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戚夫人重生传

第25章 甘泉召

戚夫人重生传 沈儿嬎嫀 2000 2016-05-08 10:07:00

  我听着林美人犀利而痛苦,幽缠而煎熬的声音,不忍抬头直视。

“啊……太后……娘娘,饶……命……”就在这个时候,一大滩的血渍朝着我的脸贱来,我的记忆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

“吕雉……做鬼也不放过你……你和你的儿子都要为我和我的儿子付出代价……”我被自己耳朵里的吼叫声弄得全身血液沸腾。

“慎懿,慎懿……”红笺蓦地推了推我,小声嘀咕提醒,“太后娘娘让咱们退下。”

我浑浑噩噩地站起来,自始至终都抵抗着不去看林美人的肚子。林美人,不是我不帮你,是我手无缚鸡之力,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踏出长乐宫的,只觉得脸上被风吹得凉凉的。

“慎懿,赶紧回去洗脸吧,你的脸上都是林美人的血。”红笺见我吓坏了,握住我的一只手,体贴地说,“吓坏了吧,其实……太后娘娘会这么做也是见怪不怪了。”

“我不是害怕,我是恨……恨呐……”我盯着红笺看了一会儿,胡乱地擦了擦脸,准备回御膳房。

“皇上请慎懿你往甘泉殿挪步。”红笺正准备和我一同回去,谁知道有人向我传达了刘盈的口谕。

“皇上?慎懿,皇上为何要让你去甘泉殿!”红笺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在我耳边道,“不会是要临幸你吧?”

“胡说八道!”刘盈他算起来是我的庶儿子,我怎么能够和他……

想必他是为了我刚才跟他说的话才召我去甘泉殿的吧。

“诺。”我应和一声,跟在通报人的身后,尾随着他前往甘泉殿。

甘泉殿是由秦二世的林光宫修缮了一番之后改的殿名,不过高祖勤俭,并未大肆改建。

“皇上,人来了。”通报人先上前和刘盈说。

“你先退下吧。”刘盈的声音有些怪异,好像是刚哭过的嘶哑声音。

“诺。”

我站在他对面的帘子外头,不敢抬头。

帘子里面传来他嘤嘤哭泣的声音,我这才纳闷的抬起头,其实我以为他这么狠心的丢下林美人,是不会哭的。

“皇上,您别伤心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才好。

“伤心?呵,朕伤心有什么用!”刘盈冰冷又带着一丝无奈的声音飘了出来。

“那您哭什么?”我问。

“朕只是身体不舒服……”刘盈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传出来。

“您不舒服?”我听了有些担心,正要抬步子,企图撩开帘子进去,谁知道他出声,“你就站在外头,别进来。”

“可您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没事吗?”他不让我进,我的心更揪着难受。

“自从母后把戚夫人和如意杀了之后,报应就到了朕的身上。”刘盈冷冰冰的声音传出来,“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我的心猛地一沉,原来刘盈对我和如意这么愧疚。想吕雉那恶妇,却生了个善良的儿子。而刘盈这么善良,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相信他们不会怪您的,您自己也别多想。”我答他。

“若你是戚夫人,你真的不会怪朕吗?”刘盈的声音一下子尖锐了起来,“那如意呢,如意会不会怪朕当日早猎,丢下他不管,才让母后有机可乘,害死了他?”

“朕在想什么呢,你又不是戚夫人,说了也是骗朕。”他还不等我回答,又自嘲地笑了笑,之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咳……”

“皇上……”我想进却碍于他的命令。

“别……咳咳咳……进……咳咳咳咳……”

我怕进去,反而引得他咳嗽得更加厉害,便道,“奴婢不进去。”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的咳嗽才有了好转,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慎懿,朕问你,御膳房的碧青你可认识?”刘盈忽然问出话,让发呆的我回过神来,“青碧?”

“恩。”他说。

“认识啊,为人嚣张跋扈,又爱拍厨厩长丞的马屁。”我点了点头,“皇上问起她做什么?”

“你去与她说,今晚来甘泉殿。”刘盈的话让我打了一个颤,他要宠幸青碧?

“您找奴婢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不满,道,“皇上直接派人去御膳房把她叫来不是更省事吗?”

“朕就想看你一眼。”刘盈的话让我更加紧张,他不会对我感兴趣?

“你别害怕,朕不会宠幸于你,朕怕……母后知道了会伤害你。”刘盈的话犹如春风吹进了我封闭的心灵,更好像一束阳光照耀了我黑暗的灵魂。

他是在保护我?

“皇上,奴婢知道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若没事的话,奴婢先告退了。”

“父皇那些话是真还是假?”刘盈干涩的喉咙又有了痒意,“咳咳咳……”

“皇上自己想吧。”我欲走,又回头告诉他,“皇上,若不想再发生今日的事,您最好想个法子让皇后娘娘怀上您的孩子。”

“孟媖朕的亲外甥女,朕怎么做得出那种事!”刘盈激动起来,说完这句话就靠在榻上大喘气。

我隐隐约约透过帘子看见他苍白的脸。

“假怀孕又不是不可,等到生产的时候,寻个婴儿来……”我想到。

“慎懿,你操心的过多了。”刘盈显然不怎么认同。

“奴婢是担心皇上总是受刺激,身体无法恢复,会出大事。皇上是好皇上,奴婢不想看着皇上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我没想这朽木脑袋这么固执,他年纪也不小了,到现在还没有儿子,那将来这大汉交给谁?吕雉吗?

“慎懿,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朕。她们只想要朕给她们至高的名分,想要朕的孩子,却从来不问问朕想要的是什么。”刘盈的声音饱含着感动与温暖,大概是吕雉从来不曾关心他吧。

“皇上好好休息,奴婢告退了。”我有些害怕,怕他从帘子后出来,自己无法面对他。“奴婢这就去把青碧给皇上您找来。”

“慎懿,慎懿……哎……”刘盈还想和我多说几句,只是我已经跑出老远,“朕有这么可怕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