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精神病教主

允死君

我的精神病教主 猫毛儒 1111 2016-05-16 16:38:23

  今天的夜,安静非常。

柳飞絮屏退了所有的下人,只点了一盏灯,静静地坐着,熏烟渺渺,一如她此时虚无缥缈的心境。

她倒了一杯茶,却不是给自己喝的。

“看起来味道不错,不过我不喝茶。”

黑衣劲装的男人坐在她的对面,脸上的银色面具,质感冰冷而阴森,长刃不知是何时来的,只知道他那嬉笑一般的声音响起时,他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

柳飞絮一如往常端庄雍容,眼里除了平静不见其他,“允死君……来的可真是准时。”

“一个合格的冒险者从来不会记错时间,长刃从来不会在错误的时间完成对的任务,主人才会夸我是一个合格的执行者。”他年轻的声音听起来得意洋洋。

“雪阳花……”

他靠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没错哟,是我放的,雪阳花是祭祀大人最喜欢的花,祭祀大人是女的,你也是女的,我觉得你也会喜欢的,不带点见面礼上门好像很不好意思嘛。”

花很好看,她却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传闻中的祭祀大人……

柳飞絮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她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他是一个可以一边笑嘻嘻,一边把一个大活人劈得四分五裂的人,他没有是非观念,甚至可以说算不上一个人,他是一个机器。

只听那个人命令行事的机器。

“多年不见,允死君还是当年的模样。”

“我又不是凡人,当然青春永驻了。”他歪着头眨眨眼,“你是在和我套近乎吗?”

柳飞絮的捏着帕子的手一僵,很快保持镇定的道:“我不过一介普通的凡人,何德何能,能与允死君扯上关系?”

“还是有点关系的。”他的眼睛又弯成了可爱的弧度,“我是冒险者,你是任务品。”

是的,不过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品而已。

他说:“十六年之期已到,主人恩赐你的时间已经完了,你该回黑色圣殿了。”

“不……”柳飞絮终于忍不住战栗着发出声音,一想到要回归那种暗无天日,没有自由的生活,她害怕了。

长刃像是吃到了一块不美味的糕点,他蹙了眉,“你不想回去啊,黑色圣殿那么好,你为什么不想回去呢?唉,为什么每一个出去执行任务的人都这么麻烦呢……”

他摇摇脑袋,十分不解。

黑色圣殿安静而沉宁,可也一片死寂沉沉,终年不见天光,里面的人都是垂着头机械性的执行任务,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只要走出过圣殿的人,看见过阳光的人,又怎么会甘心再回去呢?

长刃不懂,因为他算不上是人,他只是那人最忠实的杀人武器。

也正因为长刃不懂,于是他经常选择把人拆了带回去,他不会受到惩罚,这是他最喜欢的方式了,简便而不费时间,他总要参与新的冒险,他的时间是不能浪费的。

柳飞絮的脸色发白,“主人说过,他赐予每一个人一个愿望……”

“主人赐予了你在外面待十六年的恩典,不是吗?”

“那是……”她咬着牙,缓缓说道:“柳飞絮的愿望……并不是柳飘雪的……”

他坐直了身子,微微沉默后笑成了眯眯眼,“好像挺有意思的嘛。”

ps:既然有允死君,那就有允生君,大家猜猜是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