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精神病教主

他是我的人

我的精神病教主 猫毛儒 2035 2016-04-27 13:51:20

  明月红唇轻扬,语笑嫣然,“不知你们可知道城中书府?”

有男人被她的笑容勾了魂,呆呆的答道:“知道知道,那是桐城地位最高的府邸,主人可是前任兵马大将军。”

“那你们可知道书府的小姐?”

有位妇人看不得自家男人失了魂的模样,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家的男人,没好气的道:“书小姐天天在桐城玩闹,谁不知道她啊?”

“那是书二小姐,此刻站在你们面前的,可是书大小姐……本姑娘我。”她忽然目似剑光,震慑人心。

戎白讶然抬眸,他知道她身份尊贵,却没想到她是大将军的女儿,即使这个大将军已经“告老还乡”,但她的身份也绝不同于一般的千金小姐。

门口的大夫不再悠哉悠哉的看戏,而是站直了身子。

明月气势凌厉,足以让一众普通人心慌,“本小姐千金之躯,你们刚刚对着我指指点点不说,竟然还让我听到了说我伤风败俗,不知哪位能站出来说说,本小姐伤的是什么风,败的是哪门子的俗?”

一干人触及到她的目光,纷纷避开视线,赶忙往后退一步,桐城就连官府都不能惹书府,他们平头百姓是疯了才会想着要和书府对着干。

书将军,那可是当今陛下面前的红人啊!就算请辞,可朝中俸禄奖赏,一样没少!

他们是瞎了眼才会惹上书府的千金小姐!

“你们刚刚不是说的挺开心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那位大婶,我刚刚可是听到你说我和一个男人走的这么近,肯定是不知廉耻的女人呢。”

被点名的布衣妇人忙惊恐的摇头道:“不不不!小姐你听错了!我……我肯定是不敢说这话的!”

“哦?不是你,那就是你旁边的这位了。”

“不是我!”那提着篮子的妇人大叫,“书大小姐,我刚刚就是听到她说的!我可没说话!”

那先前否认的妇人立马叫道:“李家婶子,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

“那番话明明就是从你口里出来的,吴桂香,你问问桐城里的人,谁不知道你嘴巴大,天天说长道短,你前几天还和我说王家媳妇和她二叔厮混了呢!”

“我……”她哑口无言。

“吴桂香!你乱说我什么呢!?”刚好那王家媳妇也在,她听到这话气急了,“你坏我清誉,我非撕烂你这张嘴不可!”

瞬间,两个人就扭打起来了,那说出“真相”的李家婶子,很机智的躲远了。

明月悠悠然的看着这一场撕逼大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差点没拍手叫好了。

女人打架,男人一贯是不敢插手的,于是此时的局面向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也……挺有意思的。

老大夫向童子招招手,让他搬来一张凳子,他坐下来好看戏。

戎白站在明月的身后,一低头便是她的头顶,他似乎能想象到她的笑脸,也似乎是被她的笑声感染,他脸部的线条柔和了许多,一片绿色灰蒙的眼里,有了一丝光彩。

她的身子玲珑娇小,尚只到他的胸口,可她挡住了所有的流言蜚语。

书必行就在这时循着人声而来。

他挤进人群里,一眼看到明月,再又看到她不对劲的脸色,还有闻到血腥的味道,他一个快步冲到她的面前,确定以及肯定她受了伤,他吓得大叫,“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受伤了啊?”

明月被突然出现的二叔吓了一跳,她下意识退后一步,撞在了戎白的身上。

戎白扶住了她,因着身高差距,她像是陷入了他的怀里。

书必行脸一黑,把明月拉了出来,又远离了戎白一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戎白静默不语。

“明月,你怎么样?伤到哪儿了?”书必行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衣服上并没有血迹。

老大夫吐出瓜子壳,瞥了一眼,“伤及肺腑,内伤。”

“什么!?”书必行的脑袋像是瞬间要爆炸,他这个侄女可不会武功,身体抗打压能力弱,从小到大都保护的好好的,连根手指头被伤到了都会喊着痛的不行,现在还是内伤!这可是他娇滴滴的侄女,当做公主来养的!

明月受不了他的大惊小怪,她很淡定的说道:“不过是吐了口血而已,还死不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还吐血了!?“他大惊失色,“告诉二叔,是谁伤了你,二叔把他切了!”

“什么呀,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你别大惊小怪的。”随便杀人可是犯法的。

“小姑奶奶哎,你知不知道你爹会杀了我的!?”书必行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不作死不会死,他干嘛要带她出来。

明月觉得她二叔的哀嚎实在是小题大做,她撇撇嘴,“哪有这么夸张?辰星被他未婚夫找到了,我们回去吧,哦,对了,这个人叫戎白,是他帮了我,他现在是我的人了,我要带他回府,当我的侍卫。”

戎白心头一震,“书小姐……”

明月歪着头,伸出手指一戳他的脸,他瞬间没声了。

忙着脸红……

她得意的笑,“嘿嘿,你跟着我走吧。”

她想的很简单,戎白没有去处,与其让他待在桐城的街道上被任何人欺负,还不如让她带回书府,她的泼墨轩空房还有很多,她也正好缺一位侍卫。

书必行反应良久,好半天回过神来,什么叫他是我的人了!?一个姑娘家还当着满街的人对着一个男人说这句话!?然后就真的要这样把这个乞丐带回府了!?

他消化许久,等到意识回归,才发现明月已经带着人走出老远。

书必行仿佛看到了他哥提剑追杀他的模样……

“师父,你的茶。”童子拿着茶杯送到门口。

老大夫嗑了那么久的瓜子也渴了,他喝完站起来,整理了会儿衣袖,道:“关门大吉,我们回去。”

童子糯声答道:“是。”

嘿,被那丫头说中了,还真是他的医馆先关门了。

若不是算到女娃儿今日有血光之灾,某人才懒得下山来开一家劳什子医馆呢,都沾染了一身俗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