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的精神病教主

百里安

我的精神病教主 猫毛儒 2256 2016-04-23 19:36:30

  桃花的花期快过了,流霞见自家小姐趴在书桌上,一双眼看着外面的桃花树暗自伤神,她实在看不下去,出于好心建议道:“小姐,不如我们捡些桃花做香包吧。”

明月来了点儿精神,她坐起来点点头:“嗯,这个主意不错。”

这些天她没再看到商紫陌的身影,松了一口气却也还是不怎么敢离开泼墨轩的范围,大黄的确很有用,每次都能一瞬间的捕捉到商紫陌的位置,然后冲着他汪汪大叫。

而命运的活动地点也和之前没什么不同,每天离开一两个时辰去看辰星,然后回到树下静静的站着,而明月就更无聊了,她的手腕有伤不能画画,就只能每天趴在桌上盯着一个地方出神,流霞提议做香包,她还巴不得找点事情来做。

明月见命运不在,不做犹豫的带着流霞来到了树下,她道:“我来捡花,你去找针线来,绣香包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小姐。”流霞深以为自己在没事找事做。

明月从来不喜女红,绣什么都不会,泼墨轩根本就没有绣花的东西,更别提还是绣香包了,流霞认命的跑去找要用的东西,她记得绣品什么的,都是下人院子里管事姑姑管的。

流霞走后,明月就拿出一条帕子,摊在手掌上,她弯着腰,只选地上还保存完好,品相好看的花朵,再将它们一一的放在帕子上,很快,她便有了许多的成果。

对于拾花的事她似乎乐此不疲,再一次弯腰的时候,她的视线里多出了一双白色的鞋子,她的手腕被人轻轻的握住。

明月表情一凝,僵硬着身体慢慢站好,神色微妙,不出所料,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正是回来的命运。

她的手腕被他轻柔的抓着,对上他像天空一般清澈的眼,那儿倒映着她自己的身影,温度忽然从手腕的触碰处开始蔓延至脸上,她的脸慢慢的染红,心跳声“扑通”、“扑通”……一声盖过一声。

就在她的矜持演不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放开了她的手,“好了。”

好了……什么好了?

她呆呆的看向自己的手,手腕上本来还该存在的淤伤,那一道红色被抓的印记已经消失不见,“我的伤……”

“我用了点儿法力。”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叫用了点儿法力!此时他最不应该动用的就是法力!毕竟现在是他凝结成实体最关键的时候!

明月的心情不知道用何种词汇才能描绘,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挤出几个字,“谢谢你。”

“你帮我拦住了道士,我帮你治伤,很公平。”

是啊,很公平,公平到让她心里所有的粉红泡泡全部破灭。

她告诉自己不要多想,慢慢的平复心跳,脸上褪了潮红,“不管怎么说,我的伤是被你医好的,你担得起这声谢谢。”

“若你不带我出去,也不会因此受伤,”

“什么叫是带你出去,你别多想,我自己本来也想出去玩,每天困在书府,我都快无聊死了,能出去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她高扬着脸,神情高不可攀,只有眼里划过一丝落寞,在当时他突然不见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想出去无非是为了见辰星。

“……”

“你干嘛用这种无语的眼神看着我?”她开始炸毛,“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本小姐从不撒谎。”

他似是看穿了她的口是心非,又似是被她的虚张声势成功的欺过,他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低声道:“明月,你可以把沉木古琴拿回来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超出预料的好听,明月脑子晕沉沉的,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了好,等她神智清明的时候,已经走在了通往怡人院的走廊上。

管家林叔和另一个人迎面走来,见到足不出院的明月,林叔也是一愣后,才想起来行礼,“大小姐。”

旁边那执扇的翩翩公子,见到她也是意外的微怔,随后露出了了然而慵懒的微笑。

明月记得他,那天灯会出现在辰星身边的男人,还帮自己说过话,“林叔,这位是?”

“这是百里庄的庄主,今日前来,是向二小姐提亲的。”

明月讶然,“提亲?”

百里安微微欠身点头,“书大小姐果然国色天香,名不虚传,辰星之事,还请多多照拂了。”

明月不看他,“林叔,我爹他同意百里公子的提亲了?”

“老爷说交与夫人处理,夫人已经同意了。”说到此,林叔满面笑容,书府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喜事了。

交给柳飞絮处理,那当然是同意,百里庄在商界是一方巨头,他们不涉及朝政,所以也更加的没有官场上的风险,辰星嫁过去就能当庄主夫人,衣食无忧,更何况百里安一表人才,年少有为,她疯了才不会同意。

不过书辰星,她肯定是不会愿意的,不只是她,还有商紫陌,还有她院子里的那位……

她心情开始烦躁,她一不舒服,就也想别人不舒服,看着一脸轻松笑意的百里安,她也笑了,“你这么开心作甚,只是提亲而已,反正你最后娶到辰星的机会也基本为零。”

林叔十分尴尬,“小姐……”

“大小姐认为辰星不愿嫁给我?”他打开扇子,模样闲散,不气不急,一派从容。

明月抱臂,挑眉看他,“我可没说这句话,不过说实话,除了你像人一点,其他条件可都比不过辰星其他的追求者。”

清冷谪仙不如命运,容貌身段不及商紫陌,他最令人难以忘怀的,也只有这身上似是而非的君子气质了。

嗯……的确是挺难让人忘怀的。

“如果小姐说的是商公子的话,那的确是令在下望尘莫及。”毕竟当众调戏良家妇女,他是万万做不到的,他的轻笑,让人轻易能读懂他话里的深意。

那实在算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他刻意提起,让明月立马气呼呼的瞪着他。

“嗯?”他一声沉吟,忽然问道:“小姐手上的伤好了?”

明月很快把手放在背后,她当时在街上被商紫陌抓伤,以为没有什么人发现,却没想到百里安洞察力惊人。

林叔急忙道:“大小姐受伤了!?”

“没有。”明月否认,对着百里安不容置疑的说道:“我没有受伤,你看错了。”

百里安合起扇子,轻点唇间,“大概……是在下记错了吧。”

“当然是你记错了,本小姐还有事,先走了。”丢下一句,明月转身离开,颇有点手忙脚乱的样子。

林叔抱歉的干笑道:“百里公子请见谅,我们大小姐快人快语,并没有恶意。”

“我知道,玫瑰花总是带刺才香。”他的笑耐人寻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