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为王为皇

四目相对

为王为皇 祭月无光 1008 2016-04-25 17:14:16

  四目相对 

“千年苍松叶繁茂,弦歌声悠扬。昔日繁华今何在,故人知何方?”温浮生不知何时已立于那舞姬身后,如芒在背的目光被他全全略去。

他未清过嗓,如清涧流水般的声音便从喉中溢出。

他字正腔圆地唱着,那舞姬并未转身,似是在静静倾听他的即兴歌唱。

殿堂诡异地陷入了沉默,二人一唱一和竟胜他们长期听过的任何一曲。

他们常年浸淫在享受作乐,却从未听过这样令人心律不齐的歌声。

“在下赤木业羽,代东瀛前来拜见定皇。”一道声音兀自打破沉默,那舞姬敛袍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赤色羽扇,羽扇柄上的羽毛纯白垂落,像是凤凰的尾翼。

“男人……?!”朝廷内立马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赤木业羽的声音细腻却仍透着男人的磁性。

众人目光各异地望着方前舞得天女散花般华丽的人,他们甚至起了将他从东瀛要来的想法,到头来竟是一个男人。

他们想一窥温浮生的神情,只见他不知何时已回到坐席上。大袍像是层层叠叠的水般褶皱恰好,水光般粼粼波光潋滟开来。大袍在软垫旁展开,他像与世俗相隔的神诋,随是浅笑却如淬了寒冰般令人心生畏意。

他优雅展扇不疾不徐地摇着,眸中无限深邃如深水般不可踏及。

他抬眸望着傲然而立,喜怒不限于行的绝美男人。

那人穿着的羽织上绣上朵朵嫣红的曼珠沙华,那种花花叶永不相见却在盛开时妖娆地不因缺叶所动。

而赤木羽叶也斜睨目光与他眸光对上,他嘴角无声息蔓开浅淡幽然的笑意。

“赤木君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请坐。”赤木业羽点了点头,自然地以扇掩面随即优雅地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

他弯膝而坐,双膝被柔软的坐垫抵着,身形挺拔。

“真是绝世尤物……”

“啧啧啧,东瀛竟会有如此美艳至极的男人。”

“就算这是个男人带回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各种嘈杂的声音交汇,赤木业羽宽大衣袖下的手紧攥成拳,然而他面色不动淡然地垂眸。

赤木业羽察觉到对面那个男人正打量着他,那个无声惊艳了他的男人。

“温公子这下可寻到知音了?”皇帝甫一出口,眉梢带笑。显然很满意东瀛的做法。

“陛下严重了,浮生初结识业羽怎敢言自已寻觅到了知音。”温浮生勾唇,翩然光华在他唇角停滞。

赤木业羽听温浮生对他直呼其名,当下便有些呆滞。

世上怎会有如此脸皮堪比城墙之人……?

他眸中含着无声冷意,锐利眸光直扫温浮生面庞。然而温浮生仍是不为所动,浅笑着挥扇,风华万千不温不火。

“呼——”他幽然吸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赤木业羽怎能因这种人便轻易动怒。

他娴熟地挂上明丽一笑,好听的声音脱口而出:“此次我东瀛拜见是为与定国交好,特意带来了我东瀛的佳人以显诚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