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八十五章 莽汉生擒弟媳妇

新编岳飞传 联丹 2188 2016-09-05 11:48:55

  当年潞安州一战,金兀术杀了陆文龙之父陆登并将不满周岁的陆文龙劫持到了牧羊城。金兀术隐瞒了这段历史,把小文龙收为义子,养大成人。就是在此情况下,陆文龙在金国都城里结识了邻家女孩木青秀。

他们俩同岁,都是属狗的,因而他们有时戏谑他们俩是一对狗男狗女。

木青秀的父亲木塘淳本没有什么五艺六艺,充其量就是个在马背上长大一辈子放马赶驴的马倌。阿骨打看这小子马术精湛,人胆大不怕死,又有一身好力气,所以把他招致军前,误打误撞,老木最后竟官至御史中丞,后来甚至封侯做起了侯爷。

木侯爷家的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萌态可人。大家门当户对,一个是侯爷家的千金,一个是王爷家的公子(金兀术的干儿子。)两人有意,大人默许,这件事就算是内定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陆文龙好好的小王爷不做,竟被一个断胳膊的王佐说通,投奔岳飞去了。可怜木家小姑娘,数星星看月亮,左等右盼,她的陆家小哥哥初次入关就没有再回来。

木青秀初心不改,说好的钉子就是铁,王八吃称铊铁了心的,不管那位文龙哥哥怎么想,反正是她早已打好了主意,这辈子就是陆家媳妇了,粘罕王爷家的轿子一到,就是她的死期来临。

实话实说,木青秀这次随军出征,她的目的就是冲文龙来的。如果有幸见了文龙之后,问他若是已经成家娶了媳妇,她宁肯做妾,若是文龙不要她(没道理)她就当着文龙的面拔剑自刎。

貌似事情发展很顺溜,所有一切都按姑娘的思路进行。第一战,她和那位使双锤的黑大汉交手,看在文龙的面上,她已经卖了个人情给他了。第二位上场的果然是文龙,而且她把话已完全交待清楚,不是他来就是她去,她就等文龙一句话,反正是两人必须在一起。

姑娘一夜未合眼,宛如待嫁女一般,仿佛她明日就要入洞房了。她又是忐忑不安,又是紧张激动不已。她早先从兵士的口中探听到王佐断臂的故事。原来是大帅金兀术杀死了文龙的父母,文龙一岁就没了爹娘,多可怜呀!文龙被劫,认贼作父,为杀父弑母的仇人张目,差一点就做了忤逆不孝之事。

文龙是对的,他选择了一条宁肯做个一般的武夫,也决不会在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手下当王爷!

第二天一大早,木青秀请战赫有珠元帅,说是要去会会那个陆南蛮,今日必有结果。根据昨天的情形,赫帅觉得似乎要出点事,因此有心不允又难下决心,但毕竟人家是准王妃呀!倘若日后进了宫,通过小王爷老王爷,或是王爷的王爷,给他稍稍改改鞋码鞋号,他就有好日子过了。

木姑娘怀抱双凤宝剑,驱马来到阵前,刚刚站定就见从岳家军阵营中冲出一将。木青秀举目一看,这不是昨天败在她手下、并且她卖了人情放他回去的那黑汉子吗?陆哥哥呢?莫非他毁约或是有什么变故?不会吧,她说得那么清楚,她不要任何条件只要今生守在陆郎跟前便足矣!未料到这个陆文龙如此薄情寡义,换个黑汉子来应付我。木姑娘越想越气,不问青红皂白,冲黑大汉分心便刺。

狄雷狄大锤武功上乘,嘴功末流。还没允他开口,人家的无情剑已登场亮相了。老狄边接招边发话:

“弟妹,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呀!”

“什么?弟妹,谁是你的弟妹?”姑娘的剑光,一道强似一道。

老狄招架不住,他的大锤施展不开。一锤轮过去,人家轻轻一拨,或是灵巧地一闪,等于他要不石头砸在棉花上,要不大锤砸了空气白费力。如果再继续这样打下去,非误大事不可。按军师的计划,文龙兄弟还等着晚上入洞房呢,谁想,他这个做大伯的倒先行做了弟媳妇的剑下鬼!这如何是好?狄爷逐渐明白了,今日非昨日,新媳妇似乎有些无名火,好像动了真气,剑剑都在致命处,他的身上衣服已让刺了好几个洞洞,就差没挂彩了。狄大锤气急败坏,哇哇乱叫:

“陆文龙,你小子哄我,这分明就是母夜叉,哪是你媳妇呀?你打不过就打不过,拿我当你的替死鬼……”

“什么什么?媳妇,你说谁是谁的媳妇?”木姑娘收住剑锋。

“陆文龙小子、骗、骗我说你是他的媳、媳妇,让、让我……”狄雷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

“如此,小妹失礼了!”突然,木姑娘一改方才的杀气腾腾,双剑拢在怀里,双手抱拳面含愧色道,“我正是文龙的媳妇,刚才鲁莽了些,请将军见谅并把话说明白。”

“才叫鲁莽呀,几乎没断了我的吃饭家什呢?以后帮啥忙也不能帮这样的忙,一杯喜酒还没沾唇呢,倒先把命搭上……”狄雷念念叨叨,一副得礼不让人的架式。

“将军不要生气了,全是小妹的不对,等有机会小妹一定为你设酒陪罪。将军快请讲,文龙怎么说?”木姑娘满脸带笑,方才的凶神恶煞一扫而光。

有句话叫得了便宜卖乖,还有句话说登鼻子上脸,狄雷这两条都占上了。狄爷不依不饶,啰哩嗦啰道:

“文龙说,当然这小子也没这头脑,全都是军师定的计。军师说让我活捉了你去,还说是今晚就要你和文龙入洞房哩!同意不同意是你们的事,反正是我把话带到了,不行我就走了啊!这事和我有啥关系呀?军师又没说要我和你开打,也是我看你是我没过门的弟媳妇面上不愿和你动手,要不然啊谁胜谁输还两说着呢!”

“将军,我跟你去!”木姑娘脸儿红红的说。

“怎么跟法?我前你后,就像是舅子哥送妹妹回婆家的样子?军师可不是这样说的。”

“将军,既是军师说了,就按军师话办。”

“我打不过你咋办呀?”

“现在打过了。”

俩人重新开打,好个狄大锤,不慌不忙,一锤击出,一锤让过,双锤合一腾出一手,看看贴近,轻舒猿臂,一个老奶奶上炕,好似猛虎夺食,拦腰一使劲,木姑娘已经离鞍而起,再一用力,弟媳妇早到了老狄的腋下。

(当年有段童谣:狄爷生来好扒灰,大伯腋下夹弟妹。倘若此事传出去,让人笑你狄大锤?取笑狄雷做了件出力不讨好的事,表过不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