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常想家

谈合作

常想家 hennreyhuang 4036 2016-07-30 07:02:26

  尽管开始吃菜喝酒,但是廖东明的生命基因话题动人心扉,再次引人入胜,林亮刘子龙他们边喝酒边继续谈论此话题。只听陈皮问道:“你说的基因检测这么神奇,到底什么是基因?”

“基因便是人的生命的基本因子,是人类生命之源,他是由A,T,C,G四种单核甘酸组成的具有遗传信息密码,具有生物功能的DNA序列,是人类生老病死和健康,美丽,长寿的内因,是人类身高,体重,肤色,性格的决定因素。”廖东明喝了口酒,看着疑惑不解的大伙说道:“听着很神奇,其实说白了基因就是父母遗传的一切,包括身体与健康。科学的东西,有时听起来很深奥,实际上就是为了解释我们司空见怪却又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

“科技的发展改变了一切,这话我信,”刘子龙喝了口酒,道:“听说基因的改变,还可以使人长命百岁,是否是真的,上次看到中央电视台《开讲》节目,那个科学家汪健教授说百岁不是梦,在不远的将来即便可以实现,若是真的可以长命百岁,我们在座的人现在只不过是青少年而已,很难想象。”

“是真的,SH的一家公司与美国SEQGEN公司合作,已经在研究并很快付诸实践了,”廖东明点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返老还童?那岂不是实现了老祖宗们梦寐以求却又无法达到的宿愿?现在如何能做到?”陈皮问。

“好多科研项目都是在印证千年古梦,把当年的幻想变成今天的现实。”廖东明朝大伙敬了下酒,说道:“返老还童就是将干细胞储存,在零下196度保存二三十年,在二三十岁的你青春闪烁的细胞取下一点点样品冷冻保存起来,等你五六十岁或者觉得身体不行时把它取出来移植到你身上去,培养繁殖你当年二三十岁年轻的细胞,使新陈代射焕然一新,整个人也变得年轻了二三十年的光阴,这便是高科技发展的红利,听起来很玄乎,其实美国科学家已经在五年前就开始研究并取得重要成果,目前SH有家生物科技公司与美国合作建造全亚洲最大的干细胞储存库,应该在不远的一二年后便可建成,到时你们这些大老板应该去体验一番,不管是要求自己年轻也好,还是带老婆情人去实现年轻态的梦想也罢,都不是难事。”

“费用肯定很贵吧?”陈皮听得入迷,惊讶得嘴巴都合不上,停住举杯的手问道:“听起来好象是天方夜谭?”

“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只要敢想便有所为,农业时代的人们不敢想象工业时代的样子,同样工业时代的人也不敢想象现代能有互联网,就是我们这代人当时也不敢想象网购会如此火热,足不出户便可以买到心仪的东西,也正因此,造就了一拔又一拔的互联网新贵。”老邪终于开口说道:“难怪毛爷爷他老人家会提出人定胜天的理论,多么英明,多么光辉的思想!这百年来的实践证明了他预言的准确性,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据我所知,变年轻的方法是有的,那些明星大咖们为了保持青春的脸蛋也就是目前流行的说法是高颜值而去瑞士打羊胎素,二针七十二万元,但失败率高达成40%,许多人成了面瘫者,而你们公司若能攻克干细胞的储存技术,使用时运用培育克隆的技术能解决细胞不排异的现象,那前景真是一片辉煌,央视综合频道节目中有专门介绍过。你们有空可以看看,挺不错的科普知识。呵,兄弟你说的不错,这技术很有前瞻性,有空多指教,生命比赚钱更重要。”

“对对,有空多指教。”刘子龙见老邪心情好转,忙接话道:“看来晚上陈皮请你一起喝酒,是来对了,知识见长了。”他朝老邪举杯敬酒道:“来,我们尽情喝一杯,干。”

“干。”老邪也一饮而尽。林亮见状也举杯一起喝下道:“兄弟,现在我们说说檀香与紫檀之事。”

“檀香与紫檀上次喝酒我们都谈过了。”老邪道:“檀香的行情怎么样,现在。”

“每公斤二千八左右,若是长度一米左右,每公斤达三千二左右。”林亮介绍道:“你所联系的供应商,货是老山檀香吧?”

