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新编岳飞传

第五十章 岳家军捣毁齐王城

新编岳飞传 联丹 1546 2016-06-15 18:54:39

  遍体鳞伤的尚家四兄弟这时为了保命,索性脸面也顾不得了。大家匍匐于地、磕头如捣蒜,口里尽是些过年的好话:

“小爷饶命,大恩不言报,日后您就是俺四人的亲生父亲了。”

小郑恩想起这一伙、尤其是代表发言的那一位,还想私报公仇、对岳元帅说的那一番恶毒又愚蠢刻薄的语言,恨不得一个个提起来捏死。不由切齿轮箱骂道:

“想给我当儿子,我还嫌恶心呢!你们不是杀人来了吗,让我先把你们这几个狗杂种杀了再说。”

这时岳飞亦走了过来说:“算了天雷,放他们一条生路,饶了他们这一回吧!”

哥四个一听有门,忙又转向岳飞这边,咕咚咕咚磕了好多响头说:

“岳大爷,小的几个不懂事,冒犯了大爷您的虎威,以后打死也不敢了!”

岳飞说:“自古战场伤人都是为着敌我双方各自的利益,打死人是不偿命的。你父之死又当别论,他属于误伤,谁也不担责任。另外,他身为汉人却替异族博命,俗话说就是当汉奸,这种人常为本族人所深恨,死有余辜!若是你们四人只为杀岳飞之事前来偷营,我即刻着人放你们四人回去。但是你们替异族人做事,残害我中华百姓,此罪当殊。因此我还不能放你们出去,等刘豫解到,你们和他一道去临安受审去吧!”

尚家代表还要吱唔,被小郑飞起一脚,踢了个就地七八滚,爬起来连连作揖磕头说:

“不敢了,不敢了,实实不敢再犟嘴了。”

岳家军攻城,果然不出所料,刚入城不到城中,四周放起火来。军士们早有准备,早把手中的易燃物品抛入火中,使得火势更猛。正在此时,忽然一阵狂风大作,刮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此风却是不认人的,不烧敌兵,专烧放火者。火借风势扑过来,直烧得大齐国的军兵喊爹叫娘,抱头鼠窜。

大风刮了至多不到半天,大火却烧了足足三天,大齐国的黎民百姓就不说了,城中军营过火面积最大烧得最彻底,其次就是伪皇宫,皇帝本人都快被熏成烧炭翁了,其他宫女王妃等能保住不毁容的达到百分之一就谢天谢地了。

皇上的龙袍烧成了金钱豹,除了镶金缀银部分,其它基本不剩下什么了。皇上本人,当时因为是躲在鱼缸里避火,因而烧成了黑白阴阳人。鱼缸里储水不多,大概仅有一尺深的水,皇上侧卧在水池里,结果是水下部分保持尚完好,露出水面部分烧伤严重。

岳家军士兵将他从水池子捞出来时,他一边拉住破衣角遮挡要紧部位,一边嚷嚷道:

“这成何体统呀这是?你们不能等朕沐浴更衣之后再起驾吗?还有,一定要把这次失火的原因查清楚,传旨下去玩忽职守者罚俸最少半年……”

带兵攻进大齐宫殿的正是牛臯,牛将军照准刘豫的屁股上狠狠一脚,然后开口骂道:

“你这个王八蛋,当汉奸还当上瘾了,还沐浴更衣哩,我撒泡尿你凑合着洗洗吧!放火的是老子,说个数你想罚我多少钱?”

刘皇上抬头一看是这瘟神,一部络腮胡,两只牛卵子眼,一张嘴就是大嗓门,看样子也是个急脾气,这样的人一般不好惹。遂压低声音道:

“将军来多久了,怎么朕好像是看着眼生呢?”

“老子刚来!怎么啦?”老牛的牛嗓子吼道。

“怪不得呢!不过你救驾有功,朕明儿朕给你封个大官。”

“救驾?救你娘的N驾!老子奉岳元帅之命,专来这儿捉你这条老狗的。”牛臯性子直,向来说话都不会拐弯抹角的。

“岳元帅?岳飞呀!他为什么捉我?我俩可是没有任何过节的,行行,你带我去和他说说。”

牛臯不耐烦地摇摇头,指给一位小校说:“把这个狗杂种给我押到元帅那里去,让元帅记你一功,我嫌烦。”

这时,老刘才知道自己已经做了岳飞的俘虏,他一边大骂平南王尚会贤无能,一边骂络腮胡不讲理。当夜刘豫被关进金明池,抬头一看全是熟人,包括他的儿子刘麟以及小平南王尚会贤四兄北还有一班文武大臣。不过不同的是,没有人给他下跪磕头了,除了刘麟不称父王改口叫他一声“爹”之外,没有人对他有特别的关照。老刘叹口气,摇头抱怨道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自此,岳飞接受谋士王佐的意见,以大名城为据点,逐渐向四面发展,军民同甘苦共命运,队伍不断发展壮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