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八十七章 恩爱夫妻终成双

新编岳飞传 联丹 2098 2016-09-09 13:51:44

  虽是丧了性命,也别把责任一骨脑儿推给人家土老鳖。老土这人自打跟随老狼主阿骨打南征北战、风里雨里,苦没少吃罪没少受,多少次身临险境,多少次天塌地陷,都是他老土沉着应对机智多谋力挽狂澜化险为矣。这次一个愣不防葬败给一个小毛孩,也决非是大将死于无名之下,或是他的麻痹大意或是他总按老规矩办事才招致此祸。

老土咋一见小郑恩,就把他当作一个少不更事、家有万贯的浪荡公子爷了。尽管他断定这小孩的大锤是木锤或是别的什么玩具纸锤(纸糊的也不是没可能他小时候就玩过),但是他并没放松对这两柄器械的警惕和提防,小孩子的弹弓也有查能伤人啊!但是他的注意力也不能始终放在两柄锤上,两眼一眨不眨地盯人家小孩玩具,传出去岂不笑掉人大牙?小孩从怀里掏东西时,他也好奇地用余光扫了一下,因为是扫不是视,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一个圆咕隆咚的家伙被他看误以为是烧饼抑或是馒头之类的食物了。也难怪,他说让小孩回家趴他娘肚子上吃奶去,小孩突然掏出块烧饼,意思是说“我现在吃烧饼早不吃奶了”,这不就对上号了。

谁知烧饼变成了铁球,而且出手快、飞行速度快,师父没教过他老土防这手,实战中谁也没经过这种事呀,有飞刀、飞镖、飞枪,谁见过飞球啊?不知就是不知,不能装懂,这事能怪人家没出过关、没见过大世面、草滩上长大,孤老寡闻的土将军吗?

几个意外凑一起,老土的一世英名就这样被葬送了。

老土后面这些人,也不全是吃素的,并非个个都是饭桶木制品。一见主将被杀,顿时眼睛红、怒火升,此仇不报不是人。众人抄起家什奋勇向前,一拥而上,恨不得把这小孩碎尸万段方才解心头之恨。

小孩也不疯不傻,他不知道骂个和尚满寺羞,打了孩子娘出来这个理?好个郑地雷,只见他藏好追星锤,抡起他的两把铁榔头(块头大了点),虎入羊群,狗进包子店,连吃带喝,拎把老斧头进瓜地,挨个砍了。沉闷了多日方才杀了个痛快,过了一把杀人瘾。师祖说过赶上这年头,他生来就是扫平邪恶、涤荡乾坤,万人丛中杀敌寇,千军阵中惩顽凶的,将来杀人无数,还真让师祖说对了!谁让元帅不让他干这种屠宰的买卖,却去做些倒腾些什么粮食、草料之类的勾当,这不是逼着狼吃白菜吗?

金兵一瞅傻了眼了,架势不对啊!这哪是哪呀,这哪是一般的小孩子呀?这分明就是哪咤下凡、红孩儿重生,他们这伙凡夫俗子岂能是人家神仙妖精的对手?此时不跑还待何时,存了这念头,顿时就乱了营了。里面的往外蹿,外面的往里挤(没准还有挤进来想看热闹的哩),两股劲儿撞了墙,力量之大,墙倒屋摧。刹时之间,马踢人踏,乱乱哄哄,可怜两万健儿,本想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的,没料想糊哩糊涂丢了性命,平空间阎王殿里倒是增添了无数个冤魂野鬼。

赫大帅压阵助威的大军尚未出发,土老鳖的败退队伍已经疯狂的入城了。元帅闻听遭此横祸,好好一个土老鳖竟然死于非命,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取了性命,而且老鳖带去的两万人马也只剩下不到五千时,老赫顿时大怒。正要整队出城为死难将士报仇血恨时,忽有小校来报,老狼主派来一位高参:粘嘟呼粘将军到了。

狄大锤擒得花枝一般的弟媳妇回营之后,得意洋洋,满面春光,还没进营门就高喊:

“文龙文龙,快出来,你的媳妇就交给你了。刚才捉弟妹这事本来就不怎么太地道,这可是军师的主意啊,不干我事啊,不满意你找军师说去!”

其实陆文龙老早就傻乎乎地穿了一身新郎服,自打黑蛟龙一进营门他就一直跟在马的屁股后面。原先他对青秀有成见,因为是听说青秀变心要做挞子的小王妃了,所以才对她冷讽热嘲的,如今人家一个大姑娘撇下一大片锦绣前程,义无反顾地前来和他完婚,这份情义如山高海深,他陆文龙啥时修成如此善果,岂能不感激涕零?见狄哥如此一说,文龙急忙应道:

“哥、哥,我在这儿呢!辛苦你了,今天你是大功首件,兄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还能给你找麻烦?”

狄雷在人伙伙里瞅见果是陆文龙,放高声张扬道:“兄弟,给你的媳妇,快入洞房去吧!哥哥我找地方一个人喝酒去了”

狄雷一松手,陆文龙乐颠颠地双手接住新娘子,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

元帅本不许军中结亲娶媳妇的,军师说:“这一伙年轻人也都老大不小的了,如果等荡平胡虏再行婚事,不知到了那个猴年马月了。再说了,军中成亲又不躭误打仗,增强感情,提高战斗力,有利无害的好事嘛!元帅就别拿老章程办事了,特事特办吧!”

岳元帅见王佐说的也不无道理,遂缄默不语。

军师专门着人收拾了一间小屋做新房,陆文龙喜滋滋地抱着新媳妇直奔洞房,小屋里里外外早挤得水泄不通。元帅传下将令闹是可以闹,但是不准饮酒。不喝就不喝,闹闹新房总是可以的吧!如此天仙般的新娘子不乘机近距离摸摸瞅瞅或是那个一下,这辈子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新娘子偷眼瞧见远处的狄雷,急忙唤道“狄哥你过来一下。”

狄大锤羞涩道:“不不,我是大伯不是来闹洞房的,我想过来看看有啥忙帮不?”

“狄大哥你过来我有事说。”

“说吧!”狄大锤一步未挪,只是声音放高了些。

“大哥的大恩小妹一定要报。”木青秀坚定的说。

“咦,哪算啥?那是军师……”狄大锤不以为然道。

“不,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且大哥的恩重如山。”

“行,以后有机会请我喝场酒就行。”

“不请你喝酒。”

“哪干啥?”

“帮、帮你找个嫂嫂!”新娘子无拘无束,好畅快的妹子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