“以前拿回来过,是正宗老山檀香,他是新德里最大的檀香供应商,自家有工厂,生产香料销往迪拜,但很低调,很少人知道他。”老邪道。

“这样子好,我们需要的是这种人,货没被人挑选,质量好。”林亮激动道:“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今年我们来好好合作,你看行吗?”见老邪未置可否,又道:“人手,资金,销售都由我来安排,你只管买货及运输就行。”

老邪卟蹼一笑道:“走私最大的困难在于采购与运输,在印度采购檀香属非法的,联系卖家,挑选货物,包装,运至机场等等所有的环节全是偷偷摸摸进行,托运时行李时又得惊心胆颤保佑檀香顺利过检,到达香港后又要冒险出关,这些环节,没有定力的人去应对,出事被抓是早晚的事。”

“知道知道,最麻烦就是这些环节,所以最辛苦的人也是你。”刘子龙见机提议道:“我们借喝酒的机会,详细谈下怎么合作,你看行吗?”

老邪迟疑一会儿,不马上回答,林亮见状道:“我已经说过了,人员,资金全由我来安排,你不用投资,利润按三七分成,你看行不行?”

“感谢你们的厚爱,”老邪道:“我现在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又不是女人,来例假什么的不方便。”陈皮不知情,突然胡乱插曲,哄笑一堂。刘子龙忙制止道:“我们非常诚恳地邀请你加入,一起合作,一起赚钱。详细的方案我们明天再认真探讨。手续方面慢慢再想办法,你看行吗?”他知道老邪现在没有护照,若是去印度得重新办理护照,申请身份证之类,是较繁琐的一件事,所以先征求老邪的意见,有兴趣合作后才能快速去办理这些手续。

“行,明天再探讨。”老邪回道。

“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已经同意合作了?”林亮扮个鬼脸笑道:“这样,来来,我们共同举杯祝贺。”

“紫檀货源怎么样?”刘子龙问道。

“货源是不少,”老邪道:“在印度最重要的一点是注意安全。紫檀采购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有时深夜,有时到牛圈里看货。”

“半夜三更的如何检查质量?”林亮问:“我们在店里卖紫檀,人家来买时不仅认真看,还要拿铁钓来凿,扒出点木材肉来鉴别真假,有的还用火烧来闻味道,而印度采购,不仅无法认真看,还是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进行,那怎么能看得准质量?”

“质量的问题倒可以放心,目前印度知道紫檀的人不多,做的人也是几个内行的人在偷卖,销售不容易,你想象下难得有人来买,他们拿假货来糊弄你,还有生意可继续吗?”老邪道。

“不一定,他们能骗一票是一票,哪管什么以后的生意。”陈皮道。

“你担心的不是没道理,我理解,”老邪道:“但是我会找熟悉的供应商,这个供应商的货基本上是一米五六的规格,你说这种货质量怎么样?”

“什么?一米五六的货?”林亮跳起来,激动道:“这种货的颜色是不是暗红紫红的?”

“对,你买过此种质量?”老邪道。

“我买过,这种质量好,客户喜欢,特别是那些做佛珠的,一吨一百八十万他们都愿意买,为什么?因为这种颜色制作出来的佛珠颜色红润,质地油腻,拿在手里,手感极佳,好卖,价格也较普通的材料贵一倍,真的可以买到这种料吗?”

