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栓命运看风景

17

我栓命运看风景 伪钻希 2155 2016-05-03 15:40:13

  卢含被卢含那轻蔑的语气侮辱手机给刺激到了,卢威一边打她,她一边反抗的起来,到处摔家里的东西。

卢威怒不可遏,三下五除二把卢含赶了出去,“我告诉你卢含!你书也别想读了!你给我滚出去,还敢摔我青花瓷!滚出去卖!就和你妈一样!”

卢含家住一楼,此刻正有住户三三两两停下看着卢威和卢含,一个高大的男人手里拿着皮带,女孩狼狈的坐在地上,一直哭个不停。

卢含受到别人的注视,更加无地自容,哭着硬了声气,“不读就不读,滚就滚!”

她眼睛红的发肿,为什么又要用她妈来侮辱她?

身子气的颤抖……

咚的一声,门被狠狠的关上。

深蓝色的夜幕下,少女哭的狼狈,撕心裂肺,单薄的身影引人怜惜。

路人三三两两的走了,卢含望着深蓝色的天空,泪止不住的流,身上血淋淋的痕迹,很疼,可心里更疼,亲人是什么阿。

“啊,呜呜呜呜……”

木木的手机还摔坏了……

身无分文,该去哪里。

卢含拖着脚步没有目的地的走,整个人就似失了魂魄,等她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凌洛木家的楼下。

他家住五楼,她痴痴的望着五楼那盏属于他家的灯光,他在做什么呢,在家打游戏吧,只有和朋友一起,他才会去网吧。

心很痛,因为父亲的不疼爱,厌恶,这是习惯,更多的是他送给她的手机被摔坏了。

那是一种怕被抛弃的痛。

爱一个人,他不爱你,好不容易对你好了,送你手机,还被摔了。

她怕,木木会生气,她怕,他再也不理她了。

好多好多。

她睁着眼泪水像是一直流个不停,南荣联系不上了,像是生命中永远没有了这个人。

一直对她那么好的南荣,联系不上了,没有了。

秦柔光在A市,她知道她在伊圣斯顿贵族学校,可是那么近的地理位置,她却永远接触不了。

对她好的,都走了……都不在了……

命运把她留在了凌洛木身边,万一木木不理她了呢。

眼睛更是肿的厉害,本是单眼皮的她,此刻更是狼狈……

卢含没有手机,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时间,直到男子那不确定的声音,“卢含?”

她看过去,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凌洛木站在单元门前,正注视着她。

她更委屈了,像是看见一个可以包容她委屈的,事实上是她内心最渴望的人,她走过去,本以干涩的眼又哭了,她走到他面前,无言的看着他,

哭的更厉害了,凌洛木把她拉到单元门里面的会客櫈上坐着,语调平缓,“你又怎么了?”

卢含听着这话,心更疼,是阿,又怎么了,她好像经常哭,几乎每天都会哭,所以又怎么了。

她断断续续抽啼着告诉他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小学同学的歧视,挨打,爸爸把他送的手机摔了,不让读书了,让她滚……等等。

说完已经半小时过去了。

凌洛木的手机在响,家里人问他买个冰淇淋怎么买这么久,他说几句就挂了电话。

拿出身上的一百块,放在她手上,然后把手机电池打开,把手机卡拿出来揣进裤兜,卢含看着他的动作更内疚,“木木,你回去吧,不用陪我。你家人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不像她的家人,也许她死在外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凌洛木揣进裤兜里的手不自觉握紧,垂着的眸闪过一丝情绪,她以为他为了陪她,所以把卡取出来,不让家人找到他?

呵,卢含。

凌洛木闭上眼,顿了几秒又睁开,把手机放在手上,她白晢的手有着一张鲜明的红色钞票,上面放在一个黑色的手机。

卢含呆呆的看着他,不解。

“我回去后就说我手机掉了,我妈会给我重买,这手机你用。你回去给你爸认错,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还有,你一定要去读书。我先上楼了。”

卢含愣愣的,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好。”

看着凌洛木的背影走向电梯,那么笔直的背影。

她的心,渐渐暖起来,不,不是渐渐,像是突然涌进的一个太阳,炽热的照耀着她。

她不能没有手机……木木知道的,因为她一直孤独,除非身边有人,不然,手机是必需品。

她眼睛又润湿了,这次不是悲伤的,而是感动的,幸福的。

后来,卢含每每回忆,那时候的凌洛木,就似一步一步的把她宠上了天堂,她从来都来不及拒绝。

所以,后来她也来不及拒绝他擅自的把她又拽回了地狱。

卢含听凌洛木的话,回家敲门,没人开门,就似没有听见这么响彻的敲门声,她坐在家门口,靠在门上,看着熟悉的花园景致,心安的睡着了。

早晨,保姆出门买菜,卢含进门了。

卢威卢仲卢新湖卢新悦除了后妈,谁没叫她滚过阿。

卢威踹开卢含的房间门,卢含早早的就把凌洛木昨晚给她的手机藏好了,卢威拿着树枝走进来,一顿暴打后,卢含知道,她还是留在了家里。

卢威要走,卢含拦住她,不顾身上的伤痛,她只记得凌洛木说的话,“爸爸,我错了,我能去读书吗?”

卢威冷笑,“想都别想!”技术学院的钱实际上比普通高中的钱要多的多,正好昨天卢含惹了他,让他找到了借口。

卢含多的话也没说,卢威走了。

卢含觉着不读书,就不读书吧……

没什么的。

真正让她后悔的是那一天,凌洛木要去学校了,他最后去读的不是A高,而是晨晧高中,那是个中等高中,和A高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最重要的是,晨晧高中就在她读的科技专业学校对面!

一个马路的距离!

卢含首先问的是为什么不读A高,要去读晨晧高中,据她所知,凌洛木是考上去了的。

她关心他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有什么难处,也许不能和马静读一个学校,凌洛木很难受。

凌洛木的回答简单,离家近。

是阿,晨晧高中离他们小区也就半小时的路程,A高足足3小时呢!

卢含挂断电话,悔意上升,她当初怎么就不多坚持一下呢!

应该听木木的话,坚持去读书的!

这样,就很近了!一个马路的距离,她可以常常看见凌洛木了。

卢含埋着头哭,后悔死了,应该多坚持的!

现在来不及了,学校已经开学了,没有她的名字了。

她十五岁,辍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