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九十四章 金兵死守赤龙岭

新编岳飞传 联丹 2135 2016-09-26 17:50:09

  半月之后,派出去的两路人马陆续回来,终归是他们也说不上郑小将到底是已经被押走还是压根就没出城,一点消息没有。但是他们由于天气十分寒冷,所带食品又全部用完,实在无法坚持了,只得打道回营。岳飞安慰了几句,吩咐他们下去休息,然后对王佐说:

“老王,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牛臯这条道了,牛兄弟至今未归,不知他那儿情况如何?真急死人了!”

王佐道:“冷氏双雄虽然居无定所,漂浮不定,但也不是没有一点规律可循,我将这二位兄弟留给我的几个联系地点都给了牛臯兄弟。老牛粗中有细,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办正事从来不麻虎,我想他必定能完成任务,你就耐心地再等等吧我的哥。另外,冷氏双雄,乃大义之士,闻听此事肯定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推诿和懈怠,这一点我自有九成把握”

岳飞笑道:“军师谋划,岳飞岂有不信之理,只是久了,有些挂念罢了。好了好了,就按你的意思,再等等吧!”

岳元帅几次率军攻城,里面的人仍旧是你有千方计,我有老主意:充耳不闻、坚不出兵而且一点声息都没有,任凭你骂也好,喊也罢,就是充耳不闻。若是强行攻城,又怕城头流矢、滚木、擂石等滚将下来,军队损失必定不少。眼看冬日来临,岳军得不到及时补充,衣服单薄,大家在寒风中索索发抖,战力锐减。

岳军苦无良计,顿时一筹莫展。忽一日,王佐献计道:

“大哥,若是有人带一支小队,偷偷潜入北山,选好位置半夜时分从山下往城中施放万支火箭,这时咱再集合大部队三面攻城,此城垂手可得也!”

岳飞琢磨了一会道:“此计妙是妙,却是无法完成。你想啊兄弟,除却东、西、南三面,北山陡峭,尤如墙壁,直上直下,军中没有这样的人手,何人能先爬到顶上,放一根粗绳下来,这样才能保证小队人马攀岩到山顶上做事呀!”

王佐闻说,只是笑而不答。

岳爷见状手指军师嗔道:“你这个老王啊,每到关键时刻就给我耍心眼。你老实说,是否早已想好攻城之策,又特来戏弄本帅的?”

言未乾,有军士来报,牛将军携二位白面秀士到了。

王佐抚掌笑道:“执牛耳的到了。”

岳飞吩咐道:“快快有请两位壮士!”

冷月明、冷月朗兄弟尚未进帐,岳元帅急急下阶出门去迎,仨人碰在门口,几乎没撞个满怀。岳飞满面带笑、一片诚心说:

“不知二位恩公亲临军中,岳某不能出门远迎,实是失敬,愿恩公见谅。请二位高坐上首,待岳飞大礼参拜,以谢当日舍命相救之恩。”

二狼神急忙双手抱拳,诚惶诚恐,揖首道:“岳元帅不必客气,有一点元帅并不清楚,其实我们当初拚死相救的非是你这个人也。”

“哪又是谁?”

“我二人所救者乃是从严治军、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房,为光复我大宋,一心救万民于水火、立志迎二帝回归古国的大英雄岳鹏举是也!”二人拐弯抹角道出原委。

岳飞惭愧道:“岳飞何德何能,劳二位如此钟爱?”

二位侠士道:“大宋朝除了您岳飞岳元帅,换作第二个,我兄弟是决不会接这一单的。”

岳飞无词,扭头猛见王佐,岔开说:“我岳飞一介武夫,劳二位恩公如此看重,惭愧惭愧。另外忘了一点,二位本是军师挚友,其实王佐兄弟功不可没,这事还要好好感谢老王呢!”

二冷感叹道:“王兄道德仁义、神机妙算,这样的高人为我等相识,算是八辈子的缘分吧!”

王佐在一旁笑道:“唉,二位兄弟喜新厌旧、爱攀高枝,结交权贵,你俩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

众人听罢,大为吃惊,以为元帅要发火。谁料元帅非但没发火,反而笑道:

“中国人说,相交要交患难友,王佐兄弟和两位侠士当初可是冒着欺君之罪、祸灭九族的风险搭救岳飞的,飞若在世一日便一日不可相忘。所以我要大礼拜见我的两位恩公,王佐是我兄弟,就免了吧。”

岳元帅所言,字字珠玑,落地有声,众人无不感佩。王佐说:

“哥哥不安排客人坐下,堵在门口,难道是不让客人进来?”

岳飞闻说,扭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道:“只顾了高兴说话,有失待客之道,失敬了失敬了。”

冷氏双雄道:“我俩是久慕元帅的大名才来投奔的,元帅既认王佐哥哥为兄弟,难道就不认在下两个为兄弟?”

“当然当然,只是……”岳飞欲言又止。

双雄当即拜倒在地,异口同声道:“哥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岳飞急忙双手搀起,自责道:“快快请起,我认了两位兄弟就是。岳某尚未拜见恩公,倒让兄弟伏倒尘埃,真是岂有此理?”

双雄道:“哥哥方才说了,兄不拜弟,既然哥哥认了我们兄弟,拜见之事就不可再提了。”

众将皆抚掌大笑,盛赞两位侠士真正的男儿本色义薄云天豪气干云,不愧江湖人称二狼神。只两个人,赤手空拳,便捉弄得千余金狗只剩不足百人穿条破裤衩子狼狈逃回老家,此壮举岂是常人所能为?

大家欢喜就座,不等元帅发话,王佐抢先道:

“大哥,今日设宴款待两位兄弟,这饭可不能白吃,明日天亮之前就教冷家两兄弟率五百精悍士兵,登北山,放火箭,赤龙城即日可破也!”

冷氏兄弟笑道:“啥白吃不白吃,从今之后,我俩就是岳家军的人,岳大哥指东我俩决不会往西!”

王佐笑问:“莫非兄弟要往北?”

二位揖首道:“谨遵军师哥哥派遣!”

正言说,突有牛臯冲进帐来,指着王佐叫道:“好你个牛鼻子老王啊,你这人真不地道,我刚在外屙了一泡屎,功劳就全让你们占了,俺老牛这一趟白跑了?”

岳飞微笑不言,王佐摆摆手说:“兄弟呀,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我早已安排下去,功劳簿上你是首功一件,待会喝酒,从岳大哥开始,每人敬你一碗庆功酒看是如何?”

牛臯大笑道:“大哥亲自敬酒,痛快,痛快,总之还是王哥对我老牛的脾气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