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精神病教主

戎白

我的精神病教主 猫毛儒 1495 2016-04-26 20:53:47

  受伤的人跌跌撞撞的走在街上,行人异样的目光一一扫来,可明月不在乎,她想回家,堂堂的书家大小姐,不应该在别人面前示弱的,她的手捂着胸口,仿佛这样能减轻一点痛苦。

没错,她是高高在上的书明月,她不会有示弱的一天。

肺腑里的疼痛难以压抑,她两辈子加起来所受的伤也没有这般痛苦,百里安,命运……他们两个蠢货!

摇摇晃晃的走到人少的街角,明月再也受不住的靠在冰冷的墙上,慢慢的滑下去,坐在地上,抱着身子蜷缩在一团。

真痛。

娇小的身子,越发显得虚弱。

她的面前忽然多了一道暗影,遮去了灼目的阳光。

“你怎么了?”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一身独有的死寂气息。

这是今天她收到的第一句关心。

明月抬起头,看着逆着光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光芒刺了眼,还是眼睛里进了沙,泪水不可抑制的一滴接着一滴跑出来,她狠狠的抹去眼泪,头一偏,倔强的道:“我没事。”

他也蹲下来,一双绿色的眼看了她好一会儿,说道:“我带你去看大夫。”

明月忽然觉得好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她说要带他去看大夫,没想到第二次见面情况就反过来了,只是她还没笑出声来,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咳嗽。

哦,她必须去看大夫。

“我走不动了。”书明月是一个受了伤也不减大小姐脾气的人。

他背过身子,“我背你。”

还算识相。

明月趴在了他的背上,他虽然是乞丐模样,身上却并没有异味,有了人工代步,她开始放松的慢慢呼了口气。

她毫无犹豫的爬上了他的背,这让他有一瞬的不知所措,她是优雅金贵的大小姐,而他是一个肮脏的乞丐,她以为她会嫌弃的。

街上行人此时看到了更为诡异的一幕,一位衣着富贵的美貌姑娘,居然躺在一个乞丐的背上,这算是平生也难得一见了,不过在看清乞丐有着绿色的双眼后,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躲避着退后,反而将同情的目光放在了那位姑娘身上,与灾星接触,这怕是有血光之灾啊。

不用与他接触,明月都有血光之灾。

“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他微微侧头,声音很小,担心她因路人的眼光而窘迫。

明月无所谓的摇摇头,还有心情调侃道:“你每天出门都这么受关注吗?”

“……我很少来人多的地方。”

明月看着他的侧脸,坚毅的线条,或许他收拾出来也是个不错的男人。

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戳了他的脸一下,他立马僵住了身体。

“哈哈,软软的,手感还不错。”

“……”

明月见他红了耳根,更来了逗弄的心思,“还挺害羞。”

喂,少女,你现在可一点也不像受伤的人。

“姑娘……”

“我叫明月,你叫什么?”

他沉默了半刻,因为太久没有人提起过他的名字,包括他自己,“……我叫戎白。”

明月笑,“小白。”

他因她的称呼再度怔住,“我叫戎白。”

“小戎。”

他道:“我叫戎白。”

“白白。”

“……”算了,随她吧。

“白白,那天我叫你等我,你怎么走了?”明月有时记性很好,有时又很差,比如在她不满的时候,她会记得尤其长久。

俗称记仇。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他曾经尝试过等待,那是一位年轻的公子,他从绑匪的手里救了他,那个人走之前让他等在街角,他等了许久,等来了一群人的拳脚相向,那位公子把被绑架的不幸,全怪在了他的身上。

因为他是个不幸的人。

明月让他等待,他并没有当真,直到他莫名的又走回了巷子,在那里看到了摔在地上的药。

明月面无表情的吐槽一句,“你还真是不信任人啊。”

她不了解他的故事,但知道他的经历不会那么轻松。

“医馆到了。”戎白放下她,“我不能进去。”

只要他走进去,大夫就会选择关门大吉了。

明月走进去前拉着他的手,“你会等我出来的,对吧?”

他迟疑了片刻,点点头。

明月灿烂一笑,“你这次答应了,可得乖乖的等着我,不能乱走哦。”

她的步子似乎也轻松了许多,转身进了医馆。

接待明月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大夫,大夫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站着的男人,又看看面前的娇俏的少女,犹豫了半晌,才没把人赶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