老邪自信地点点头,不愿马上表态只是想不想再做的问题。他心里盘算着操作紫檀可能存在的各种风险系数,这些风险能避免吗?如何避免与防患?采购紫檀后由哪个供应商来发货或是让印度鬼去联系发货之人?运输紫檀不是正规报关发货而是以各种名称报关,通过支付一大笑黑钱贿赂港口海关人员,才能顺利出关发至香港,到香港后又要冒险从海关提货出来,最后交给水客从香港运至深圳,这一大串的问题不是坐在酒楼里或办公室里能解决的问题。

见老邪又沉默不语,林亮举杯道:“来,兄弟,再敬你。”

老邪只好再喝下去,婉转道:“紫檀不比檀香,因为量大且涉及的运输发货清关等重要环节都不是我所能掌控的,需要详细的谋划才行,我们另外抽时间再详谈吧。”

刘子龙一听这话,马上开心起来,知道老邪已经基本上同意合作事宜了,其他的事都好谈,于是朗声道:“难得陈皮破费,晚上还没喝酣,林亮,怎么样,我们来点白的?别一直喝红的,没劲!喝啤酒更是小儿科,大失水准。”

“谁怕谁呀?”林亮道:“来二瓶2007年的茅台酒。”

“喂,想敲诈我?茅台贵着呢。”陈皮苦着脸道:“喝高了谁开车?”

“我来开,你们继续。”廖东明笑道。

“就是嘛,你那大奔停在这里也没事。”林亮道:“今天一票都可以再买二辆大奔了。”

“胡扯淡,”陈皮笑骂道:“眼红了?你上次从深圳拉回来的那一票,赚了四五百万,连饭都没请我,更不用说喝酒,铁公鸡一个,还敢狠心宰我。”

“瞧瞧,这么记仇,都陈年旧帐了还提起。晚上不喝个底朝天别想走出这个房间。”林亮道:“啊子,你下手狠点,晚上拿出当年刘子龙的威风,杀他个屁滚尿流。”

“喝酒我哪会客气。”刘子龙笑道:“人生几何,笑问苍穹,何以解愁,唯有杜康。”

“哈哈,这是谁的诗?刘子龙的大作吧?”陈皮挖苦道。

“就是我刘子龙即兴所作,怎么样?”刘子龙道:“晚上二瓶茅台酒是基数,还要看我的心情,若是不高兴,喝下三四瓶也难说。”

“高抬贵手,手下留情。”陈皮作揖道:“可怜可怜我的钞票呀。”

“什么钞票不钞票的,关我们啥事?一边去。”林亮怒骂后,与刘子龙等再次豪饮起来,酒过三巡,刘子龙对林亮道:“别一直劝酒,我们来猜拳。”

“好,来就来,谁怕谁?”二人都喝高,涨红了脸,笨拙地伸出手指乱点一通,也不知喝了多少,这时门开了,一个人端着酒杯走进来,直走到林亮身边。众人猛抬头一看,哈,是谢采阳,也是开展厅的老板。于是忙站起来道:“呀,老谢,来得正好,你也在这喝酒?”

“来来,都是熟人,敬各位一杯,我先干为敬。”说罢,谢采阳一口而光。

“坐坐,请坐。”刘子龙舌头有点含糊不清了,指着谢采阳道:“你这小子,喝酒也不喊我,以后不跟你合作了,木材我优惠卖给你,可你赚了钱不请我喝酒,不够意思,不够意思,罚酒三杯,三杯。”

“好好好,我喝我喝。”谢采阳倒了红酒一口而干。刘子龙道:“白的,喝白的,不要红酒,红酒小儿科,我们不沾。”

“好,白的就白的,满上。”谢采阳道:“喝完这杯,到我们房间去再喝。”

“你们几个人喝?都有谁?”林亮问。

“都是几个熟人,还有领导。”谢采阳扮鬼脸道。

“有领导在呀,不去。”刘子龙双眼迷茫,舌头不清道:“男人们喝酒,掺个女人,不带劲,不喝。”

“错了,是真正的领导,咱们陈副县长。”谢采阳自豪道:“过去有事相商。”

“什么?陈副县长,”林亮吃了一惊问道:“什么时候来的,你小子也不提示下,好让我们过去敬酒,认识认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