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四十八章 岳飞大帐遇仇家

新编岳飞传 联丹 1849 2016-06-11 16:38:21

  张邦昌被流放在前伪大楚国的某一猪圈里,平时大家在一起相安无事还都好说,唯一就是这些不讲理的家伙们饿了渴了的时候就会在他身上想办法做文章。或是头拱嘴啃,或是践踏撒野,老张吓得大喊大叫,对此“养猪人”却视而不见,任由那帮畜生欺侮大楚国的前皇帝。开饭时间别说老张分一杯羹,就是到也到不了跟前,猪抢食护食是出了名的,他若是偷空挖一勺子,老公猪不咬断他的胳膊才怪。好在晚上当猪们都 睡了的时候,尚能安静一会半会儿,奈何张邦昌饥肠辘辘,两三天水都未喝上一口,他试探着去猪食槽里削磨点啥充饥之物,谁知这一帮贪吃的家伙们猪食槽打整得比狗舔的还干净。终归三天不长转瞬将至,张邦昌从猪圈里被人提溜出来,扔到一辆破马车上,直接搭上去临安之路。

尚家四虎以老三尚会贤为首,点名要击败岳家军活捉岳飞祭奠其父尚晋城。这话说起来容易,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四兄弟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想出一个绝招,就是摆空城计引岳飞上勾。

岳飞接到探子来报:伪大齐国君刘豫举国搬迁、倾城出动,大开城门,连夜投主子大金去了。

岳飞召集众将商议,众将俱面面相觑,不知作何解答。有参军王佐应道:

“小小一个空城计,不足为虑。某设一小计,管教他有去无来,统统死无藏身之地。”

元帅大喜,道:“请先生明言,我们大伙愿听其详。”

王佐不慌不忙,娓娓道来,说:“大齐非是大楚,地广人众,兵多将广,经营日久,粮食充足。昨夜出城者非是齐兵主力,不过一帮子老弱病残,充充人数罢了。齐兵欺我人少,所以才摆了这么一个空城计,等我大军如数进城,他便放火来攻,以多胜少,打我们一措手不及。”

众将倒吸一口气,纷纷道:“这可如何是好?”

“怕他什么?龙潭虎穴都闯过,还怕一个小小鱼池?”

“军师,快说说你的打算呀!”

“我夜观天象,明日子时也即是今日后半夜凌晨,有一场大风,然后暴雨倾盆。风是东风,风势约有半个时辰,所以我们必须利用好这场大风。”

众将齐呼:妙,原来王军师真是料事如神呀!

王佐又说:“元帅可派两千兵子时以后从东门而入,这两千军兵全部步行,而且所穿军装衣服等全部浸水泡湿,手里多拿油布油毡等易燃之物。敌兵见我军到,以为中计,必定立即放火想烧死我们。此时我便借火还火,我军和风皆是从东而去,看到时烧的是谁?”

众将赞扬,元帅点头。王佐说:

“敌人在城内放火烧了自己,必定择路而逃。这时我军除了东门外,其它三门各派一万人马埋伏。敌人出城,务求全歼,一个不留!”

元帅传令道:“就按王军师说的,余化龙带一万兵马,去西门埋伏,狄大锤带一万人马去北门埋伏,双枪将陆文龙带一万人马去南门埋伏。”

小将郑恩半天没见元帅呼他姓名,老大的不高兴,出列叫道:“大帅,你忘了我啦?”

元帅微微一笑,道:“你是咱们的大英雄,怎会忘了你呢?只是小将刚来,还需熟悉情况这次就免了吧!小将严成方可带两千人马,湿衣裹身,多带油布油毡,到时要借火放火,不可误事。”

小将严成方朗声应道:“得令!元帅放心就是,放火是我的拿手好戏!”

说罢,小严还特意转过头来瞅了小郑一眼,意思是说“好事还轮不到你头上呢,小子!”

小郑虽然有些窝火,但并不生气,心里说小严哥你牛气啥,有肉的包子不在褶儿上,以后的日子长着哩!

王佐又嘱咐严成方道:“敌军一旦被火逼出城外,你们立刻救火。而且迅速找到粮库,把粮食保护起来,这可是重中之重啊我的小老弟!”

严成方点头道:“军师放心,我记住了。”

小郑恩没有接到军令,多少有点不爽快,闷着往外走,被师兄王军师捅了一把,说:

“小师弟过来一下。”

小郑和王佐同师学艺,一个学道,一个学武。年岁不同辈儿挺大,小郑不敢直呼王佐为大哥,但是王佐却不敢托大,说话前还得带个小师弟之称。

老谋深算的王佐扒小郑的耳朵上如此这般地交待了一番,小郑恩这才兴高采烈的蹦蹦跳跳而去。

众将领令,各自率兵下去做准备工作。

王佐小声对岳飞道:“大楚假皇帝刘豫是决不会逃跑的,应该派一员老成持重的将军带兵进反王殿拿人。”

岳飞说:“这事交我,我亲自去吧!”

王佐摇头道:“不行不行,你的身体尚未完全康复,不易带兵出战,你就守在大帐里听候捷音吧!”

“哪谁去反王殿清剿?”

“派牛臯去吧!”

“牛臯兄弟是个粗人,而且性子又急……”

“这是他的短处,也是他的长处。老牛虽性如烈火,但为人人正直,不贪财不卖朋友,此人最适合这项工作。”

岳飞点头应允。

是夜一更,只见城中火起,四周喊杀之声不绝于耳。岳飞一人独守元帅帐中听候各路军马战斗消息,忽然帐帘一掀,随着风声,闯进四个壮汉,各自手持兵刃,横眉冷眼,杀气腾腾,其中一位厉声叫道:

“岳飞狗头,冤有头倒债有主,今日四位小爷取你性命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