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为王为皇

第十一章 留意君已决

为王为皇 祭月无光 1050 2016-04-25 17:14:16

  “我……”楸哲犹豫不决,内心做着毫无意义的挣扎。他知道留在这里对他并无弊处,可他竟下意识的想逃避。

白皙略显稚嫩的面庞上遮掩不住的迷茫为那张水墨画中人般的面庞又添了几笔清丽,他浓密的长睫轻颤着,嘶哑的嗓音在喉中堵塞。

“你可以在思考,在没有得出结论之前你可以一直留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引着小白兔入狼窟的恶狼,披着与他相似温柔的面皮令他留下。

越与温渺接触她越发觉得温渺深不可测,刘娇妄恣意地得到她想得到的任何人,却唯独对眼前的男人保持着上下级的关系。

她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刘娇妄对他不止是喜欢,还有更深的,更难探知的感觉。

刘娇妄将府邸大部分势力都交付于温渺,完全是将他当作心腹对待,抛心置腹而她却貌似对温渺的来历毫不知情。

卿瑾想要用自己的手培养出属于自己的人,这样她便有了后力。

驭人之术虚无实形却也不是毫无门道,眼前的人便是最好的例子。

“我想要留下。”楸哲垂着头颅神思半晌,随即一字一顿地出口。

他真的无处可去,没有安顿之所。他虽有自卫之术但却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和还未痊愈的身子闯荡。

身上结痂的鞭痕居然传来丝缕疼痛,到底是内心在作疼还是什么在牵引着疼痛。

“好。”卿瑾莞尔一笑,她可以利用刘娇妄的面皮做到很多事情。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利用。

这句不知何时听闻过的话在脑海中飘闪而过,她无声苦笑。

“来人,从今往后安棠阁就是楸公子的居所,你们好生对待着。”她娴熟地模仿着另一个人的语气,神情姿态尽隐隐与记忆中那人的一言一行契合。

温渺侧头,倾泻而下的墨发遮掩了他半边侧脸,以卿瑾的角度看不见他泯灭的笑意。

但顷刻,他转头望向卿瑾又是那个浅笑吟吟温文尔雅的温渺。

渐渐入夜,夕阳西下,余晖普照大地。

将厅堂前的土地照的如金色平原的一处,道路两旁的树木斜影绰绰,鳞次栉比。

重头戏要来了。

晚膳将是那群人的聚集之时。

她率先坐在对着门口的位置上,她早已换上新的黑衣,左手的伤口尽数藏掩在宽大的袖中。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屏风一侧坐着一个背脊挺直的人,娓娓动听的清丽嗓音似乎来自于他。

他双手拨动着古筝,清泉般的音质自他指尖流泻而出。

王维的竹里馆自然营造出一种月悬漆空,竹叶飒舞的寂静之感。

弦幽。曾经名动一时的青伶,被一客人在当众羞辱之际被刘娇妄行侠仗义救下。

随后便被刘娇妄带回府中,好生安置。脑海中那副面孔与屏风中缓缓走出来之人的面庞重合。

他穿着白色长袍,随着他步伐向前在地上曳出美好的弧线。

长袍内的白衫下摆上绣着青竹,他腰间的玉佩玉色美好。

而他也像美玉般,眉间沉淀着淡淡光华,在那张顾盼生辉的面孔绽放着光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