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魔洲

第五章 噩耗

魔洲 老岚 3200 2013-07-19 13:19:17

    火海内,不知过了多久,离焱身上的蓝火终于渐渐地熄灭,在剧痛中承受了好一段日子的他,如今虽然全身赤裸,精神却感到无比顺畅,体内那汹涌澎湃的魔力,仿佛举手投足间便可开山裂石。

  “怎么样?本王给你的礼物还满意吧?”就在离焱对这一切感到难以置信时,菲尔希斯那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这就是焱帝吗?怎么感觉好奇怪?”抬起右手,离焱把玩着那燃烧的幽蓝火焰,火焰中所散发出来的,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高温,相反是凌厉刺骨的寒气……以及为我独尊的威严。

  “不用大惊小怪,焱帝既然号称万火之王,它自然就跟其他火焰不同。”菲尔希斯说道。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离焱皱了皱眉问道。“算了,既然已经告诉你那么多事了,也不在乎多说一件。小子,你知道吗?焱帝除了是万火之王,还有一个外号,叫做火型冰心。简单地说,就是以火之形态活着的冰,它不仅能够冻结万物,同时也能够焚烧大地。是伟大的火与金之神遗留在大陆的第三种、也是最强的火焰。”菲尔希斯开口道。

  “第三种火焰?”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但离焱锲而不舍。“嗯,自古以来,伟大的火与金之神一共在大陆上创造了三种火焰,第一种叫一字火,第二种叫二日炎,第三种也就是你手里的焱帝。伟大的火与金之神用不同数量的火字来将它们分类,所谓一日火,就是你们大陆上最为常见,也是最为低级的火焰。二日炎则比一字火高级一些,它们能够跟不同的元素融合,所以种类也比较多。而你手中的焱帝,它奇迹般融合两个相反的元素,因此拥有了超越与其他元素相融而成的力量,是当之无愧的火之至尊。不过小子,别怪本王没提醒你,现在的你是灵魂状态,所以能够这样自由召唤焱帝,等你回到了你的身体上,除非你达到了魔将的级别能够勉强召唤一下,否则你就是在找死。”冷冷地看着离焱,菲尔希斯提醒道。

  “我……我知道了。”对于严肃起来的菲尔希斯,离焱还真有一点恐惧。

  “还有,你要记住,虽然本王给了你这么多的东西,但假如你不好好修炼,不去变强,那么一切都是多余的。最后本王再提醒你一遍,我给了你龙印的同时也在它里面下了龙毒,而且这种毒只有本王能解,期限是二十年,二十年后假如你不来这里救本王,你就会死无全尸。”菲尔希斯冷声道,眼神也变得异常凶狠。

  “什么!”当听完菲尔希斯最后一段话时,离焱不禁失声叫道。“好了,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做的已经做了,你走吧,记住,本王在这里等着你。”没有理会离焱,菲尔希斯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离焱突然变得虚幻起来,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原地。

  “哼!离幻!这次就先便宜了你的贱种,等到本王重获自由之日,便是你离族灭亡之时!”寒光闪闪的巨齿吐露出一个个恶毒的词语,菲尔希斯顿时充满了杀气……

  “离焱!离焱!你怎么了孩子……快醒醒……”谁?谁在叫我?模糊中离焱感觉到有人在叫他,轻摇了一下有点晕眩的脑袋,离焱艰难地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则是离尘那满是担忧的脸。

  父亲?看着离尘那熟悉的面容,离焱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起与龙魔菲尔希斯交易的事情,不禁扭头自问,自己不是应该在地牢里吗?难道一切只是一个梦?

  “离焱,你终于醒了!你可吓坏父亲了!”眼看着离焱醒过来,离尘那原本紧绷的眉头于是舒展开来,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慢慢地坐直身体,离焱用充满疑惑地眼神看着离尘,像要询问些什么。

  仿佛心意相通,离尘灵犀道:“哼!你是想问你为什么不是在地牢而是在这里对吧?臭小子我都还没说你,是谁教你在牢里绝食的?最后还晕倒在了里面,要不是下人发现,你死了我都不知道。而且你一晕就晕了一个多月,我又不能坏了规矩,只能每天东奔西跑到地牢去看你喂你吃东西。昨天时间一到马上就把你接了出来,在地牢不能请魔医,这回刚想去请人来看看你为什么一直昏迷,你倒自己醒过来了,不过也好,这样我就不用再操心了,现在感觉怎样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紧紧地盯着离尘,一句句感人的话语从他嘴里吐露出来,离焱听得眼眶微微泛红,他第一次听自己的父亲说了那么多话,有点啰嗦,又啰嗦得可爱。

