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五十九章 大宋朝开国第一笔外快

新编岳飞传 联丹 1771 2016-07-02 10:21:12

  拿下隆德城,发了一笔大财,经初步盘点,共缴获金一百万两,白银五百八十万两(上面许多还刻有大宋仁、真、徽、钦宗等年间制造的字样),其中有珠宝无数。另有许多粮食,小麦、豆类、玉米、小米、大米等共计一亿七千万斤。还有中原生产的布匹、农具、家俱,小孩玩具等不计其数。

小小西夏,在他们一个大官员的封地上就查抄出这么大一批货物,观一斑而知全豹,数十年近百年来整个西夏基本上是由勤劳善良的大国中原人在养活着。更不说还有个那个盘据在白山黑水上的大辽,一个姓萧的婆娘主管的大辽能有多强大,拿走了我们多少东西?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再确切不过了!

王佐在和岳元帅商量之后,将其中一部分金银财宝布匹粮食等差人送往临安。不过不直说是谁谁送的,让赵老倌自己去琢磨。不看僧面看佛面,由于连年征战、土地荒芜,南宋的老百姓不仅是水深火热,几乎是走投无路了。这些东西送给朝庭,朝庭官员人等贪占去大部,最后总有少数落入百姓手中吧!

等到王佐的部队返回西夏都城之际,夏仁宗李仁孝已经弃城而去有一阵子了。不过好处是国库、粮仓等丝毫未动,经这一整编充实,岳家军如今才算是兵精粮足了。付中悦的部队悉数归降,夏、蔡二人誓愿追随岳帅北征金狗。

王佐和岳帅及蔡、夏等商议如何处置付中悦时,忽有一老者前来军中。老人自称他叫康辛仁,原是付中悦他父亲的管家。老管家细述根卯,原来是老老付被仇家追杀,他们主仆走散,这几十年来他一直为付家经营家产,分毫不差,这一点中悦健在的老娘可以作证。付中悦本名傅中岳,这许多年他一直在查找,没料到从宋朝找到西夏才长找到小主人。老康说,他们家不缺钱,只要让他把中岳带走即可。岳家军要银子要粮不要命,网开一面,打发傅中岳和老康他们回登封老家落户去了。怪不得付中悦叫傅中岳,河南登封嵩山不是叫中岳的吗?

还是老牛好说话,夏建凯不好意思,专门提了一坛好酒登门拜访,开口就直言不好意思,冒犯了牛将军,死罪一条。老牛哈哈笑道:

“自古来两家交兵,各为其主,这算什么?不妨事不妨事,如今咱们是一家了,不许客套。”

夏、蔡也是畅快人,大家在一起喝了一场酒,相视一笑算是泯了恩仇,在此表过不题。

大宋皇帝赵构这几年东躲西窜,像个偷了人家东西的贼似的,身上无铜,腰杆不硬,打不过就走,三十六计里都有,做起了游击皇帝。根据当前形势,特制定口号为“金来我走,金走我回”。大金国屡犯江南,好几次占领南京,皇朝办公甚至有许多次在海上乘大船,所以定都杭州也只能是临安,意即临时安排。这日宋高宗升殿议事,文官这边站着秦桧、万俟卨、罗汝楫等,武官这边有张俊、韩世忠等。洞观满朝文武,替岳飞说话的也只有一个韩世忠了。就说老韩吧,单身汉下煤窑,俩胳膊俩腿一把锄,即便是力气再大他能刨多大个坑?再说老韩还得顾全自家性命呢,他若是也与岳飞一道被秦桧和那个不能指名道姓的一块儿杀了,抗金大业还能指望谁、他的梁红玉谁来照管?能讨回个莫须有的说法已经是十分的难能可贵了,现在的事情不好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不能对他老韩寄存有不切实际的奢望呀!

赵皇上这几日身体不爽,朝堂上干坐了一会儿,喝了几口水。近些日子后宫里闹工潮,宫女太监们肚子吃不饱也寻衅闹事呢!小家大家一个理,老婆多嘴多,不给她吃饱肚子也不行。尻皇上不想回宫也得回宫,躺到太和殿里的大御床上由几个漂亮的小宫女们侍候着端茶倒水,敲肩槌腿,总比在这儿眼瞅着一帮子老爷们养眼。老赵半天瞅着不见有啥动静,刚要宣布散会说“退朝”,一个退字还没出口呢,一个他妈的执事太监的怪嗓门刺耳地不知从哪儿传来:

“有西夏派使臣来进贡了!”

这可是个喜事也是个怪事!

满朝文武包括赵老倌儿一齐惊讶万状:西夏不是个什么成名的国度,地土不说,国力不强,盘据在塞外不远不近,国主姓李,听说早先唐朝那时候就发展起一支部队,本是党项族人,后被唐朝的皇上赐了个李姓。李氏建大夏之后,尤其是宋朝建立之后,西夏国就投奔归附在大辽的羽翼之下,为虎作伥,虎假虎威,还逼得大宋朝每年为其上供烧香,让大宋为其馈赠金银财宝、布匹丝绸粮食等不计其数。大宋起初也不是很甘心,岂有小鸡给大鸡踩蛋之理?两家开战,一打就是几十年。不知他妈的哪儿出了问题,最后的结果是大鸡打不过小鸡。辽亡之后,两家不通信息,这阵咋又派使臣前来献贡,倒真是咄咄怪事?

不管怎么说,官不打送礼的嘛!赵老倌迅速传下旨去,请大夏国使臣速速进殿晋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