧走上前去,想必是检查结果出来了,心里不由的再度紧张起来,禁不住抓紧了老妈的手。

“林医生,我先生他,什么情况?”

我感觉到掌心出了汗,不知道是妈妈的,亦或者是我的。

“女士,放轻松,不用担心,根据对X片的观察,您先生仅仅是肺梗塞而已。虽然排除了癌症,但还是要比一般的支气管炎是严重的,后面我们会进行取栓、溶栓或抗凝等进行治疗,恐怕以后还是要注意休养的。”医生顿了顿,“额,您可以先进去陪陪您先生,回头我再给您说一些需要注意的情况就可以了。等这边古先生调理好,稳定下来就可以出院了。”

“太好了,谢谢你了,林医生。依依,走,我们快点去看看你爸爸。”老妈说完快步走进病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心情也是雀跃异常,心里的一颗石头落了地。

出于礼貌,我对那个林医生微微鞠了一躬,笑着对他说谢谢。

“呵呵,不用那么客气的,不过说实话,你表现的很棒,很坚强。”说起话来清楚又有调理,态度也很好,这个林医生真是一个好典范。我忍不住对他多观察了两眼,头发理得干净整齐,长度恰到好处,白大褂里面穿着同颜色的衬衫,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颗,可见他做事严谨规范。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照这样来说,也算得上是年轻有为了。

“小姑娘这样观察人可是有点不礼貌哦。”突兀的声音响起。

我吓了一跳,发现那个林医生正看着我,脸上露着微笑。看来我是有点旁若无人了。

“对不起,我,我先进去了,再见。”我不好意思的连连欠身,走进了病房,关上了房门。再怎么年轻,也算得上是我的长辈,是我失态了。

“老爸,爸爸、、、”我一下子扑到病床上,给了老爸一个紧紧的拥抱,“我好想你,老爸、、、”我低声说,嘴角却是上扬的。

“依依,怎么样,爸爸说的没错吧,终于不用为爸爸担心了吧,哈哈、、、”老爸摸摸我的头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随着老爸的笑声,我和老妈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就这样,一扫几日以来的阴郁,病房里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笑声。当然,就属我笑的最不计形象,因为,真的太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