  “怎么哭了?不会真的哪里不舒服吧?”离尘把头靠近离焱,看着他那泛红的眼睛紧张道。连忙摇了摇头,离焱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然而离焱却突然想起了之前离芬的那件事,看着眼前的离尘,感觉他又是那么陌生,温柔得有些陌生,可他也不知道,正是因为离芬这件事离尘对他心存愧疚,才在对他好的基础上更好。

  “嗯……没事就好……”松了一口气,离尘的神情刚放松了一会,忽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表情反而变得凝重,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察觉到了离尘的变化,离焱拍了拍他的手。

  静静地看着离焱,离尘眉头紧皱,似乎在做艰难的心里斗争,最后叹了一口气道:“离焱……父亲,有样东西要交给你,不过在你看这样东西之前,父亲要跟你道歉,也希望你看到它的时候……情绪不要有太大的波动。知道吗?”轻轻地点点头,离焱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急促起来,一股很不祥的预感在心里悄悄地滋生。

  咬了咬牙,离尘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白色纸条向离焱递了过去。接过纸条,离焱并没有立刻打开,仿佛在做什么准备,迟疑了一会后才慢慢拆开纸条……

  那是离芬的字,字里带来的是一个天大的噩耗:离焱,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对不起……不能再继续陪伴在你身边了,也不能再陪你偷偷摸摸去书屋,为你站岗通风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其实……我也舍不得,你和爸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离焱,你知道吗?自从和你相处以后,你带给我的笑容,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幸福……或许你还不懂,但我想跟你说,一直以来,我并没有把你当做我的弟弟,我……喜欢你,虽然我比你大,但是别人不是总说女大三抱金砖吗?离焱,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我想一辈子待在你身边,照顾你……可是,我知道我已经做不到了,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完壁之身,配不上你了……所以,我选择离开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你,更不想自己成为你的牵绊。离焱……答应我,从今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在天上看着你……我爱你。

  默默地看着离芬最后的遗言,泪,已经无声无息地打湿了那薄薄的白纸,离焱的双手不停地在颤抖着,这小小的纸条此刻却有如千斤重。

  离芬……心里不断地喊着离芬的名字,离焱强忍着内心的剧痛抽泣着,以往与离芬相处的画面一幕幕的回映,她的笑,她的美仿佛就近在咫尺……可现在,已远在天边。

  无力地放下纸条,离焱那撮紧的右拳中,指甲已深深地刺进了他的掌心,血,悄悄地滑落、滴落,但这样的痛……又哪及得上心痛之万一。

  看着如此悲伤的离焱,离尘的心也猛地一阵抽搐,他拍了拍离焱的肩膀轻声道:“这件事是在你关进地牢三天后发生的,她喝下了毒酒,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而她的父亲也因为受不了丧女之痛,第二天上吊自杀了……我把他们一起葬在了离族的墓地上,有时间就去看看吧……对不起了,孩子,父亲……没能帮你好好照顾他们,对不起了……”轻瞥了一眼离尘,离焱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了深深的愧疚。

  等一下!三天后!离尘所说的时间,让离焱回忆起了自己第三天在地牢里发生幻觉的事,原来那并不是他的幻觉,而是离芬在向自己作最后的道别。

  想到这,离焱的心疼得更加撕心裂肺了。

  张开右手,离焱用血颤抖着在床边写下了几个字:父亲,你出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放心吧,我不怪你。紧紧地盯着那几个红色的大字,离尘似乎感受到了离焱的痛苦,一种莫名的悲痛涌上心头,连忙转过身,掩饰自己那不小心泛红的眼睛。

  “那……父亲就先走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没有拒绝离焱的要求,离尘慢慢地走出了房门,他知道,此刻的离焱并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哭泣。

  为什么……离芬,你不管我了吗?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吗……我也喜欢你啊!

  离尘走后,离焱再一次拿起那张纸条反复地看着,汹涌的泪水,在这一刻彻底决堤了,环保着双腿,他终于承认了自己对离芬真正的情感。

  放心吧离芬……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也会为你报仇的,离项、离硅、离骆,我要用你们的血,来祭奠我深爱的女人!

  无边的爱激起无比的恨意,如今的离焱就像一头复仇的野兽,他眼中的红……比血更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