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从哪来

第三十一章  哼哈二将(四)

妃从哪来 快乐下午嬷嬷茶 1316 2016-05-16 11:26:04

  站在客栈门口张望的黄伯,不远处就见晓月和夏雨两人肩膀上扛着一个黑衣受伤女子。无奈地跺了下脚,跑上前去:

  “少爷,让老奴来吧!”

  说完黄伯一把抱起受伤女子进了二楼客栈,晓月、夏雨吃惊地看着黄伯:

  ‘没看错吧!没说我,还这么配合,天要下雨了吗?’晓月摸了摸后脑匪夷所思,想完便拉着发愣的夏雨跟上前。

  进了房间,黄伯自觉地走出房间,命夏雨找小二弄笔墨来。晓月对床上的人进行了全身检查,身上的伤口十分整齐,一看就是是利器所伤,是剑伤吗?晓月又把了一下脉,脉相还算强劲,没有内伤只是失血过多。不下片刻功夫,晓月将老黄叫进来。老黄命夏雨门外守着,四周张望了下进屋关上了门。

  “黄伯可识字?”

  “老奴识字。”

  “那好,我说就请老伯代笔”说完示意坐下。

  “老奴逾越了”黄伯作辑道。

  “无防”晓月再次示意黄伯坐在自己对面。

  “那还请姑娘坐在床前,老奴不可与主子平坐。”

  晓月翻了翻白眼,起身坐在床前:

  “外用:三七10钱、 土虫6钱、 自然铜3钱、 白及3钱。内服:当归,白芍,川芎,熟地黄,人参,白术,茯苓各2钱,甘草1钱。”

  黄伯写完起身来到晓月面前,恭敬地将方子递给晓月。晓月看了一下方子,还好字都是认识的,不过方子还要等药抓来再说。

  “黄伯,还麻烦你去一趟药铺,顺便带半丈白布”说完将十两银子给了黄伯。

  黄伯接过银子和方子,犹豫道:

  “是,不过姑娘,老奴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还纳闷,一向心气过冷的黄伯怎么对我救人之举不加阻拦。怎么?还是忍不住了。”

  此言一出,黄伯惶恐低身道:

  “是老奴逾越了。老奴深知姑娘性子善,只是希望姑娘再仅此一次。这乱世不平事,可怜人皆是,不是桩桩都是姑娘所能及的,希望姑娘勿忘初心。”

  听完黄伯的话,晓月认为在理。自己能力在那,不能再让黄伯为难了。只有自已实力强大了,才能帮助那些穷苦人。

  “黄伯,晓月懂了。”

  黄伯点头作辑的离开了。黄伯一离开,夏雨打来水,将床上的人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污渍。药很快买来。晓月打开药包,好神奇!用药的名称与剂量竟不差分毫。立即命黄伯下楼煎药,命夏雨将半丈白布撕成她要求的碎布条。晓月将外用药,敷在伤口上再用撕好的长布条将伤口一一包扎。

  一切妥当下来,晓月长长地吸了口气。命夏雨同自己一起坐在桌前休息。夏雨本不从的,可晓月生气的目光使他半将半就的坐在桌前。这还屁股没坐热,黄伯端着一碗药突然进来。一进屋就见夏雨和晓月坐在一起,大声喝道:

  “好个贱婢,谁给你胆子和主子平坐起来了。”话刚落,吓得夏雨本能快速站起来,低着头,身体哆嗦着。

  “黄伯,你吓着夏雨了。我是看她和我忙到现在累了,是我叫她坐的。”

  黄伯关上门,上前瞪了一眼夏雨:

  “姑娘规矩不能乱。”

  “黄伯,规矩是人定的。谁不是爹娘养的,在我这里不要讲规矩。”

  “姑娘,什么人什么命是天注定的,有的一出生就是做奴的命。主子对奴才好,是奴才的福气……”

  黄伯的天生奴性这就是一个贱,长话一大篇,听得晓月头疼:

  “黄伯,我知道了。以后注意便是。”听到晓月这话,黄伯不再言语。然后厉色对着夏雨道:

  “再有下次,定扒了你的皮。”

  话一出,夏雨吓得立即跪下来:

  “奴婢再也不敢了逾越了。”

  “好了,好了,也不是个什么事。下回我和夏雨注意就行,起来吧。”听完晓月的话,夏雨小心的看了一眼黄伯,见黄伯没见她,这才敢起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