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为王为皇

河山②来去无言

为王为皇 祭月无光 1033 2016-04-25 17:14:16

  他倏然低声笑着,随即不带情绪温柔地道“千雅枝么。你真美。”千雅枝听过无数人赞叹过她的绝世容颜,可此时被眼前这个比她还要绝美几分的男人赞美,她心中的骄傲无法言喻。

“诸君自行其乐。”他修长如竹的身姿略显单薄,垂落的发在幽光中反射着熠熠生辉的光。他抱着千雅枝,淡淡地道。

他没有转头看向那些带着杂乱情绪的人,温润的声音在这片空间扩散。

他在众人的眼中身形渐渐消失。

他来到了极少人能来的二楼。

他驾轻就熟地走入一个房间,用脚轻踹房门,将千雅枝置于床上。

千雅枝呼吸急促,她面色潮红地搂上眼前人的脖颈。

温浮生身上带着千丈寒冰般的清冷香气,这并没有让她神识清晰几分。她涂着胭脂的魅人红唇主动吻上温浮生,而温浮生淡雅笑着,修长的手指抵着她的唇。

他将她放在梳妆镜前,镜子里反射出媚态尽显的她的面孔。

温浮生将她头上的首饰取下,置在台上。

她保养上好的长发随着他微微拂过尽数散开。

他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色,由始至终地清浅笑着。

他动作娴熟地拨弄着她的发,冰冷的指尖有意无意地抚摸着她露出衣外的细长脖颈。

她看着镜中自己盘着从未有过的美丽发髻,而男人眼中依旧是一片平静。

“温公子……”她抓住了男人的手,他的手骨节分明冰冷柔软。她心中的疯狂渴望滋生着,而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他从袖中拿出血玉打造价值倾城的簪子,他缓缓地将簪子刺入那发髻之中。

眼前的女人美得像梦中仙。与其他美女没有什么不同的。

他轻笑着,缓缓地、有力地将自己的手从女人的手中取出。

随即他走出了房门,留下了如遭雷击的她。

他自始至终没有回过一次头,后面的女人美得炙手可热,是所有男人都想拥有的尤物。

可他就是无动于衷,他只是觉得那个女人很美,仅此而已。

他无声无息地来去,来的时候万众瞩目,去的时候悄然无声。

千雅枝在房中哭着,妆容因泪水而在脸上晕开,她哭得很小声,用袖子擦拭着眼泪。

“妈妈,我爱温浮生,我要离开这……”于是一楼的客人们只听到千雅枝大吼,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美丽的女人泪如决堤之水,眼中剩下的是无尽的痴迷。

“哎……”妈妈无声地叹息,风韵犹存的脸上尽是无奈。这是第几个花魁为了那个男人要赎身离开。

可她又不能将那个男人拒之门外,所有与那个男人接触过的花魁长发都被编成不同的发髻。而那发髻中的簪子皆价值倾城。

更何况那个男人他可是沉默的利剑,连皇帝也对他束手无策。

“瑶枝玉台斯人逝……”新的花魁站在舞台上,纤细的腰肢摇摆着,如同花儿般娇艳。

她那么明艳,就像昨天义无反顾离开的千雅枝一样。

那个人是否还会再来。

他温柔的拨开女子们的长发,为她们编制出最美的发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