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成师不足败师有余

第六章:春梦惹的祸

成师不足败师有余 陈好学 2190 2016-05-03 19:38:24

  “任老师我喜欢你!”

“闫闫,我也是……”老师深情款款得说道,然后慢慢把脸凑了过来。

看着逐渐放大的俊颜,我害羞得嘟起嘴。就在要亲到的关键时刻,嘭得一声,没错我摔了个狗吃屎。做个春)梦而已,能不能让我好好做完啊……

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是什么?吃辣椒卡喉咙啊,到了医院又好了。检查又发现被自行车撞得轻微骨折,住院了把,做个春)梦,对象居然是任老师!还摔下床了,他嘛,还是脸朝地!希望我黄金比例的脸没事。还可以更倒霉吗?忍着腿疼好不容易终于爬上了床。结果下巴又和床来了个零距离接触,我戳!哪家医院啊,床板居然这么硬?我伸手摸了摸疼痛无比的了下巴,居然一片湿润……血?!我吓得我一个激灵,猛地起身。可能是因为我的腿受不住我这么折腾,一软,眼看全身马上就要和硬硬的床板再来个零距离接触,我立马像八爪鱼趴在床上。这么一来,我的腰又受不住了,华丽丽得腰闪了……

我欲哭无泪,果然可以更倒霉!春(梦害死人啊……

“救命啊!救命啊!海尔婆,米!”终于护士听到了我婉转柔弱的呼救声,我得救了……

第二天,我醒来就看到夏雨晨正惬意得削着苹果然后……给自己吃??

“你个臭不要脸,我才是病人!”我愤愤不平地开口道。

“哎,你不就是因为在外力因素的作用下,用力过猛造成软组织受损所致。而产生腰部疼痛,也就是急性扭伤不是很严重休息两天就好。”她不紧不慢得说道,还不忘把苹果往……自己嘴巴里塞!

“说人话!”

“额,腰……闪了而已。”

“那我的脸呢?我昨晚摸到我下巴流血了啊!”

“你的脸没事,估计你摸到的是口水……”

“哦……”

我握拳,都是那个小白脸和任老师害的。男人脸一白,心就黑!君子不报仇那还是君子吗?我气势赳赳开口道:“哼,我腰闪了都是任老师害的!雨晨帮我去点医院的豪华套餐。什么葡萄糖,高级药品,vip病房,顺便有什么ABCD盖中盖我也要,如果有人参那就更好了,只要能补就不要错过。什么贵就要什么,用不完就打包。还有午饭我要吃必胜客!”

夏雨晨竖起拇指,点点头说道:“有志气我支持你!花光老师娶老婆的钱。”

我两笑得气势磅礴,笑得惊天动地……这就是狼狈为奸。

“烟同学你笑得这么有气势,病是好了吧?那就不要浪费老师的老婆钱了。”任老师站在门口,笑得就仿佛二月的春风。

二月春风似剪刀,这句诗句一点也没错。这把剪刀把我的气焰减得七零八落。呜呜呜任老师你这么毒!我尴尬挥挥手笑着说,“任老师我是高兴你这么关心我,还为我付了医药费。怎么会浪费你的钱呢?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你就是。”任老师很不客气回答道。

“……”

“老师和你开玩笑的,老师知道你对别人忘恩负义也不会对我的是吧?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滴水之恩,我就不让你涌泉相报了。而且不止是滴水之恩。那%……就帮大家扫一个月地吧。烟同学不会拒绝的是吧?”

是你个头啊!我歪头笑盈盈开口道:“是,老师……”

“呀,雨晨啊,烟同学是病人你应该不忍心让她一个人打扫教室吧?你也一起扫!”说完任老师潇洒转身走了出去。

“……”

我拿起苹果刚要冲门口砸过去,任老师又走了进来……

我立马把苹果放嘴里咬了起来,继续笑盈盈得看着老师。

某黑心又开口说道:“烟同学,后天出院去我家吧。我有东西要给你,还有这几天你落下很多功课,我顺便帮你补习一下。那天早上我要开会所以不能来接你,你就自己去吧。恩……苹果是我买给你吃不是用来砸的。有句话说得对,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到了我家顺便打扫一下房间。谢谢烟同学,好好休息,不要太开心!”

看着老师离去的背影,我嘴角抽搐。

夏雨晨还不忘打击到,“闫闫啊,你刚吃的苹果掉地上都没洗诶……”

我冲她翻了个超级大白眼。

她又继续说道:“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

到了后天。

拿着老师给我的钥匙,他给我钥匙的那天说打开门有惊喜。

我将信将疑。但开门的手还是抖得厉害。我咽了咽口水,开门一看。哇……好干净!果然任老师还是心疼我的,还说要我打扫房间我以为会很脏呢……

我关上门,心里甜滋滋的。任老师真讨厌,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今天不来接我因为害羞吧,哎哟!这个小闷sao~我走到房间前,随后看到房间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烟囱打开这间房间,这次是惊吓!

惊吓难道是比惊喜更惊喜的惊喜所以叫惊吓?难道老师给我准备了礼物?我缓缓打开门……哇……你嘛这么脏?!果然是惊吓!我收回刚才所有话……任老师你就是最毒肤菜白心。

哼,不过这点小困难就想难倒我?任老师你太小看我了。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房间变得又干净又整洁。真是贤妻良母,啊去,是精明能干。如果现在有面镜子的话,我一定会狠狠膜拜自己的哈哈哈哈~

“叮铃叮铃……”

任老师回来了吗?来吧,让他大吃一惊。

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端着一碗面站在门口。看到我明显很吃惊,然后打量了我许久才开口道:“你哪位?”

“我当然是……”

我话没说完,她就打断道:“哦,保姆吧。”

保姆?你才保姆!我这种气质怎么可能是保姆?一看就是来给任老师献殷勤的。哼,说我保姆?我仰起头,得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是锡安的女!朋!友!今天搬过来和他一!起!住!”

“就你?我天天给安安做饭怎么没听他提起过你。”端面女笑着说。

“是啊!就我,他就喜欢我的天生丽质。不像某些人啊……你做饭的时候就不怕脸上的粉掉下来毒死他啊。”和任老师呆久了果然我也变得毒舌了。说完我挑衅得看着她。

“哼,走着瞧!”端面女说完扭着屁股离开了。

我不屑得关上门,切又是一个胸大无脑的货。任老师居然喜欢这种庸脂俗粉……像我就是例外,胸大但不无脑,俗话说胸不大何以拢聚人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